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32章 意外来客

第32章 意外来客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

    贺穆兰看着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突然哭了起来的阿单卓,有些苦恼的摸了摸下巴。

    这少年看起来倒是挺爷们的那种人,怎么一说就哭了呢?

    她想了想,若是自己被一个人资助长大,突然见到了资助自己的人,想来也会这么激动吧……

    所以贺穆兰并没有多言,只是微笑着看着这个少年将情绪稳定下来。

    阿单卓抹了抹眼泪,哽咽着说:“我来找您,并不是因为我缺钱用。过去十几年您一直都送东西过来,今年却突然没有再送,我很担心您是不是出了事,心中实在放不下,所以一路打听,从武川找了过来……”

    “我先以为您在怀朔,结果到了怀朔的贺赖家堡,那边的人说您家里好多年前就全家迁徙到梁郡来了,所以我又一路南下,在虞城到处打听您的住处……”

    “你有心了,我过的很好。”贺穆兰没想到还有个小少年会挂心着花木兰的身体,千里迢迢从北方的武川赶到梁郡的虞城。“你既然来了,可不可以和我说说你这么多年的生活呢?你和你娘过的好吗?”

    阿单志奇临死前,害怕的是他们母子从此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

    一个家里没有了男人,想来日子过得也不会太容易的。

    阿单卓点了点头,正起身子开始缓缓说起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

    就如他一直想做的那样。

    “我四岁多那年,您带回了我阿爷牺牲的消息,我的阿母和祖母伤心欲绝,家中立了我阿爷的衣冠冢,而后第二年……”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开始对着贺穆兰将自己的人生轨迹娓娓道来。因为其中夹杂着不少花木兰对他们照顾而带来的变化,所以阿单卓的语气是带着感激的。

    而对于贺穆兰来说,随着阿单卓的叙述,她的思绪渐渐从花木兰的那段“火长”记忆里抽离了出来,并渐渐的延伸开去,和阿单志奇的生活联系了起来,更让她从另一面了解到了花木兰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花木兰的记忆里,给阿单志奇家里寄东西,是因为她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做才会维持好这对母子未来的生活,所以只能拙劣的用物质来补充。

    在最初的时候,花木兰的粮饷并不多,所以能够提供的帮助也有限,她尽力缩衣减食,除了给家里的那份粮饷,其他的几乎都给了阿单志奇家。

    后来,花木兰的军功越来越多,粮饷也越来越厚,还有了自己的军奴和亲兵,能够提供给他们母子的也就越来越多。

    虽然阿单志奇的妻子写了信来,希望花木兰不要再寄东西来了,可她一想到火长的妻儿有可能陷入到穷困潦倒的境地里去,还是忍不住不停的托人往他家送东西。

    因为她一直冒充着男人的身份,为了不给这个寡居的女人带来什么闲言碎语,她很少去阿单家看望,但偶尔也会去他的家乡看看,在四邻间问问他家的近况,提供一切可以提供的帮助。

    阿单卓说他从未见过花木兰,这倒不假。可花木兰却是在暗地里见过他不少次的。

    甚至连教授阿单卓武艺的那位军中宿将,都是因为花木兰又是求情又是重礼的原因才愿意教授这么一个家世普通的少年。

    若是阿单卓没有来,关于花木兰的这段人生经历就会永久的尘封在贺穆兰的脑子里,然后渐渐的变成没有人知道的传说。

    贺穆兰支着下巴,面容温柔的听着阿单卓的描述,脑海里却在因为阿单卓的描述逐渐丰满起花木兰所有有关阿单家族的记忆。

    越丰满,她就越是敬佩这个女人。

    关于花木兰的那些贺穆兰听过的传说、故事,只不过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不停美化、加工的颂歌罢了。

    他们只是在不停的覆诵着女英雄的赞歌,根本就不曾有一刻真正去了解她。

    也没有机会去了解。

    但是她好像现在才真正的了解并敬爱着她。现在贺穆兰只要闭上眼睛,就可以看见活在一千五百年前的那个高贵女人……

    ——花木兰。

    贺穆兰看着阿单卓满怀感激和憧憬的叙述着他的过去,心中升起了一个想法。

    她要去把记忆拼凑齐。

    她要去所有花木兰去过的地方,走过的路,去看她见过的风景。

    她得了她的身体,她的恩赐,却从未对她有过任何回馈,甚至于她都不知道这个身体的主人到底有什么用的故事。

    大概是因为英雄在经历自己的人生时,并不觉得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也不认为自己正在经历的是那种史诗或者列传里会发生的事吧,所以花木兰对于这些感人至深回忆的记忆,反倒没有时时刻刻放在心中的“保家卫国”、“安邦护民”要来的深刻。

    但别人可以不在意她的人生,她贺穆兰怎么能不在意呢?

    她用的是她留下来的东西啊!

    阿单卓的故事并不长,和大多数的男孩子一样,即使他们再期待自己的过去多么的辉煌多么的充实,岁月也决定了他们的未来要比他们的过去长的多,可讲的东西也相当有限。

    所以当贺穆兰听完了他的童年和少年后,终于可以放心了。

    花木兰不可能再给他一个父亲,但她已经做到了当时条件下能做到的一切。

    “你是个很好的孩子。阿单志奇应该可以瞑目了。”贺穆兰将双手交叉在一起,再一次仔细地打量起这个孩子。

    眼神清澈,目光坚定,这是已经有了坚持的信念的眼神。

    手臂粗壮,身材魁梧,他没有经受过饥恶和贫穷的折磨,成长成了一个可靠的男子汉。

    他说他还在铁匠铺打铁,想来也不是因为有人资助就一直娇生惯养的孩子。

    对如今的阿单卓而言,他有两条腿可以走出自己的道路,有两只手臂可以拿着御敌的剑,他有大把的时光可以奋斗。

    对于一个“勇士”来说最重要的东西,他都已经有了。

    “说起来……”阿单卓露出有些好奇又有些害怕的表情。“我的阿爷……您的火长,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贺穆兰微微一愣,那个席地而坐说着“我是个普通人”的阿单志奇就一下子跃入了脑中。

    她微微昂起头,语气十分肯定地对他说道:

    “我的火长,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

    阿单卓不由自主地露出了骄傲的笑容。

    她也跟着笑了。

    “他是个很厉害的人,他能用很粗浅的话,说出旁人都不知道的道理。你的阿爷,他可以说间接改变了‘花木兰’的命运。”

    贺穆兰看见这少年微微侧过了脑袋,全神贯注的听着,便体贴的继续说了下去。

    “当年,刚刚进入黑山大营的‘我’,其实是一个怕死之人……”

    贺穆兰开始不紧不慢的说着属于阿单志奇的往事。

    冬季早晨的低矮阳光从窗户口照耀了进来,所以在她周围飘浮的金色灰尘,使她那副平静的模样更显得柔弱且温馨。

    这真是一幅只属于卸甲归田的老人在回首往事的画面,但阿单卓却在这样的情景中,感受到了他一直在追寻的幸福感。

    是的,此刻的他十分幸福。

    ***

    第二天清晨。

    在花家逗留了一夜,并且以“故人之子”身份被邀请小住一段时间的阿单卓,正在花木兰的院子里练剑。

    “咦,你用的也是……”贺穆兰略感意外的挑了挑眉。

    这个年代,选择使用重剑的武士实在太少。重剑对身体的素质要求极高,而且也非常的考验铁匠的水平。在军户家庭里,男孩子一般从小是从长矛和长枪开始学起,也有一些学的是单刀,因为这都是军中容易找到的武器,即使在战场中丢了,也能再找一把。

    而且近身作战,重剑明显没有刀的杀伤力大。

    当然,你要是力气极大,那就另当别论了。

    阿单卓的脸红了红。这两天他红脸的次数已经快抵得上他之前十七年加一起的了。

    “那个……我听说您用的是重剑……”

    他有些担心,更多的却是自豪的说出了自己选择重剑的原因。

    阿单卓没有说自己为了能用好重剑,甚至从小在家举石锁,又去打铁铺帮人推风箱、抡大锤,就为了以后能拿起和花木兰一样的武器。

    他何尝不知道重剑难学又不易使用,可正是如此,所以他才更加崇拜眼前的这位“将军”,能把这种可怕的武器用到敌人闻之丧胆的地步,她作为他的偶像,值得学习一生。

    贺穆兰这下子更是意外了。

    那啥,想不到这孩子还是个花木兰的粉丝。

    也对,好像花木兰有自动吸引粉丝光环,只要一靠近,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变成她的追随者和崇拜者了。

    莫非这就是传说这的“主角光环”?

    “你既然用的也是重剑,那我们就不妨切磋切磋……”贺穆兰这么早出来也是锻炼的,既然知道了这个阿单卓是花木兰的小仰慕者,自然是愿意指点他一二。

    她回屋拿出了“磐石”,重新站定在了阿单卓的对面。

    “你先攻,我守……咦?”

    这小子怎么露出了一副口水流出来的样子?

    “你怎么了?”

    “这就是磐石吗?”

    阿单卓像是看到了绝世美女那样狂热的注视着“磐石”,连手不由自主的伸出去了都不知道。

    “花姨,我能握握它吗?”

    贺穆兰轻笑了起来,将磐石往前一递。

    “不过是把重一点的剑而已……小心!”

    阿单卓抓住了剑柄。即使知道它是一把极重的双手长剑,他的双手依然还是往下沉了一沉,险些因为没有抓住而砸了自己的脚去。

    “好重!好剑!”

    阿单卓反反复复的看着磐石,像是要记清它的每一寸每一分,连吞口、血槽都不放过。他伸出手去,一点点的抚摸过它的剑面、剑背、剑尖,满眼里都是痴迷的表情。

    “真是一把好剑,我虽使不动它,可是以后照样子再打一把轻的却是可以的……”他喃喃自语。“花将军的剑叫磐石,我的叫什么好呢?顽石?”

    贺穆兰好笑的看着阿单卓抱着剑摸来摸去,那情景还真是说不出的猥琐。再加上他一边摸还一边陶醉的小声说着什么话,一个好好的黑壮男孩变得更是诡异了起来。

    贺穆兰看了看阿单卓发达的肱二头肌,了然地点了点头。

    他昨天似乎说过自己也经常去兵器铺赚点工钱的,想来臂力就是在那时候练出来的。

    她几步上前,捏住剑尖将磐石抽了回去,反手倒提着磐石,一手轻点了下阿单卓的鼻子。

    “你要小心点,磐石虽然并不是什么利剑,但贴的这么近,还是能削掉你的鼻子的。”

    “花姨!”阿单卓眼睛亮闪闪的。

    “请用磐石和我打一场!”

    “啊……”贺穆兰交手换剑,摆出一个劈砍的姿势,爽朗地笑了起来。

    “你确定不是被我‘打一场’?”

    阿单卓跃跃欲试的举起了自己的剑,是着用双手持握的姿势。

    “咦,您怎么只用一只手……”

    他向前一跃,很用力地从右上方沿对角线下劈。

    “因为对我来说,这就是单手剑。”

    贺穆兰拿起剑来格挡。

    贺穆兰用剑锋打下了阿单卓的剑锋之后,直接做出一个刺击动作。不过,阿单卓往后退一步,将她的剑撩了起来。随即,贺穆兰也很快地往后退,站稳姿势,再次进入了对峙状态。

    阿单卓继续进攻,贺穆兰侧身闪躲,表情赞叹地说了一句。

    “剑术学的不错!”

    “谢谢花姨夸奖!”

    他开心的咧开了嘴。

    “那换我了……”贺穆兰提起剑,发挥出重剑势大力沉的优势从阿单卓的头顶压下,阿单卓立即拿起剑向上格挡,但随即就后悔了。

    人人都知道“怀朔花木兰”力能扛鼎,他居然还想把她当做一般的对手那样比拼力气,这不是脑子坏掉了吗?

    但是他剑已经伸出去了,再后悔也是无用,只能咬着牙等待着刚才那般差点把武器磕出去的力道袭来。

    出人意料的是,他想象中的大力并没有从剑身上传来,那把剑只是从下劈的剑势突然换成了一个圆弧,他的对手这一剑根本就不是为了劈砍,而是一边用磐石架住了他已经向上挑去的剑,一边迈出左脚,用左手肘打出去。

    贺穆兰的手肘停在了阿单卓的鼻子前面。

    阿单卓眨了眨眼,惊叹了一声。

    “这是什么打法?好厉害!”

    “这是在战场上无数次和敌人争斗后总结出来的招式,并没有什么名称。”

    贺穆兰的所有身体记忆都来自于花木兰,所以她答得很随意。

    阿单卓和贺穆兰的比试还在继续中,因为贺穆兰知道自己的力气实在太大,所以在对战中尽力避免和他直接对抗,而是向他演示各种从花木兰那里继承来的特殊技巧。

    当她用重剑做出只有长刀才能做出的劈砍动作时,阿单卓吓了一跳。恐怕也只有质地坚硬的磐石可以不惧剑锋的损毁做出这样的动作了吧!

    他缩回自己的剑微微晃了晃身,贺穆兰整个转了起来,水平后转做出一个横劈的动作。往右边转着的阿单卓被这一招一下子拦截住了。

    贺穆兰用剑刃侧面在阿单卓已经僵硬住了的右肩上轻轻一拍,然后对着被惊吓到的阿单卓笑了笑,向他解释着:

    “你又中招了。与右手持剑者对打的时候往右边方向转,这是练剑者的自然反应。但是这种反应如果死守不变的话,也是很危险的。”

    “呵呵,我再怎么样也没想到后转身的横劈会劈到我面前来。”

    “好啊!”

    啪啪啪啪!

    门前突然传来了变声期少年特有的沙哑声和一阵拍手声。

    贺穆兰和阿单卓随着拍手声往外看去,只见花木兰大屋的高墙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几匹马,而这些马的旁边,正站着游可和一位身材瘦弱的少年。

    游可只是露出赞叹的表情,并没有在鼓掌,鼓掌声来自于他身边的那位少年。

    这明显是个贵族世家的子弟,因为贺穆兰和阿单卓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华丽的衣着。他穿着汉人常穿的长衫,却披发左衽,一时间连贺穆兰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哪一族的人。

    这个皮肤白皙的少年站在门口往里面探着头,几乎像是要伸出身体似地观看着。

    贺穆兰哼了一声。

    这个年轻人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在荒野中看见了两只野猪打架。

    他是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重剑撞重剑的比试,所以才把手掌拍的像是看杂耍的纨绔公子?

    “游县令,您真是贵客。”贺穆兰对这位年轻的县令很有好感,所以将磐石丢给了阿单卓,亲自出门迎接。

    “惭愧,在下现在已经不是县令了。”游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扫了一眼阿单卓,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

    “这位小哥就是前几天来我们虞城县衙打听你的那个孩子吧。想不到武艺也如此精湛。”

    “说起来还要谢谢你。这是我过去的同袍之子,从武川千里迢迢来拜访我的。”贺穆兰露出感激的笑容。“你说你不是县令了……哎哟你看我随性惯了……”

    她轻拍额头。

    “先都进来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贺穆兰将他们请进屋,阿单卓和那个少年都是晚辈,互相好奇的看了几眼。

    阿单卓看的是那个少年奇怪的衣着和华丽的衣饰,那个少年打量的则是阿单卓怀中抱着的两把大剑和他鼓得快要裂出衣衫的肌肉。

    贺穆兰没管两个孩子你看我我看你的气氛,先请了游可入席,又有些手忙脚乱的翻出屋子里的杯子,然后犯起了愁。

    她喝不习惯这里奇怪的茶叶末子,花家人也不嗜茶,一直都是喝清水的。

    但是自从房氏怀了孕,她这里的屋子就是花小弟打扫,现在这个时候花小弟应该去遛马了,她连家里待客的茶饼在哪儿都不知道。

    “你先等等,我去我阿爷的屋子里倒一壶水来。”贺穆兰有些尴尬的看了眼屋里的双耳陶壶,她真是被花小弟和房氏伺候惯了,她这边屋子里的灶上连热水都没有。

    “我去吧。”阿单卓把两把剑放回堂屋一角的剑格上,走到贺穆兰身边拿起陶壶就往屋外走去。

    贺穆兰当阿单卓自己人,也就没有客气,等目送着他出去,便看了眼游可,又看了看他身边的少年。

    “你刚才说你现在不是县令了……”

    “啊。此事说来话长。”游可露出了不以为意的神情。

    “那就长话短说。”贺穆兰实在是好奇的很。

    难不成崔琳出了事,他官儿就不保了?

    崔琳的爷爷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吗?不是说崔琳和游可是莫逆之交么。

    “若长话短说,就是因为我下令放了求愿寺里的卢水胡人们离开,所以牵扯上了一些京中的关系。再加上怀瑾在我境内遇险,卢水胡又差点屠村,京中有些大人不免对我有些意见。”游可说话依旧是那样的温声细语,这让贺穆兰略微为他紧张的情绪也轻松了起来。

    “好在我堂伯在其中有所斡旋,所以我只是暂时被免了县令一职,要随京中派来的使者回京去面见上官,说清楚这次的情况。陛下乃是明君,若知道此事的来龙去脉,想来便会放我回来。”他笑了笑。“花将军不必为我担心。”

    “哦……这么大的事,京中关心也是对的。好在那盖吴已经发誓以后不会伤及无辜,想来你离开了虞城,也不会有太大问题。你现在被免了官职,是谁在当虞城县令呢?”

    贺穆兰关心的问了一句。

    听说游可在虞城当了四五年县令了,连家都安在了这边。他出身虽高但家世不好,晋升的很慢,听说是个清官收入也不高,他要是不当县令了,该以什么为生呢?

    “目前朝中还没有认命新的虞城县令,暂由县丞替着。”

    “啊,那倒是好消息,说不定你洗清了嫌疑就能继续回来做我的父母官了。”

    “不敢不敢,花将军一句‘父母官’言重了。”游可表情温润的摆了摆手。“说起来,在下冒昧前来,是有个不情之请……”

    贺穆兰微微一怔,将眼光转向了他身边的少年。

    这游可带着一个少年前来,又说有不情之请……

    不会是来托孤的吧?

    这少年看起来才十三四岁,难道是游可的私生子?

    也不对,哪有二十六七岁的男人有个这么大的儿子的……

    不过也不一定,古代人早熟,说不定十三岁弄大了人家姑娘的肚子,现在二十六七,正好有个十三四岁的儿子……

    这个游县令看起来不像是私生活这么乱的人呐。

    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

    贺穆兰一边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着,一边用怪异的眼光打量着游可,直盯的游可的背后发毛,还要强忍着不问她为何看他如此奇怪,尽力用和缓的语气说道:

    “是这样的,前不久我母族的表弟因为一些小事和家人怄气,居然离家出走跑到我家来求助。我虽已经寄了信告知我的姨母表弟在我这里,但他家还在北面的武川,所以家人过来接他还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到。而我现在又要上京去述职……”

    他站起身,对着贺穆兰长揖到地。

    “怀瑾兄如今鼻梁有伤,已经被京中崔府的家人接回京中治伤。我父母双亡,在此地竟是找不出更可靠的亲友能托付我的表弟。再加上他在家纨绔惯了,我也有心让他跟在您身边吃吃苦,磨磨身上的轻浮之气,所以……”

    他抬起头,用祈求的眼神看着贺穆兰。

    “希望您能替我照顾一段时间表弟,直到他的家人来这里接走他。”

    贺穆兰看了看这位容貌清秀的少年,又看了看游可,想从他们的眉目间找到一些想象的影子。但是除了长相都很清俊以外,倒没看出什么太相像的地方。

    “照顾他一段时间倒是没什么,只是你知道我也不擅家事,更不会照顾孩子……而且我粗茶淡饭惯了,这位小公子在家锦衣玉食,我怕……”

    “花将军,您都能收下那位小哥了,再收我一个难道不行吗……”小少年眨了眨眼,特别天真的开了口。“我吃的不多的……”

    “以后还可以再少吃点。”

    作者有话要说:加班加倒霉催的开会直到9点多才回来,我既然说了会二更,所以还是继续码字了。虽然晚了点,但我还是在23点56分码出了7000字的肥章,所以不能说我食言而肥,我已经竭尽全力了!

    小剧场:

    端着陶壶跑到门口的阿单卓。

    “我吃的不多的,以后还可以再少吃点……”

    啪嗒,壶摔了。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