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二个火伴(一)

第二个火伴(一)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花父花母其实都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他们年纪大了,睡眠不好,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惊醒,然后再也睡不着,所以花木托不知道贺穆兰到底逼退过多少次“游侠儿”,但他们却是知道的。

    两个老人一点也不能了解为什么他们家的女儿不愿意拿出这些钱置地置产,过的更好。在这个时代,所有马放南山刀枪入库的将军即使解甲归田,过的也是富足的田舍翁日子,他们的女儿虽然没到苦行僧的地步,但基本和普通人过的也没有什么区别。

    那种态度,就像是有什么极大的事情要等着她去做,而她所有的财产都有一个不得不去的归处一般。

    花家人不知道花木兰这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而从她轻描淡写的描述中,也找不到过去人生中壮烈厮杀或是满身疲惫的部分。

    所以花家老父死活不肯动女儿的东西,最多接受女儿一些日常所用的花销。

    他的女儿如今很难选择嫁人,也没有子女后代,如果连傍身的钱财都用了个干净,想来日后晚年的生活过的不会太好。

    他们如今已经五十多岁,已经是半截身子都进了黄土,随时都可能因为一场大病而死去的年龄,还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多久呢?

    大女儿出嫁在怀朔,小儿子夫妻也算和美,只有这个二女儿,让人实在放心不下。

    花父是一位内心有着许多的想法,但却讷于言语的老人,他知道以自己的见识和能力,已经不能给如今的女儿提供什么帮助,如今能做的,就是假装什么都看不见,听不到,只在女儿需要帮助的时候提供一切的便利。

    比如说,女儿弄回来了两个孩子在养。

    比如说,半夜听到了什么声音都装作没听见。

    比如说……

    比如说你妹啊!

    花父看着屋外自己辛苦栽种的柿子树像是被野猪拱了一样倒在了那里,而周围的草丛则像是放了一百只兔子啃过一般,气的想要拄着拐杖把始作俑者打一顿。

    有脸闹事,没脸善后吗?

    弄的这么乱,叫他怎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啊!

    “哈,阿爷,大概昨晚有什么野兽在旁边出没过……要不然,我带着弓箭出去看看,要是有野猪什么的,就抓回来给您老下酒!”贺穆兰不知道那些白鹭在不在附近,见花父脸色不好,再一看周围树丛惨遭□□的样子,只能想法子找补。

    妈蛋!昨晚光记得拉开那些混蛋们了,忘了他们之前在这里折腾有没有弄出纰漏来!

    这群人是用头拱的树吗?怎么到了清早连树都倒了?

    都怪天太黑,她当时光顾着看是什么人在打架了!

    “算了,都是些‘畜生’,怎么能和它们一般见识!”花父把“畜生”咬牙切齿的加重着说了出来。他腿脚不便,栽种这些柿子树不容易,他栽了好多才活了这么几棵,柿饼可以润肺,花母有气虚肺喘的毛病,今年刚收过一波,想不到明年就没有了。

    “不行,我明儿就叫木托去村子里找一只狗养着……”

    “算了吧……”贺穆兰想起外面值夜的“白鹭”,家里养了狗,晚上大家都别睡了。

    “不要啊……”旁边蹲着的贺光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叫了起来,“花家爷爷,我怕狗!”

    装,你小子继续装!

    贺穆兰将头扭过去翻了个白眼。

    “不行在这旁边做些陷阱吧。”阿单卓四处看了下。“奇怪,这地方怎么会有野猪呢?周边又没有山林……”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贺穆兰赶紧弯腰,准备把这个话题岔了过去,“这树肯定是活不了了,我把它扛回去当柴劈了吧!”

    ……

    “几年不见,花木兰已经沦落到在家中劈柴的地步了吗?”一把极为清亮的嗓音传了过来,这声音对贺穆兰心头造成的震动,竟引得她差点没形象的翻倒在地。

    阿单卓和花家人闻声看去,只见从乡间通往花家的小路上,一骑全无杂色的白马驮着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缓缓驶到左近,身后跟着几骑明显是随从的家将。

    “花木兰,最近半年你都无书信往来,我还想着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如今一看,原来不是出事了。”他清冽的声音带着一丝嘲讽传了过来。“原来你竟是养小孩养上了瘾,在家里又养了两个,连军中同袍都没空再搭理了。”

    待那武将走到众人身边,翻身下马,贺穆兰还保持着木楞的神情和姿势。

    此人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光滑到让人产生花木兰和他是不是在同一个地方服役的怀疑。由于是没有蓄须习惯的异族,更衬托的他面如敷粉唇如涂脂,一双微微上挑的碧绿色眼睛几乎是让人无法直视的艳丽。

    贺光一见这外貌特征这么明显的骑士立刻就知道了他是什么人,由于不确定此人有没有见过自己,他微微低下头,没有发出声音。

    阿单卓却是个实心眼,见到来了一个这样漂亮的丽人,忍不住就嚷嚷了起来:

    “花姨,这阿姨和你一样穿着男装,是不是您的旧交?花姨?咦……”

    贺穆兰哪里听得见他的话。

    她又被吸入那种玄妙的记忆里去了。

    ******

    右军,虎贲营。

    在过去数十年来,右军的虎贲营一直被压在中军的“鹰扬”、左军的“骠骑”两营之下,虽是所有军中寒门子弟和异族士兵晋升的最好路径,但大部分人晋升了以后都被调去了中军由皇帝直接领导,拒绝了调令留在右军继续效力的寥寥可数。

    这么一个人人视为“跳板”的营地,却在此时成了军中勇士最想去的地方。理由全是因为右军的虎贲营有两位其他军营们都羡慕不已的“军中神话”。

    一是威猛无匹、手可撕虎毙熊的“虎威将军”花木兰;

    二则是貌若天仙,一直被传说是女扮男装、替父从军的“轻车将军”狄叶飞。

    花木兰先暂且不说,这位狄叶飞将军,确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物。

    他的祖上世代都是西域到中原经商的商人,后来被掠到大魏落了户,家中家产也没了个干净,全族先是奴隶,后来立过公,成为了部落府兵。

    狄叶飞的父亲是高车人,母亲是吐火罗的白奴(一种白种人的姬妾舞姬之流),战争中被狄叶飞的父亲虏获做了妻子。

    这在后世看来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在北魏,鲜卑人确实是把汉人当做仅次于鲜卑的高族,而把其他民族看成“蛮夷”而奴役的。但一旦归于大魏的“胡族”,又会比其他不归化的高上一等。

    狄叶飞来黑山大营的理由和很多大魏的军户人家一样,是因为接到了管理军户的军府下达的军贴。而在战时,每一次征召,一户只要出一位壮丁就行,这位狄叶飞会应征,据说是因为家中父亲中年发福体格痴肥,弟弟还未成年,所以才接了军贴,来军营当兵的。

    这位狄叶飞按着军贴的地址到了黑山大营应召入军时,甚至惊动了新兵营的千夫长。

    并不是因为他是多么英勇强壮、威猛过人的壮士,而是军府在黑山大营负责接军贴的官员愣是不敢收他的军贴。

    他长得实在太像是女人了。

    无论是看起来如凝脂般吹弹可破的白皙皮肤,还是冷傲孤艳的眼神,都让这些在军营里数年见不到一个女人的将士们内心狼嗷鬼叫,更别说他的绿色眼睛里仿佛随时有着水光一般,更是看得人心中直发痒。

    只是他一张口,所有的士兵都疯了。

    “到底好了没有?不收我帖子,我就回家去了。”

    明明是一个五官明艳如西域舞娘、身材高挑清瘦让人过目难忘的男装丽人,一张口却是粗噶的男声。

    “收收收收收!”千夫长两眼发直,“狄叶飞,高车人,年十九是吧?我们右营收下了!”

    就算打不了仗,调剂下心情也不错啊!

    天天看抠脚大汉,偶尔也要洗洗眼睛是吧。

    这位叫做狄叶飞的高车族士兵也确实有一身本领,他擅长双戟,而且骑射功夫也不弱,又能吃苦,渐渐的成为了白营这边最杰出的新兵之一。

    再加上一开始为了争当他的火伴和他同火,大部分新人都打破了头,所以他的火伴都是右营新兵营里最骁勇的战士,战绩一直位于白营之首。

    只可惜想象都是美好的,现实都是残酷的,哪怕外面传言的“狄叶飞原是女儿身”再厉害,和他一伙同吃同住的火伴们已经用各种办法查明了他的“真身”:

    ——他确实是一个长得阴柔漂亮的男子汉无误。

    “怎么样怎么样?你终于和那位同火了,他身上香不香?”一个男人猥琐地笑了起来。“你们日日占着人家姑娘便宜,是不是连觉都睡不好了?”

    “滚滚滚滚滚!”心情正糟糕的同火之人忍不住喝出了真相。“那狄叶飞哪里是娘们!下面也是有把儿的!”

    周围正在努力“偷听”的新兵们齐齐露出了不相信的表情。

    “我懂我懂,要是我的身旁睡个漂亮的胡姬,我也说她是有把儿的……”那另一火的兵丁了然地窃笑了起来。“不过下次新兵的大比你要小心,听说黒营那边十六火实力很强,若是这次你们白七和黑十六军功都差不多,少不得要打上一场一起进右军主军啊。”

    “打就打,那边除了花木兰和阿单志奇是世代的军户练过武,其他几个在家都是种田的,怕他个球!”

    “嘿嘿,等进了右军主军,你就不一定和‘狄美人’一火了,是不是很失落啊?”

    他的话一说出口,周围的人都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失落个屁!一想到旁边那货上面少了两块肉下面多了一块肉,我就恨不得揍他一顿!可一看到他的脸,他娘的连一根头发都不愿意他落!你说可邪门?早听说吐火罗那边尽出妖女,现在一看,连男的都不是什么好鸟!”

    “哈哈哈,那你就自己回味吧!”

    花木兰一直知道这位“狄美人”,也曾经听过无数军中袍泽在各种暗的不能见人的地方讨论着他的美貌和身材。

    至于她的同火“莫怀儿”等人,她一直怀疑他们晚上在被子里偷偷摸摸自渎想象的都是这位“狄美人”的样貌,否则晚上说梦话不会“叶飞叶飞”乱叫。

    花木兰无意知道这位狄叶飞是男是女,即使是女人,她也不想和他相认什么的。她自己在军中就已经够烦了,十几天不洗一次澡只能随便擦擦都是常事,再多来个女人一起烦怎么解决个人问题,只会更容易暴露身份。

    借由这位“狄叶飞”所遭遇的各种非议和猥琐到恶心的臆想,花木兰第一次知道了“女扮男装”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也万分庆幸自己长得普通,嗓音也偏向低沉,否则在这个母猪赛貂蝉的军营,被发现真实性别会有什么下场可想而知。

    第一次见这位据说是“貌似天仙”的狄美人,是在对柔然的一次战斗中。

    初到军中时,花木兰是不敢暴露自己过人的天分的,所以在对柔然人进行追击时,她既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武勇,也不能表现出自己过人的武艺,对割人首级回去记功劳也没有什么兴趣。

    会注意到狄叶飞,是因为当时在一团乱战时,狄叶飞被一群军中勇士护卫着,敌人竟是连他的身边都靠不近。但越是被人这般保护,敌人就越以为这边有什么重要人物,于是乎,越来越多的柔然人向那边靠近,花木兰这边居然打开了一个缺口,而白营那边却岌岌可危。

    战场上是非常混乱的,谁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阿单志奇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带着他们黑营十六火的人去那边支援。

    和所有敌人想的一样,阿单志奇也以为那边有大魏什么了不得的贵族之后或重要将领被包围了,这个心中其实无比渴望荣耀的火长也有着“建功立业”、“力挽狂澜”的梦想,偶尔也会期待出现什么奇遇。

    花木兰无可置否的跟着火伴们一起往那边冲杀。火长便是队长,阿单志奇即是最年长的,也是经验最丰富的,跟着他前进就是了。

    等他们杀出重围,赶到白营那边时,白营的这一火已经被围了四五圈之多,全靠白营同心齐力,悍不畏死,才没有吃什么大亏。

    有些人,天生就拥有鹤立鸡群的气质。即使是全身血污、披头散发,和一堆人混在一起,你一眼望去,就能看见那个人。

    花木兰不是这样的人,但狄叶飞是。

    “呸!这可是我们白营的勇士,怎么能被你们掳了去!你们这群像是虫子一样的蠕蠕,就算要杀要剐都随便,要老子们把同袍送给你们当奴隶,别他妈妄想!”一个已经缺了一只眼睛的魏兵连战马都已经倒在脚下了,但依旧拎着马刀站在手持双戟的同袍身前,对着对面的柔然士兵啐了又啐。

    在他身后,手持双戟的狄叶飞咬牙切齿,恨声道:“老子有时候真想毁了我这张脸,免得连累弟兄……”

    “不要啊!我们就靠那张脸过日子了!”

    “狄美人,这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脸了!”

    “我擦!你先亲我一下你再毁!”

    狄叶飞被同火的火伴气的发笑,又恨又笑的样子竟惹得连同为女人的花木兰都有些眼睛发直,更别说其他人了。

    “白营的兄弟莫急!黑十六前来相助!”

    “黑十四来了!”

    “狄美人撑住啊!记得回头也亲我一下!”

    一场混战开始了。

    狄叶飞能在白营中那么著名,绝不仅仅因为他的美貌,更多的是他杀人不眨眼的冷厉。

    当他狰狞着面目、提着双戟砍下一个个柔然人的脑袋时,很多还觊觎他美貌的同袍都觉得裤裆一凉,连眼睛都不敢再往那边瞧了。

    “血腥美人”。

    这几乎是一瞬间涌上花木兰心头的词汇。

    ‘我这个女人还真是丢女人的脸,都快半年了,什么人也没发现我是女人,连怀疑都没有怀疑过……’

    花木兰有些自嘲,但只是瞬间,就把这种想法抛之脑后,继续关注于眼前的战局。

    柔然虽人数占优,但论战斗力,远不是魏兵的敌手。更别说白营也不是庸手,能战到现在的,各个都是精英,右军不会点没有经验的新兵出战,黑营白营里外夹击,原本还包围别人的柔然人见局势一下子大转,伤亡实在是惨重,当下也顾不上战场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位“绝色美人”了,如鸟兽般就死的死,散的散,跑了个七七八八。

    一场战斗过后,有的同袍跪在地上割死人的首级,有的人往狄叶飞那边挤,急着去嘘寒问暖,她的火长阿单志奇有些可惜被围的不是什么“大人物”,而她的其他火伴则是高高兴兴的在翻找有没有什么战利品。

    只有花木兰,骑在自己的马上,像是旁观者一般抽离所有事外,有些想看又不敢看的望着狄叶飞那边。

    此刻的他,正蹲在一个腹部和胸口都中了箭的同僚面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

    “狄美人……呼呼……我……呼……是不是要死了……”狄叶飞的火伴满眼是泪,不知是害怕还是后悔的表情涌上了脸庞。

    狄叶飞闭着眼睛,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才是。

    “……你莫难过,我虽然是为了救你而受的伤,但我并不后悔……”他的喉咙里已经发出了奇怪的杂音,那是肺部进了空气的缘故。“我有个遗愿,呼,呼……只有你能替我达成……”

    “你说,我做。”

    狄叶飞睁开眼,对着同吃同住的火伴承诺道。

    “我一直想和女人……你亲我一下呗……”

    他的脸上露出了狄叶飞过去常有的戏谑表情。

    在他年轻的生命力,和女人亲热的次数为零。

    他还在应该娶妻生子的年纪,就已经进了军营,投身到无休止的厮杀之中,所见之处全是黄沙和大漠,同居一室的只有刚强威猛的汉子,也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在哪里,媳妇在哪里,未来在哪里。

    狄叶飞听到火伴的要求,明显愣了一愣,条件反射地吼了出来:

    “亲什么亲!你快起来自己回乡娶老婆去!老子都跟你脱衣相见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子是男人!”

    “……你要是女人多好……”

    火伴的声音已经微不可闻。

    “女人的身子……是什么……”

    “卢日里?卢日里!”

    .

    那一天,花木兰对第一次见狄叶飞的记忆就这样永远定格在了初见时被众人包围,满脸血污、眼睛亮的动人心魄的场景,以及……

    ——那含泪轻吻火伴额头的悲伤侧影。

    作者有话要说:我晚上开会,如果会完时间不晚,还有一更。不过肯定是在11点左右了,大家等不及的可以等明天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