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44章 旧友来访

第44章 旧友来访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外人看来,贺穆兰似乎是对着骑着白马而来的英俊将军看傻了眼,直勾勾的连眼神都收不回来。

    而在花父的眼里,这情况是被解读成这样的:

    ——前方高能警报!前方高能警报!

    能让他家女儿看直了眼的男人在有生之年终于出现在他们面前!

    阿单卓则是:“啊我的天啊这阿姨长这样还想女扮男装是把天底下的人都当瞎子吗?长成这般明眸皓齿美目盼兮的容貌还装什么男人啊!”

    贺光不确定狄叶飞认不认识他,这位将军在五年前就已经调往西北震慑西境各族了,西域诸族都是叛附不定的,有这位手段狠辣的大将在,边关才得安宁。

    而他自己五年前,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

    贺穆兰突然拾回花木兰的记忆只是一瞬间,但在她的那段奇妙记忆里,狄叶飞几乎就是刚刚才和她分别的友人。

    在花木兰的记忆里,这狄叶飞就是一个偶尔会炸毛挑起来的傲娇少女,有着旁人无法看到的脆弱和孤寂。

    很长一段时间,花木兰是把他当做姐妹看的。

    自他们分开后,狄叶飞进了魏帝的宿卫营。由于他容貌姣好,武艺过人,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获得了崔浩的赏识(司徒崔浩据说年轻时也是美若妇人),便成了贴身保卫魏帝的宿卫之一。

    花木兰后来还见过他许多次。

    她是右军的护军,负责保护右军和陛下的羽林军安全,根据战场的情况断后或支援。拓跋焘是个喜欢御驾亲征,拼杀在第一线的身先士卒之君,为了保护他的安全,花木兰也在后来的日子里多次险象环生。好在吉人自有天相,都有惊无险的撑了过去。

    所以能让她见到狄叶飞的时候,大多数都是他狼狈的时候。

    因为需要让右军的护卫军前来救援,那陛□边的情形一定是十分紧急了。而作为陛□边的宿卫军,他自然也是被敌人围的狼狈不堪。

    花木兰在那年大败柔然的时候混了个六品的将军当当,虎威的“杂号”也就一直在她的头上再也没有摘下,即使花木兰后来升任了五品的主将,依旧都是“虎威将军”的官号。

    但她这位军中的旧日好友,却是因为多次舍生忘死相救皇帝而一步步高升,做到第五品的羽林中郎将,成了他这个出身的胡人里最大的奇迹。

    他甚至不是鲜卑人,更不是汉人的高门子弟。

    后来花木兰对他的记忆就模模糊糊了,中间似乎请她去喝过喜酒,又好像婚事没了,再后来花木兰有过几次九死一生的时候,也是这位昔日好友找的陛□边的太医给她医治。

    但再多的交集,似乎是没有了。

    “你怎么来了?”

    遇见应该在西北镇守狄叶飞,贺穆兰比所有人都意外。

    “我回京中有事,顺便来见见故人。”狄叶飞下了马,客客气气的让家将捧上给花父、花母以及花小弟的礼物,他甚至细心的准备了给花家已经出嫁了的花大姐和花大姐一双儿女的东西。

    贺穆兰从记忆里得知狄叶飞是光着屁股和花木兰同出一营的袍泽,好奇地多看了几眼,也没阻止他送东西。

    他和那十四羽林郎不同,花木兰和他们只是点头之交,和狄叶飞可是有“室友”的关系,当然不能同日而语。

    狄叶飞似乎也很诧异花木兰身边站着两个小孩。微微愣了愣后,从怀里摸出几个西域出产的小玩意儿,大概是给家里子侄辈儿买的,给了阿单卓和贺光一人一个。

    “我都不知我这好友还有子侄在这里做客,我是她的同袍,镇西将军狄叶飞。你们是?”

    贺穆兰走了过去,拍了拍阿单卓的肩膀。

    “这便是我那位火长阿单志奇的儿子,阿单卓。”

    狄叶飞微微点了点头。

    “久仰你阿爷的大名,如今一见,便可知你父亲当年的武勇。”

    他自然知道阿单卓那衣服都遮不住的肌肉是怎么来的。

    这便是夸他了。

    阿单卓比狄叶飞夸了他自己还高兴,憨笑着咧开了嘴,谢过了狄叶飞送的小梭镖。

    这是西域的一种暗器,中原并不常见。

    待礼物递到贺光那里时,狄叶飞手中动作慢了一拍,但还像是什么都没发现似的把手中的碧玺小玩意儿递了过去。

    “小公子好俊的相貌,想不到花木兰这样的粗犷人物,还能有这样的子侄。”

    “你这什么意思,花木兰就只能有粗犷的子侄吗?”贺穆兰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不过你猜对了,这还真不是我的子侄。这是此地县官的表弟,在我家做客的。”

    “唔,意料之中。”狄叶飞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看着贺光接了碧玺饰物。“东西粗鄙,你不要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比起氐族人的梭镖,这个倒挺好的。”贺光笑嘻嘻地仰着脸看他,也道过了谢。

    “别站在这里说话了,我们先进屋子吧。”贺穆兰觉得一群人站在屋前看折断的柿子树有些可笑,便招呼着所有人回屋。

    她把这位狄叶飞当做偶像的“战友”,那叫一个客气。

    “你长途跋涉而来,先歇息才是正理。”

    狄叶飞将眼光移到花木兰要劈的“柴火”上,瞳孔微微一缩。

    “你昨晚和人打斗过?”

    花父笑容一僵。

    贺穆兰心中大叫坏了,一边瞪着狄叶飞一边赶忙掩饰:“哪里啊,昨晚有野猪闯到我们家来了,好了别看了,快进去快进去,等下要被乡人围观了!”

    “原来是‘畜生’。”狄叶飞低了低眉眼。

    这花家前后都有大路,左右是树林,又没山,哪里会来野猪?

    “花木兰,连畜生都敢招惹你了吗?”

    几个白鹭躲在掏空的树干子里,听了狄叶飞的话,气的直挠木头。

    你才畜生!你全家都畜生!

    他们是白鹭!白鹭!

    “咳……它们又不认识我是花木兰。”

    贺穆兰心虚的哼了一声。

    .

    狄叶飞又不是傻子,见贺穆兰有意岔开话题,便没有多说,指挥着几个家将和从者在院子里歇脚喂马,自己只身跟着贺穆兰进了花家的堂屋。

    他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军中女神”,常年的东征西讨让他和花木兰一样浑身都有呼之欲出的锋锐之气。只不过花木兰毕竟是个女人,如今也已经解甲归田快两年了,平日里还有所收敛。

    他在西域扫荡贼寇叛军,那股子杀气一时半会收不回来,倒惹得家中两个端茶倒水的女人好不自在。

    房氏连正眼看他都不敢,急急忙忙的倒完水就跑回灶房里找烧水做饭的花小弟去了。

    从这一点,便可以看出独孤诺和那十四个小兵蛋子与军中宿将的区别。

    有时候决定一切的并非容貌,而是气质。

    花父对这种气质简直熟得不能再熟,甚至惬意的眯上了眼。花木兰过去的军中知交都曾来过家里,他们身上也都有这种铁和血浇筑成的气味。

    但花木兰的同袍现在都在军中,军营里半年才得一次假,他们还住在南边,是以跑动的也不勤。

    花父还从来没和这么高级别的将军坐在一起呢,心里的得意别提了。

    花木兰待客,阿单卓有些不自在,他毕竟是客人,而这位将军明显没和他父亲打过什么交道,呆在这里也是尴尬,便说了一句“我去灶上帮花叔叔”便跑了。

    贺光也有自己的打算,告了声罪,丢下“我去把那柿子树拖回来”便离了屋,朝屋外的树林里走去。

    花母先开始还以为是个大姑娘来找自家女儿,再一看有喉结,心里就先凉了半截。

    这军中的男的要长成这样,不怪没人看得上她家女儿。

    难怪她后来解甲归田了都没有同袍要娶哇!

    花母也不想想军中三十多岁还没娶上老婆的都是什么样的人,心里却在一直腹诽起这位镇西将军的容貌了。花父见花母情绪一下子莫名低落了起来,还以为她的“气闷”又犯了,顺了顺她的背就拉着她去内屋找药丸。

    一时间,堂屋里就剩下了贺穆兰和狄叶飞两人。

    三十有余的狄叶飞比花木兰记忆里的狄叶飞要成熟的多,也沉稳的多。西北的风沙干燥比漠北的还可怕,是以这位“军中女神”脸上的皮肤再也没有那么白皙,甚至爬上了不少细纹,但即使如此,若穿上女装也比贺穆兰不知道美多少。

    “我听闻……”狄叶飞端坐于案后,先开了口。“你在家乡招亲?”

    “咦?咦??咦!!!”贺穆兰一下子站了起来,“谁说我在家乡招亲的?”

    花木兰哪里在家乡招过亲?明明是花母在外人面前说出担心花木兰终身的顾虑,媒婆和各种怪人自己找上门的好吗?

    她充其量就是被逼的很了穿个男装去看看那些男人靠不靠谱,怎么连大西北都知道了?

    她都怀疑整个大魏还有不知道“花木兰没人要”的人嘛!

    哪个这么大嘴巴这么热心!

    “我入冬回京请援兵,遇到一个故人,酒席中聊了几句。”狄叶飞不紧不慢地说,“我在来的路上,听到这里一个传言,说是京中来了十几位将军,骑着宝马,载着金银财宝来求娶你,再仔细问问,似乎是独孤诺那个缺心眼带的人……”

    “你已经不介意鳏夫了吗?”

    “独孤诺妻子没死,只是和离了。”贺穆兰纠正了狄叶飞的错误,“再说了,我拒绝了,赶他们回京去了。”

    “你为何不同意呢?独孤氏族是大族,独孤诺那小子家又是武川最强盛的家族,你若嫁过去,没有人敢看轻你。你过的会很好。”狄叶飞也认识独孤诺,自然知道这小子除了脑袋瓜不怎么灵活,人品、家世、相貌都是百里挑一的,这样的好夫婿不要,她到底是要什么呢?

    “我说一个两个三个都有毛病是不是?我们多年不见,你一上来就和我说这个?”贺穆兰第一次知道狄叶飞还是个这么八卦的人。“你问我怎么不成婚,你不也没成婚嘛!”

    “我不一样,我是鳏夫。”

    “啊,抱歉。”贺穆兰翻到了这一块的记忆。这狄叶飞曾经被军中一位高级将领看重,以自己家的女儿下嫁,但是因为和狄叶飞定亲的那姑娘不满这门亲事,认为嫁给一个杂胡是羞辱,就想要自尽吓唬家人,结果假戏真足,真的死了。

    后来那家人和狄叶飞也有了芥蒂,她的兄弟甚至因此而恨起了狄叶飞。狄叶飞为了表示对没有娶到这个姑娘的惋惜,一直都没有再成婚。

    时日久了,这家人的悲伤渐渐变淡了,也原谅了狄叶飞,反而在朝中明里暗里的帮过他。

    “没什么,已经过去太久了,我都没见过尔朱家的那个姑娘。”

    狄叶飞也确实没有表现出自己很难受的样子。

    “我是被家里人逼的很了,不得不敷衍一二。独孤诺和那些羽林郎是陛下的好意,但我实在无心成亲,真是被弄的烦不胜烦。”贺穆兰因为有刚刚的记忆在,所以对狄叶飞也有些“自来熟”。

    “好在我阿爷阿母现在不催我了,陛下那边独孤诺回去也会说清楚的。”贺穆兰轻松的舒展开眉头,“现在我每天教教阿单卓习武,帮着家里干干活,过的也轻松。”

    “你倒是轻松……”狄叶飞冷笑了一声,“如果你要抛弃掉我们这些军中的同袍过这样的日子,那又何必暴露自己的女人身份,不如顶着男人身份继续过军中的日子算了。”

    “花木兰,再怎么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人,你心里也清楚的。无论是你的经历也好,还是武艺也好,哪怕是过去的关系,都逼得你做不了一个普通人。”

    “什么叫还不如顶着男人身份继续过军中的日子……”贺穆兰不满地看着狄叶飞,脸色也沉了下来。“老友相见,你非要这么热嘲冷讽吗?你觉得这样叫好?”

    贺穆兰掀起衣袖,让狄叶飞看自己手臂上的刀痕箭瘢。

    狄叶飞的眼眸渐渐转暗。

    “这样的伤口,我身上还有很多!你也是身上有伤疤的人吧?一到天阴下雨,这些伤口麻痒难耐的感觉难道你不曾有?你觉得这种刀口上舔血,以别人的性命来成就自己荣耀的生活是好日子?”

    “狄叶飞,你睁开眼睛好好看清楚!你认识的花木兰,是这样的人吗?”

    ……

    他抿了抿唇,竟有些无言以对。

    良久后,他叹了口气。

    “我知道,花木兰。我知道你要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所以我才一直没来找你。也不曾劝你该如何如何。”

    “我只是可惜你的天赋。你是那么耀眼,那么特殊的英雄,却要在这乡间过着村妇一样的生活……”

    “所以你来就是干这个的?来看看旧日的火伴是不是过着村妇一样的生活?是不是在家里砍柴、喂猪、嫁不出去还被畜生欺负?你是等着我痛哭流涕的在你怀里诉苦说后悔吗?”

    贺穆兰被狄叶飞说的一肚子火。

    亏她把他当成不一样的朋友来对待!

    结果看她还不是和其他人一样的!

    “我只是……算了。”狄叶飞苦恼地揉了揉额头。他从来不知道花木兰是这么伶牙俐齿、攻击性这么强的女人。

    在军中明明不是这个样子的。

    还是说,他和她分开太久,各自都已经变化的太多了?

    哼哼。无言以对了吧。

    别说是个许多年不见的好友,就是生死之交,也没有这么干涉人家私生活的。

    花木兰就爱砍柴、喂猪、过村妇的生活,你们管得着吗?

    “好了,你难得来一趟,说点开心的事情不行吗?”贺穆兰总觉得看见狄叶飞后好像忘掉了一件什么重要的事,但是脑子里一点关于这重要事的记忆碎片都没有。她又不是真的花木兰,只能替花木兰招待好这位好友,像是自己以前招呼那些来N市玩的大学同学们那样。

    “你最近过的怎样?工作……呃,军中的事都还顺利吗?”

    ‘不要这么和我说话,花木兰。’

    狄叶飞露出有些哀伤的表情。

    ‘不要用这种客气的语气啊。’

    “喂喂喂喂喂,你怎么露出这样的表情……”贺穆兰惊得瞪大了眼睛,“你那边情况糟糕成这样了吗?”

    她恍然大悟地一拍掌。

    “你说你是去平城求援的,西边又要开战了吗?是哪一族叛乱了?氐族?鄢善?吐谷浑?”

    “……没有。”狄叶飞本来不该说的,这属于朝中的秘密,但花木兰如今已经不在朝中了,所以便随意提了提。“夏国有余孽煽动西域诸国派人来魏接寺僧,抵制陛下抑佛。动用镇西军就要血流成河了,所以我回京请示崔司徒和陛下,看能不能通过其他手段弹压西域各族。”

    拓跋焘信仰道教,自号“太平真君”,连国号都改了这个。他几次下令僧众还俗,捣毁寺庙和佛像,收归耕地还回国库,早就引起了不少信徒的不满。

    西域各国自汉代起就有不少信仰佛教,南边刘宋和北面的诸国传教僧人,大多都是通过西域来到的中原地区。他们从西域而来,一路传教,沿途的信徒从国王到平民,无不献人献马献财产,痛哭流涕的送他们继续往东。

    只可怜如今在大魏境内的佛门被道门挤压的连和尚都做不得了,哪怕你是西域来的,是天竺来的,是哪儿来的高僧,要么就滚回西边去,要么就乖乖还俗。

    若有人刻意煽动,闹出什么事儿来还真不奇怪。

    贺穆兰在脑子里稍微想了想,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事情。

    “夏国,那不是当朝皇后的……”

    “正是如此。所以我才只带了这么多人,悄悄的上京。如今事了,我就要回返敦煌去了。”狄叶飞叹了口气。“铸成金人的为什么偏偏是这位娘娘?好在她无子,不然前朝不定,后宫又要乱起来了。”

    当朝皇后赫连皇后,便是被大魏灭国的夏国公主,她和她的妹妹后来入了宫伺候拓跋焘。

    为了安抚夏国投降的将帅,拓跋焘需要册立皇后的时候,便也让她们姐妹参与了大魏选后的“手铸金人”之典,照鲜卑人立下的规矩,在众目睽睽之下单独铸成金人的女人便是头领之妻,结果无数后宫妃子没成功的事,赫连氏的大公主竟然做成了,按拓跋焘也就有了自己的皇后。

    他们大魏“子贵母死”,她生不出孩子反倒是好事,也有人说是皇帝陛下不给她孩子。

    不管是哪一种,狄叶飞都不在意。

    他是大魏的将军,守土开疆才是他的天职。

    贺穆兰虽然也不在乎这些事情,但因为拓跋焘曾经请花木兰做过太子的“保母”,在花木兰拒绝后,他甚至邀请她做自己刚出生的孙子的保母,虽然花木兰都拒绝了,但贺穆兰不认为她的拒绝能让赫连皇后痛快。

    如今听到赫连皇后可能还牵扯到西域诸族作乱的事情里去,她自然是有些唏嘘。

    “花木兰,你这下便知道我为什么要来了。”狄叶飞压低了声音。“对于保母的事,陛下似乎还没有心死,你又拒绝了独孤诺他们的求亲,想来陛下此心会更胜。夏国还有余孽一直未除,也不知道和赫连皇后还有没有联系……”

    “此外,素和君告诉我,赫连皇后和太子妃现在也有些牵连,你自己多加小心。”

    拓跋焘多次在众人面前称呼拓跋濬为“世嫡皇孙”,寇天师也说他有“天子之相”。

    可自太子渐渐长大,便和皇帝有了些分歧,已经不得皇帝的宠爱。拓跋焘倒是把太子的嫡长子当做宝贝,这个长孙一天到晚都被带在他身边,拓跋焘甚至为他亲自开蒙,为他穿衣擦身,处理起居。

    太子年长,选的保母基本就是象征意义了,他生母被赐死,其实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养育宫人。但这个小皇孙不一样,他现在生母还在,只要一被立为“嫡皇孙”或者日后被立为太子,他的母亲就要被赐死。

    这位小皇子的母亲,乃是当年战败的柔然汗国一位贵族公主,在柔然战败后的政治斗争中不行落败,投奔北魏的。

    这几乎就是十几年前往事的又一次轮回,战败国的公主是否能留下性命,就看她的儿子到底能不能得到权势。

    这样的权势,怕是没有人愿意得到。

    “……我明白了。我先谢过你和素和君的惦记。你说的那位京中故人,也是素和君吧?”贺穆兰了然地问道。

    狄叶飞也没想瞒着,只是犹豫片刻,便也点了点头。

    “他也不好做。他的女儿如今在宫中给公主作伴,其实就是质子。再多的消息,他也不敢透露出来。”

    “素和君的女儿都长到能进宫做伴了……”贺穆兰忍不住叹息出声。“岁月真是把杀猪刀,往事仿佛还在眼前,我记忆里的素和君还是个老成的小伙子,现在都……”

    贺穆兰没有敢多想。

    再多想,她就要想到贺光那三岁多的儿子了。

    一下子成了奶奶辈,若是被她的好友顾卿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笑话她呢。

    “话说回来,连素和君都有子女了,你为何一直不娶妻?”贺穆兰想起军中传出的“断袖”传闻,甚至还有人说狄叶飞其实是皇帝的人,碰不得,不过他一直不信。

    “你别说是因为怕尔朱大人迁怒。你根本就不是这样胆小的人。”

    狄叶飞听到贺穆兰的问话,微微一愣,有些不自在地开了口。

    “那些女人,长得还没我齐整,娶她作甚。”

    “哇,那花木……我更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呵呵,你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啊,我只是开玩笑,玩笑……”

    贺穆兰惋惜地摇了摇头。她其实觉得花木兰和狄叶飞挺般配的,若花木兰回来了,想要找个伴,狄叶飞挺不错。

    只可惜他是个颜控啊。颜控这种人,是勉强不来的。

    她自己就是个颜控。

    “和那些漂亮姑娘比起来……我长得更是不齐整。”

    还一身疤呢。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素和君:这狄美人,怎么直接把我给供出去了!

    拓跋焘:……

    素和君:救命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