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二个伙伴(四)

第二个伙伴(四)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根筋的花木兰没有想过狄叶飞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东西,但她也不愿意骗这位军中的好友。

    不过仔细想想,她好像真的对男人也没有什么兴趣?

    一开始看到赤条条的人影还有些害羞,但因为军中洗澡什么的时间并不固定,碰到赤身露体的机会也少。操练和出阵的时候虽然有时候会紧紧贴在一起,但她除了一开始有些不太适应,后来也就彻底把自己当成了男人。

    也只能当成男人。

    如今漠北苍凉,日夜的气候相差极大,还没有哪个勇士是真光着入睡的。

    不过到了夏天,那就难说了。

    花木兰很快陷入到“天啊马上天要暖了我该怎么过”以及“夏天再不洗澡身上就馊了就算我再不爱干净也扛不住哇”之类的苦恼中无法自拔,一时思绪发散开来,就连狄叶飞咬牙切齿的等待着他的回话都忘了。

    狄叶飞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想要的答案,再一看花木兰盯着他的脸竟呆呆的在出神,就算再怒气满怀也吼不下去。

    这傻子,居然就这么走神了!

    能盯着他的脸走神,怎么也不像对他有兴趣的样子吧?

    难道他其实对男人有兴趣,只是对自己没有兴趣?

    ……

    这还真是个会自取其辱的问题。

    等等……

    他到底在想什么呢!是被军中那群疯子弄疯了吗?

    狄叶飞浑身冰凉,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

    那天的事情只是个小插曲,至少花木兰并没有把它放在心里。至于另一位军中大名鼎鼎的“狄美人”,后来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的神情。

    他那天跑了出去,亲自去找那陈节问明了经过,得知一切只是自己的各种臆想,忍不住也松了一口气。

    但也因为自己的这种臆想,狄叶飞心中的压抑和恐惧却更越见加深了。

    他的母亲当年是达官贵族豢养的歌舞伎,歌喉婉转,舞姿曼妙,还会一门口技。但以色侍君者,总是得不到别人的尊重,即使是在他家里,他的母亲也没有得到其他婶婶一般的地位。即使他阿母为他父亲生了好几个孩子。

    狄叶飞继承了母亲的容貌,从小就为家里惹过不少祸,同样因为容貌出众而离散故土、颠沛流离的阿母知道他未来会承受什么,便让他发誓绝不会自残容貌,也不会自甘堕落。

    这样的誓言何其残忍,顶着这样妖怪一样的脸活在世上,却又不能走偏道路,又是何等的艰难。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铮铮铁骨的男儿,即使长得阴柔,也绝不会变成断袖分桃之流,哪怕是军中关系亲密的火伴,他也有着分寸,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别人自己男儿的身份。

    然而现在,他却会为花木兰会不会对自己有兴趣而走神。

    有什么兴趣?

    又会有什么兴趣!

    狄叶飞被这其中昭示的理由惊得无法自持,心头疯狂的叫嚣着要逃离这里。

    他不要变成别人口中的那种人,那种在男人的身下也能婉转承欢的可悲之人!

    .

    “花木兰,帮我提几桶水可好?”同火不同帐的另一火伴素和君掀开帐子进来,发现花木兰正在把她得到的战利品分成三堆,再用袋子和竹筐放好,开始跪坐在案几后写信和清单。

    同居一帐的狄叶飞正在擦着双戟,他的战利品从不寄回家里,往往都是乱七八糟的堆着一地,还要花木兰亲自为他整理。

    对此,已经和他们做了一阵子火伴的素和君已经见怪不怪,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后,见花木兰还没有收笔的动静,狄美人摸着双戟的锋刃好似摸着情人的嘴唇,终于便还是忍不住出了声。

    “寄给你那位英勇战死的火长家人我还能理解,那胆小鬼你寄过去又是为何?”素和君用最大的恶意揣测着莫怀儿的家人。

    “说句不好听的话,会把这么不适合打仗的孩子推出来从军,他家人恐怕早就已经做好了他战死沙场的准备了,你又何苦去填这样的无底洞……”

    大魏军中没有什么粮饷,发下来的粮食堪堪够自己吃食。府兵所有的财产都来自于战争中的掠夺和各种赏赐,像是狄叶飞的母亲,就是他的父亲经由掠夺而得来的。

    和他国打仗,还能攻城破营抢些东西,和穷的掉渣、油滑无比的柔然人打,能掠夺到一些东西就不容易的很了。

    对于朝不保夕的兵卒来说,这些看起来有些寒酸的东西就是九死一生后得到的最大报答,像是花木兰这样每隔一段时间就想法子把东西送回去的人也是太少太少了。

    “我留着也没用。”花木兰抬起头笑笑,写下最后一笔。

    她若死了,怕是自己是女人的身份就瞒不住了。该有的抚恤也不会有的。既然如此,遗物这种东西也没有存在的必要,还不如通通都给能用的人。

    “好了,我去帮你提水。”

    她力气大,偶尔同火要沐浴或搭灶改善下伙食,她就成了最好的帮忙人选。

    大可汗已经正式在军中宣布了要御驾亲征攻克柔然的命令,各军镇的大军都在陆陆续续开拔,汉人军需官的物资成批成批的送往黑山城。他们都知道这次不再是小打小闹,从夏国抽出手来的大可汗终于要开始动柔然了。

    花木兰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战死。

    王将军和夏将军口中的大可汗是一位英勇善战的英雄,是决策果断的领袖,也是治军严格,能征善战的将领。御驾亲征已成定局,那他们这些身为护军的将士除了拼死保卫大可汗,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

    花木兰知道军中有许多同伴摩拳擦掌就等着建功立业,就连狄叶飞也在越来越频繁的擦着他的战戟。她并没有和旁人一般有着同样热血沸腾的感觉,每天练练兵,练练骑射,休沐的时候和狄叶飞去黑山城的集市转转,生活并没有太多改变。

    花木兰跟着素和君一起离了军帐,狄叶飞听到花木兰和素和君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远,这才走到她刚才写信的地方,一脸羡慕的拿起手中的信函。

    会写字真好啊。

    狄叶飞自卑的看着对他来说犹如天书一般的信件。

    他的母亲是奴隶,他的父亲是高车胡族,是以他并不会写字,也听不懂汉话。

    前几日来军中宣旨的天使在军中读起那道圣旨时,大部分人都露出了迷茫的表情,只有花木兰听完后微微蹙了蹙眉,深叹了一口气。

    便是这一口气,让他深深的感觉到自己和花木兰之间巨大的差距。

    论武艺,花木兰在右军之中从无敌手,中军的鹰扬将军数次请他加入中军,他都婉拒。他与花木兰比武,胜负只在五五之间,但所有人都看得出花木兰对他留有余手,而他也从不为这五五之数而满足。

    论骑射,花木兰开的了三百斤的弓,射得了一百五十步的距离,现在连柔然军中都知道有一位“虎威将军”能在几百步之外取人首级,见到右军的虎旗就闻风而逃,而他呢……

    怕是不带虎盔出去,只会被看到容貌的柔然人包围吧!

    他摸着细腻的纸张,对“文字”这种东西升起了深深的敬畏。

    明明也是军户,只因为阿母是汉人,便学会了写字吗?

    也对,他阿母是歌伎,他便学会了音律。

    唱歌……

    能管什么用呢。

    狄叶飞不甘地放下信纸,提起双戟,也走了出去。

    他的目的地是军中的校场。

    花木兰跑的如此之快,若他再不努力,岂不是连那乳臭未干的汉人小子都不如!

    他要做和他并肩而立的同袍火伴,可不愿做什么追随者之流啊!

    花木兰帮同营不同帐的火伴提了几桶水进去,营帐里,已经脱得光光的火伴之一早就已经用草草擦洗过了上半身,此时正赤着上身立在帐中。他的面前放着一个大水盆,待见到花木兰进了帐,立刻喊了起来:

    “花木兰你来的正好,我够不到背后,快帮我把背后擦一擦!”

    “得了吧老乌力,就花木兰的力气,他帮你擦背,明天你还要不要穿盔甲了?”素和君也是累了一天,满身臭汗,就想着能好好擦洗擦洗,无奈白天举了一天石锁,现在手上没了多少力气,只好喊来花木兰帮忙。

    “今日是你和狄美人休沐,我们还得再等两天,这日子怎么过!”

    乌力也受够了这一阵子没完没了的受训,为了迎接大可汗的御驾,这些人每天都要接受许多严酷的训练,就为了不在皇帝的羽林军面前丢了黑山大营的面子。

    “我倒情愿忙一点,就算休沐,也出不了营去,有什么用啊。”花木兰帮着素和君将水倒入一个木盆里,见他开始宽衣解带,也伸了个懒腰,笑着说道:“我那单子还没写完,我得回去。话说回来,今日明明是我和狄美人休沐,我们还没有沐浴更衣,倒是你们先洗起来了。”

    “得了吧,天渐渐热了,这一身臭汗不洗洗根本睡不着。哪像你们,一个根本就不怎么出汗,一个怎么都累不到大汗淋漓。你们都是天上的仙人,麻烦别和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比,放过我们吧!”素和君脱掉最后一件单衣,站在大木盆里开始简单的擦洗。

    洗完澡后还要洗衣,他们都是苦逼的单身汉,不洗澡还可以,不洗衣,那衣服多穿些时日就彻底不能穿了。

    好在他们再获得一转的军功就可以养两三个亲兵,到时候不愁没人洗衣。

    花木兰从素和君脱掉单衣开始就慢慢往后退,等乌力也开始扒裤子的时候,她已经转身离开了军帐。

    她如今也快二十岁了,有时候晚上入眠,也会做些让人莫名其妙的梦、梦见一些绮丽的片段。

    从那时候起,她开始察觉到身体的觉醒和心志完全无关,她是女人,自然就会对男人的身体产生兴趣。过去为了生存和怕身份穿梆,她无法将注意力放到“想男人”上面,现在在军中适应的极好以后,竟然开始也会做春梦了。

    这一点她也没有办法,军中荤段子听得太多,又时候还能看到同袍们互相“帮助”的场景。她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女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有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也属正常。

    这些年癸水一直没来,她还以为自己是投错了胎的男人,想不到自己也有梦见光着身子的男人这一天。

    她一边神思恍惚的想着,一边回了营帐。

    狄叶飞已经不在营帐里了。

    花木兰摇了摇头,继续坐在案几后开始写信。

    她这些女儿心思,竟是无人可说。

    上次她写信和母亲埋怨漠北风沙太大,她的脸已经裂过了好几次,她阿母居然托了人送了口脂面脂来,给军中同僚笑了半月。从那时候起,她也不敢和她阿母再说什么闺中密语之类的东西。

    只是……

    她为什么会梦见自己变成了男人,压在狄叶飞身上呢?

    只是想象,花木兰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前赴后继的涌出来,寒毛也竖了起来。

    太可怕了!

    她明明把他当姐妹看的!

    难道她在军中待的太久,现在也开始喜欢女人了吗?

    ****

    对狄叶飞来说,对女性的幻想当然是一直存在的。

    他从小长得秀美,虽然身量不似女孩,但也没有一般男孩子粗壮,从记事起,就有许多同村同乡的男孩希望往他家跑,约他一起出去玩。

    小时候,他一直是以为自己性格好、家里人都和善,所以周边的孩子才那么喜欢和他一起玩。但从这些小男孩为了他打架开始,他就渐渐了解到他们不是喜欢和他玩儿,而是把他当成了漂亮的女孩子。

    从小到大,因为他的容貌,他吃过很多苦,遭受过很多屈辱。无论是把他当成女孩,还是觉得他是不男不女的“妖人”,他都默然地承受。

    他的父亲大概也觉得这样的儿子丢了他的脸,对他并不十分亲热。

    好在他有一位武艺超群的叔叔,这位小叔没有儿子,对他视如己出,从小悉心教导他武艺,告诉他做人的道理,让他没有长成愤世嫉俗的德行。

    他参军入伍,他的小叔把家传的双戟送给了他,加上他父亲给他的宝甲良马,他一入军营,已经超出别人太多。

    但这张脸带来的屈辱,依旧没有得到任何改变,反而越见加深。

    .

    除了一身好皮子和阴柔的相貌,他的性格并不温柔,甚至说有些粗暴血腥。平日里在军营里压抑的过多的负面情绪,到了战场上就会一股脑全部发泄到敌人身上,以至于每次等他浴血而归时,就会把许多人吓得不轻。

    柔弱的外表和残忍的心性造成的巨大反差,有时候会让他恶劣的对柔然人蹂1躏一番,他知道这样的举动对他现在的境遇无济于事,但如果不这么做,他早就把自己逼疯了。

    而花木兰是他从未见过的那种人。

    坚毅、宽容、乐观,天生拥有神力,却有一种男人少见的细腻。

    他虽然长得像是女人,个性也相对比较敏感,但若说“细腻”,那就是笑话了。

    很长一段时间,花木兰在黑营里默默无闻。他不抢军功,不追逃兵,有时候火伴领了他的首级,他也不以为意。

    但同军出击,只要他力所能及,一定会护着旁边的属下,不让他们枉送了性命。护军中的人都羡慕花木兰的手下,正因为军中都风传花木兰极为怕死,所以他从不冒进,对底下的手下也是关爱有加,从不作威作福。

    和花木兰同帐这么久以来,他发现他虽不在乎吃穿,但身上总是干干净净的,不会像其他人那样身上头上传出异味儿,也没有什么馊味。

    他信守了刚刚和他一帐时的承诺,绝不看他洗澡、更衣,更不会在半夜里对他有什么不轨的言行。

    事实上,他也看不到花木兰洗澡、更衣的情形。这位性格内敛的战士笨拙的维护着他的誓言,甚至不愿意做出一点让他误会的举动。

    花木兰并不聪明,有的只是一股别人没有的韧劲。他们一同向王将军请教排兵布阵之法时,很多时候他一听就明白了,花木兰总还要楞乎乎地多看多问几次。

    但真到了需要排兵布阵之时,他做的并不比他差,有时候他半夜醒来,都能看到他拿着一堆小石子在案几上不停移动,第二天在依照自己半夜排出的正确队形去演练。

    没人知道花木兰很多时候半夜会偷溜出去继续锻炼自己,也没人知道他在背后有多么努力。

    人人都会谈论他的狗屎运,谈论老天要把这样的神力放在他们身上会如何如何。

    不会操纵好自己力量的人,即使有了神力,也只会浪费掉吧?

    今日狄叶飞休沐,却依然提着武器到了校场训练,惹得一群人侧目。

    他们这些军中将士只要有一个时辰可以休息,都是不会放过的。

    狄叶飞要练击技的功夫,自然不会一个人傻乎乎的干练。好在他手下多的是兵,一是舒展了筋骨,二是顺便练了手下的兵卒,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他脱下外面的冬衣,摆出酣战的架势,大喝了一声:

    “来战!”

    一个时辰后。

    和狄叶飞打斗过的诸人都已经满身是汗,横七竖八的或作或倒了一片。

    也许是骄阳似火,也许是动的太累,很多人都开始脱起自己的衣衫,大冷天赤1裸1着胸膛,在校场里吹吹风凉快凉快。

    狄叶飞也是热的不行,他刚把夹衣脱了下去,正准确再脱单衣,却看见一群小兔子崽子吞着口水看着他放在要带上的手,两只眼睛冒出渗人的贼光……

    他准备脱单衣的手顿住了,转而变成拿着手中的夹衣不住的扇起了风。

    “头儿,你出了这么多汗,怎么不继续脱了凉快凉快!”

    一个小兵看着狄美人颈项上的汗滴滑入锁骨之下,只觉得鼻腔蔫搭搭的,连忙用手捂住,嘴里却不忘嚷嚷。

    “是啊是啊,将军大人你脱了单衣吧,小的给你宽衣解带?”

    听说他们的大人是个女人,因为家里父亲年老弟弟年幼这才替父从军。他看八成是的,否则怎么不敢在他们面前□□身体?

    “您不热吗?小的们都快热死了。嘿嘿……”

    一个刺头也跟着起哄。

    狄叶飞也被自己手下这些色胆包天的属下气的反倒笑了出来。

    他那双碧绿色的双眸中如秋水一般荡起了涟漪,一双薄唇轻启,像是开玩笑一般斜眼扫了一眼他们。

    “我怕本将军真脱了凉快……”

    他似笑非笑。

    “热的会是你们。”

    “啊!”

    “唔……”

    一群小兵鼻腔一热,捂着鼻子嗷嗷叫了起来。

    .

    狄叶飞舒展完筋骨发泄完满腔的郁气,心满意足的回到营地之时,花木兰正在捧着他那张最少读了几十遍的家书,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看着。

    在她面前的案几上,几封信被分的好好的放在上面,信上写着几个狄叶飞认不得的大字。但他不是傻子,猜也猜的出来封皮上应该写的是“什么人敬启”之类。

    看着花木兰嘴角含笑的看着自己的家信,他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堵了起来。

    大部分鲜卑人都和他一样是不认识汉字的,家乡也找不到多少识字的人。所谓家信这种奢侈的东西,他们是收不到的。

    所以可以有东西怀念、惦记的花木兰,看起来就是这么的刺眼。

    花木兰注意到了狄叶飞的目光,因为沉浸在好心情中还没离开,所以他笑得特别温柔,眉眼也有了特别的神采。

    “你回来了?”

    那一瞬间,狄叶飞的心头犹如被大锤锤中一般,捂着胸口半天发不出声。

    “我……嗯……我……”他莫名其妙的红了脸,连声音放的特别轻柔都没有察觉。“我……我刚才出去溜了溜那群兔崽子……”

    他指了指外面。

    “难得休沐,至少要休整一下。”花木兰收起信函,见他盯着自己的手不放,心中有些了然地看着他。

    “你想给家里写信?早说啊,你说我写,包你满意。”

    “不用了。”狄叶飞完全不能想象自己要傻乎乎地对着花木兰说“阿母你好阿爷你好阿弟你好你们都好我很好”是什么样子。

    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他就觉得自己蠢毙了。

    “有需要随时开口,不要客气。”

    花木兰折□子捏了捏腿。长时间盘坐膝盖有些发疼,小腿也涨的很。

    “你要洗澡吗?我去给你提水。”花木兰见他一身是汗,夹衣戎服都在臂弯间搭着,估摸着他也是累的不轻。

    “花木兰,你能不能不要老用这种恶心的语气说话!”狄叶飞简直是用跳的抗议了起来,“简直……简直……”

    跟家中小娘子问夫君要不要洗澡共寝一般!

    花木兰被他的恼羞成怒吓了一跳。

    “哦哦哦哦……那我换个语气说话……”

    她咳了咳,用特别粗的声音粗噶地说了起来:

    “你要洗澡吗?我去给你提水。”

    “和声音无关……”狄叶飞无力扶额,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觉得快被逼疯了

    “算了,你就当我发癔症吧……”

    “那你要不要洗?”

    “……要。”

    花木兰给狄叶飞弄了水来,体贴的出去闲晃了半个时辰,等她在回营帐里时,帐内充斥着水气,温度也比外面暖和了不少。

    穿了干净的单衣坐在帐中的狄叶飞已经把自己的脏衣服洗好挂在了外面,大盆里的水也用小盆舀了出去,收拾的干干净净。

    真能干!

    花木兰心里赞了一声。

    狄叶飞不识字,晚上不练武,都不知道该做什么。

    花木兰在出去的一个时辰里已经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拾掇了下她自己,擦洗过后她也觉得舒服了许多,见狄叶飞头发微潮的坐在那儿,眉头皱了皱,却没说什么。

    滴滴答答到处都弄湿了,东西会不会上霉啊?

    “花木兰,我能求你一件事吗?”狄叶飞抬起头,状似不经意的问起。

    “啥?”

    “你无事的时候,能不能教我写字?不要多,会写自己的名字,认得一些简单的话就行。”

    “这个……”

    她没教过别人啊,就她自己这点字,都是好多年前学会的。

    “你要有什么要求,我能做到的,尽管提。”

    “成啊!”花木兰爽快地答应了,“既然如此,你就给我……”

    她看着狄叶飞突然紧张起来的脸。

    “你不会脑子想着什么奇怪的东西吧?”花木兰看见他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不是那种会为难人的家伙,你就把你上次哼的那首歌好好唱给我听吧。”

    “能换一个吗?”

    母亲会唱歌,曾经是他童年最大的骄傲,也是他成年后对出身的阴翳。

    “不用换了。那歌很好听,我记得我小时候也曾听阿爷唱过,但他不好意思,从来都没有给我再唱完。你唱吧。”

    狄叶飞不自在的背过身子,以手指敲击桌子打出节拍,低沉地吟唱了起来:

    “水往低处流,鸟往高处飞。

    男子生而战,女子生而织。

    勇士朝前望,乌鸦往下看。

    既已生为人,终有死亡日。”

    “既已生为人,终有死亡日吗?”花木兰终于知道了最后两句是什么,低低地复述了起来。

    她是为什么会和这个军中的狄美人同居一室的呢?

    现在想一想,还觉得很奇幻呢。

    那些过去……

    *****

    注:有些人说我这一段和前后章时间线对不起来,而后面的字数都太多不好更改,我便只好开始修正前面的部分做自然衔接,尽量让后文的倒叙看起来不那么突兀。但由于作者是大笨蛋,导致原本5000字的本章给我贴多了成了7500字的,而我已经想尽办法绞尽脑汁丰满情节他娘的还是只能写到7200字。所以这一大段那啥就是解释以上情况(阿西八你懂的)。至于读者朋友们恭喜你们中奖了,因为我是后修改的,你们花了4000字的晋江币看了笨蛋作者写的7500字的正文。

    阿西八,有7500了没有?

    收工。</li>

    作者有话要说:别想太多,花木兰过去没有什么感情史,即使有过心思(人之常情),也被无情的现实掐灭了。

    但是作者就爱留伏笔啊哈哈哈哈。

    小剧场:

    前几日来军中宣旨的天使在军中读起那道圣旨时,大部分人都露出了迷茫的表情,只有花木兰听完后微微蹙了蹙眉,深叹了一口气。

    花木兰:(叹气)这人说的每个字都是汉话,为什么凑一起就听不懂了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