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434章 上墙抽梯

第434章 上墙抽梯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

    贺穆兰一直不认为一个人的政治天赋是来自于遗传,但事实告诉她,凡是能够从容玩转政治的,没有一个是普通家庭出身的。

    袁放不提,他是陈郡袁氏出身,祖上不知有多少的政客,崔浩、古弼更是不用再说,而这位看起来肌肉比脑子发达的虎牙将军源破羌,其实也是用着武将的身份在掩饰着一位高明政客的本领。

    库莫提也是如此,即使他在军中的地位再高、武艺在怎么精湛,在大多数时候,他总能一针见血的弄清楚一件事背后想要达到的目的。

    这是属于政治家们独特的天赋,很可惜的是,贺穆兰没有,花木兰也没有,所以她们只能作为一位合格的武将而效力与魏国。

    源破羌的提议很好,他甚至已经找到了足以打动北凉局面的钱财,只需要贺穆兰点一点头,不需要拓跋焘烦恼,他们就可以将诺大的北凉作为贡品,进贡给他们的大可汗。

    问题是,拓跋焘要的是这样的臣服吗?

    事情可以如此顺利的像他说的那样发展吗?

    人心真的可以算计吗?

    贺穆兰深吸一口气,对着源破羌说道:“你的谋划很好,可是我们毕竟是魏国人,对北凉并不熟悉,更不了解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你说依靠金钱就能腐蚀掉北凉将领们的心智,但如果遇到不能用金钱收买的人,又该如何?”

    “更何况,这有点像是与虎谋皮,孟王后和北凉的大臣们并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一不小心,就会给别人做了嫁衣。”

    源破羌没想到贺穆兰竟然如此理智,哪怕他说的这么有煽动性也并不见兴奋,一颗心不由得沉了下去,有些不太高兴地问道:“那你是怎么想的?在这里一直等到平城有消息?那我们就完全失去了主动!”

    “李使君死了,我现在才是使团的主使,我不认为和孟王后合作是最好的办法,现在该做的是尽量收集消息,联络上钦汗城的官员和白鹭官。沮渠蒙逊驾崩的消息很快就会传遍四方……”

    贺穆兰冷静地回答源破羌。

    “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静观其变。”

    “你就是榆木脑袋!你根本就是想报虎贲军的仇所以不愿和孟王后合作!”源破羌眼看着百年难遇一次的机会就这样被贺穆兰果断的拒绝,忍不住红了眼睛,没有风度的叫了起来:

    “这是对魏国最好的办法!你应该为我国的利益考虑!”

    “我不认为用金钱招揽来的人马会有什么大用,而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孟王后并不在意自己的身死,你能用什么法子控制她乖乖听你的话?如果她得到了人马,带着菩提进了姑臧,最终却选择了将我们一脚踢开呢?”

    贺穆兰想的很实际。

    “我不同意。”

    “你会同意的!”源破羌没有说服贺穆兰,一咬牙从怀里掏出一包事物,“如果加上这个呢?”

    贺穆兰莫名地看着打开小包的源破羌,疑惑不解地问道:“这是什么?”

    一包乱糟糟的木屑和碎片?不像是木屑,倒像是什么碎刺。

    “这是一包刺猬刺,刺头沾满了豹子的鲜血。”源破羌用威胁地语气看着贺穆兰,想从他身上找出蛛丝马迹。

    “这是李顺的家人找到我给我的,应该是从李顺衣服上搜集而来,就在他被豹子袭击的那一天,有人将这些洒在了李顺住的房间附近,所以母豹才会袭击李顺,将他咬伤,甚至送了性命。”

    “什么?李顺是被人设计死的?”

    贺穆兰瞪大了眼睛。

    “谁会这么做?”

    源破羌觉得自己真是太小瞧这位虎威将军了,看看她那无辜的眼神,再听听她那天衣无缝的无辜口气,若不是李顺的家人言之凿凿那天陈节和郑宗抓了许多只刺猬,也许连源破羌都会觉得是自己怀疑错了。

    也许李顺自己也有些不干净,所以盖吴才会被豹子追到花木兰那里,但花木兰的手段更谈不上干净,李顺死的实在是太冤枉了。

    “那天,有很多人看到陈节和郑宗抓了刺猬,而且虎贲军里也有传闻,说是将军你最喜欢幼小的刺猬……”源破羌似笑非笑,“英勇过人的花将军居然喜欢这种东西?说出去谁信?除非你那时需要刺猬来做什么……”

    贺穆兰一口气差点梗在喉咙里,半天舒不出来。

    她最喜欢小刺猬是什么鬼!

    她只不过表现出对小刺猬和小白鼠类似而有些怀念的眼神,然后被陈节和郑宗误会了,所以才做出抓小刺猬讨好她的举动而已!

    而且那些刺猬早就被她勒令丢掉了,一只都没有留下,竟然也成了栽赃嫁祸的手法。

    到底是谁这么可怕?

    能近距离接触到李顺,一定是使团里位高权重的使臣,而且对她和李顺的一举一动都十分了解。

    是王斤身后的那些宗室来报复了吗?

    还是单纯想要排除异己将自己撸下去而已?

    贺穆兰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越想越是复杂,源破羌原本以为自己猜错了,再见贺穆兰脸色不好,心中又坚定起此事和贺穆兰有关系的信心。

    贺穆兰是天子身边的红人,如果不是没办法,源破羌也不想得罪他,他在大魏一向是不得罪任何人。

    可现在是没办法,他太想建功立业了,北征柔然一战,原本是他立功最好的时机,可因为花木兰的横空出世,使得他们这些少年将领的光芒都变得黯然起来,而这次出使北凉,也不知道为什么陛下会让她作为副使和领军,明明是熟悉地形的自己更为合适……

    源破羌心中渴望功名的火焰熊熊燃烧着,此时贺穆兰俨然成了阻碍他为大魏夺得疆土、他更进一步的阻碍,然而他心中也明白自己对虎贲军没有什么实际的指挥力,也打不过贺穆兰,所以现在并不能轻举妄动,只想以李顺的事情能给要挟她而已。

    “如果花将军同意了谋划北凉,我绝不会分你的功劳,首功依然是你的,这包刺猬刺,我也会装作不知道,将它交给你。”源破羌让自己的话显得更有诚意,“孟王后那里你如果担心,我可以亲自去交涉。她是聪明人,知道怎样做才对她和她的儿子最好。”

    “我行事光明磊落,你说的刺猬云云,纯属臆测,我行的端做得正,你就算捧着那东西到陛下那里,我也是不知道!”贺穆兰见源破羌居然威胁起她来了,再想到他之前每一次都是算计过她后再来送一堆东西安抚她,和如今的局面一模一样,忍不住更加烦躁。

    “我也不要什么功劳!我只想把这些虎贲军平安带回平城而已!”

    “那么,所有人都愿意这样和你回到平城么?你们丢失了世子,丢了公主,死了那么多人,而起因不过是因为你的轻信而已!你以为你这样回到平城不会受到惩罚?虎贲军能够得到应有的荣耀和赏赐吗?你们一回到平城,将面对的是耻辱和无休止的谩骂!”

    源破羌冷笑了起来:“不光你,就连这次出使的使臣也是一样,他们出使失败,又让沮渠牧犍登上了王位,其原因都是因为沙漠中出了事,这辈子也别想着能更进一步了,就算花将军不为虎贲军考虑,也要为这些使臣们想一想。”

    “这些不劳您操心,源将军远道而回,还是去休息吧。”

    贺穆兰已经不耐烦和源破羌啰嗦,开始呼唤起陈节:“陈节,送源将军去休息洗漱!”

    陈节和其他侍卫都在帐外远远的地方守卫,听到贺穆兰在帐内大叫,立刻钻进来请源破羌出去。

    源破羌没想到贺穆兰还甩他闭门羹,将那刺猬刺也不当做一回事,显然心中丝毫无惧,忍不住冷着脸收起那包东西,有些恼羞成怒地丢下一句话:“就算陛下认为证据不足,可李家人却不会放过任何可能是凶手的人,希望花将军能一直这么‘坦荡’才好!”

    说罢,满脸怒气的拂袖而去。

    陈节将源破羌一直送到虎贲军右边的营地,这才返身回到贺穆兰的帐内,听到贺穆兰在吩咐那罗浑不要让源破羌靠近孟王后的帐篷,心中更是奇怪。

    “将军,源将军说什么陛下怀疑,什么李家人?”陈节见袁放也在,更是奇怪,“袁主簿,这么大晚上了还没睡?”

    袁放陪着使臣们接待了北凉的使者一晚,这时候早应该睡了,自从使团死了大量的人手之后,袁放以一个主簿之身做了一堆人的事情,从曹官到文书都不能幸免,已经成了虎贲军里另一个主心骨。

    “是我叫他来的,我有事要和他商量。”贺穆兰随口答了陈节,“说起来还是你们惹的事情,什么我喜欢小刺猬,弄的人尽皆知,刚刚源将军还拿了一包刺猬刺威胁我,隐隐谴责我谋害了李顺!简直是荒诞!”

    她揉了揉额头,似乎对源破羌突然而来的敌意非常烦躁。

    “什么刺猬刺?”

    知道郑宗做过什么的袁放心中一惊,装作不经意地问起贺穆兰。

    “这些等会再说,先说重要的……”贺穆兰掠过此节,开始说起源破羌希望能够以财帛招揽人马,护送孟王后和沮渠菩提回姑臧夺取王位的事情。

    一旦沮渠菩提得到了王位,沮渠牧犍就成为了弑父夺位之人,从此再翻不起风浪,凉国也能变为凉州,就像现在的夏国一般。

    莫说心中对李顺之事有些心虚,不想让源破羌和贺穆兰撕破脸的袁放,就连一旁听着的那罗浑和陈节脸上都是异彩连连,大声叫好。

    “这真是聪明!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拿下北凉!”

    “我真想看到沮渠牧犍眼珠子凸出来的样子!将军,我们为什么不答应!”

    见到那罗浑和陈节都是这样的态度,贺穆兰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源破羌的话实在太让人心动了,但凡是心中想要建功立业一番的男儿,没有一个不想得到这样的功勋。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源破羌的事能够成,最主要的是靠武装力量,源破羌要和贺穆兰商量也是因为这个。

    以虎贲军每个人都能轻松成为百夫长武职的本事,大部分余存的精锐都能迅速领导起一支由募兵组成的百人队,装作孟王后的“讨伐队伍”征讨姑臧。

    如果招揽来的人手足够,甚至可以撼动北凉的军队,正大光明地打到姑臧去。

    袁放更是极力劝说贺穆兰:“我知道将军您对孟王后恨之入骨,我们哪个人不恨?只是为了沮渠菩提世子一人,就损失了我们几千个人,连魏凉两国交好的可能也化为泡影,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更不能让他们如愿以偿……”

    “凉国此时发生动乱才是最好的,只有凉国一直乱下去,对我们才有利。相信就算是陛下和崔太常在这里,也会选择暂时放下成见。”

    “你们以为我不同意,是因为对孟王后的仇恨?”

    贺穆兰不可思议地看向袁放和那罗浑等人。

    “我是如此不顾大局的人吗?”

    这还是第一次她身边的人第一次和她产生如此大的分歧。

    这一点更是让贺穆兰有些伤心。

    袁放和那罗浑等人不安地正了正神色,摇了摇头:“不,正是因为将军太过谨慎,我们才担心将军会错失了这一次的良机。一个国家动荡之时是时机最好的时候,如果等沮渠牧犍做好了准备,我们连这点优势都没有了。”

    那罗浑想了想,也附和着说道:“我之前听燕子说,老桑头一直想在敦煌取出一笔巨大的宝藏。据说,他当年曾经随着盖天台和天台军最信得过的人,一起将这笔宝藏送到敦煌某个安全的地方,天台军溃散之后,老桑头就想取出这笔宝藏改善族人的生活,我现在想想,这也太巧合了,说不定源将军去敦煌取出的财富,就是这一笔钱……”

    卢水胡人穷的叮当响,就算盖天台当年的雇佣兵生意做的好,但佣金几千个人一分也没有多少了,只是算得上富裕而已。

    如果真是卢水胡人自己的宝藏,身为心腹的老桑头又怎么可能取得出来?唯一的可能,就是那笔钱是受别人雇佣而护送着藏到那里的,根本不是卢水胡人的钱,所以老桑头才受伤逃出,连手指头都被削没了。

    很有可能,那笔钱其实是南凉王室的宝藏而已。

    “如果是举国的遗珍,说不定真能招揽不少人手……”袁放用期待的表情看向贺穆兰,“西北民风彪悍,很多人愿意为了金子冒险,源将军的谋划也许真的能成……”

    “都冷静下来!先回去休息!”

    贺穆兰见他们一个两个都像是魔怔了,连声斥责。

    “这件事,回头再说,北凉的使者还在我们营中呢!”

    袁放和那罗浑等人见贺穆兰半点听不进去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什么也不敢多说,只是露出可惜的表情,便离开了营地。

    ***

    这一场争执看似不欢而散,其实却朝着极为可怕的事态发展。

    正如贺穆兰所想的,这件事如果谋划成了,魏国得到的好处实在是太惊人了,而他们所耗费的不过是一笔金钱而已,先别说风城里的钱本来就是凉国的,源破羌所说的宝藏也是南凉遗物,这些损失等北凉收入国中之后都能得到弥补,以北凉的富庶,日后的赋税也能源源不断地补充魏国的不足。

    他们手中有孟王后,有让人咋舌的财宝,还有熟悉当地情况的地头蛇燕子,连招兵买马都变得容易。

    孟王后身后的将领们随时都能组成一支义军,更别说以精锐为核心组成的募兵队伍了。

    魏国的使臣们也确实希望能够谋取一些功劳,来弥补他们这一行的失误,源破羌的话正给了他们表现出能力的机会。

    于是在贺穆兰还未察觉的时候,魏国使臣们已经私下里联合源破羌动作了起来,两方之间暗潮涌动,源破羌也是手段厉害的政客,又有自己的五百私兵,所以就在某一个清晨,当贺穆兰率着虎贲军出绿洲迎回风城运送过来的财宝时,营地里发生了哗变。

    魏国的使臣们跟随源破羌,杀了北凉被留下来“稳住魏国人”的使者,又成功攻破了看守孟王后的大帐,抢到了孟王后。

    刘震是白鹭官,一开始就被源破羌控制了起来,连消息都传不出去,魏国使臣们在北凉使者的营地里弄出动静,以调虎离山之际引走了镇守大营的左卫率那罗浑和部分虎贲军,源破羌带领着自己的私兵,以及几百个卢水胡人,将孟王后抢了出来,遁走大漠之中。

    源破羌此次和绿洲里的使团汇合,并没有带他招揽的鲜卑旧部,也没有带他那笔说起来很庞大的财富,显然心中还有一些提防。

    这时候他带走了卢水胡人、使臣们,还有自己的私兵,恐怕就是带着他们去和那些鲜卑部族汇合,从而去谋划前日想要和贺穆兰商量的那件“大事”。

    当押送着大笔嫁妆回到绿洲的贺穆兰,看到整个营地混乱不堪,虎贲军仓惶奔走的样子时,整个人都愤怒地开始颤抖了起来。

    ***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都没有看守好营地!”贺穆兰知道沙漠中马贼横行,所以每次虎贲军从风城中取出嫁妆之后,都会亲自率领一批人马从风城将财宝押送回绿洲。

    这样的过程已经来回了好多次了,从来没有出现过差错。绿洲中的营地不大,那罗浑并非蠢才,两地之间的距离不到一天,哪怕真有危险快马相报就行,谁知道贺穆兰带着人马快马回到营地,却得到了这样的消息!

    “为什么你的卢水胡人居然会跟源破羌走?别说你们也想要那笔财宝,临时受到了源破羌的雇佣!你们之前是已经接受了我的雇佣,要护送我们回到平城为止的!”

    一想到自己徒弟所在卢水胡也参与了此事,贺穆兰简直要疯了。

    要不是盖吴今天一天都跟在她身边,她可能真以为盖吴也投靠源破羌了。毕竟盖吴一直念念不忘回复天台军昔日的威风。

    “发生了什么?”

    盖吴也脸色难看地问着没有离开的天台军旧部,“路那罗为何跟着源破羌走了?你们受雇佣了?”

    天台军信守承诺,绝不会随便背叛主顾,盖吴虽不是天台军的首领,但因为盖天台之子的身份,也一直得到了天台军的尊重。

    留下来没走的卢水胡大多是有伤的,又或者是忠于盖吴不愿意离开的,甚至很可能就是接到路那罗授意故意留下来传话的。

    “少主,并非我们背信弃义,而是源将军拿着天台旗,命令我们协助他护送孟王后离开绿洲……”卢水胡人们满脸无奈,“见天台旗子犹如见首领,您现在还不是天台军的首领,路那罗验明旗子的真假之后,只能服从天台旗的指挥。”

    “天台旗?第三面天台旗怎么在源破羌手里!”

    盖吴倒吸了一口气,从出使到现在,源破羌从来没有对他和天台军有一丝一毫的不一样,也没有私下接触过,谁能知道号令天台军的天台旗在他手里?

    是了,如今的天台军已经不是他父亲时候,秦天王和姚天王时期的天台军人马上万,呼啸各地,有一面天台旗便等于得到了一支上万人的部队。

    而现在的天台军,七零八落,最大的几只也沦为不入流的佣兵,做着一些说不上好的买卖而已。

    源破羌自己也不是没有人,为什么要和已经破败的天台军联系呢?

    可现在……

    留下的天台军人数约有两三百,有几个听到盖吴的问话,回答他道:“说是昔日南凉国主曾经在姚天王手中救过天台军一次,大首领为了表示感谢,就送出了一面天台旗。老桑头说,当年敦煌那笔宝藏,也是南凉国主委托大首领封存的,当年南凉国主付了五分之一的黄金作为佣金,源将军是南凉国主之子,取出那笔黄金的同时取出了天台旗,也是正常。”

    盖吴这才想了起来,以前两个叔叔似乎是说过,以前做过一笔大买卖,冒充沙盗去抢过什么宝藏,然后给藏了起来。可惜那里机关重重,没有关闭机关的钥匙是绝对取不出来宝藏来的,又有世代镇守那里的将领看管,否则那笔钱拿出来,天台军很快就能恢复原来的规模。

    “老桑头呢?也被带走了?”

    “没有,路那罗说老桑头是卢水胡的罪人,不准他再以天台军自居,所以没有带走,我们把他看管着。”

    卢水胡人们连忙摇头。

    死去的盖天台显然是个智勇双全之人,他留下的三面天台旗,没有一面给的是普通人,一面给了当时还是王子的赫连昌和赫连定,一面给了南凉国主,一面应该是给了佛门,这三个势力都是对卢水胡人的生活有很大的帮助,而且在卢水胡落难后可以伸出援手的势力。

    如此一来,即使天台军破落了,有这曾经帮过他们的香火情,在佛门的照顾下,在秦国的杏城中,以及实在混不下去了去了西北,都能得到喘息之地。

    只是如今这面天台旗,出现的太不是时候!

    “使者死了,孟王后也不在了,冯恒回钦汗城传报沮渠蒙逊驾崩的消息,我们除了这些风城中取出的嫁妆,就剩下两千多虎贲军。”袁放和贺穆兰一起离开绿洲的,如今见到这种局面,忍不住也啧舌。

    “想不到这位源将军看起来是个好相处的人,其实也是个狠人。”

    “不狠的话,又如何能让他逃到魏国来。”贺穆兰脸色已经是难看至极,“如今风城的嫁妆已经被取出了大半,现在变成这样,形势已经不受我们控制了,我们还是收拢人马,回钦汗城去,找个白鹭官传回消息。”

    “刘震呢?”

    “被带走了。”

    那罗浑脸色难看。

    “源将军如果不是想谋反,那就是要白鹭官和京中传播消息,需要白鹭官证明自己的清白,希望他是后者。”

    要是源破羌这么谋划一切都是为了得到姑臧城,那么拓跋焘一定勃然大怒,直接发动大军踏破北凉国。

    要是源破羌真是为了魏国,那也算是忠心耿耿的可怕,还算是个好消息。

    只是如果他花了这么多心思和钱财,连天台旗与南凉遗物都动用了,却是让魏国得了大片疆土,未免有些让人怀疑他的动机。

    他毕竟是南凉的王子,难道一点都没想过复国吗?

    贺穆兰想的和那罗浑差不多,袁放也担心孟王后被掳走后生出什么波折,五千人的虎贲军哪里都能去的,可现在只剩两千多人了。

    如今虎贲军病残老弱都回了钦汗城,冯恒也不在,一旦钦汗城和绿洲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两千多虎贲军即使坐拥绿洲,也会活活饿死在这里。

    只能赶紧回钦汗城去,避免源破羌真的是谋反,釜底抽薪直接将虎贲军全部折损在这里。

    “大军出发,其他嫁妆不要了,北凉使者都到了,北凉的人马肯定也离得不远,一旦发现使者迟迟不回,说不定会横生波折。”

    贺穆兰黑着脸,命令剩下来的虎贲军。

    “撤回钦汗城!”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