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430章 旗开得胜

第430章 旗开得胜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贺穆兰对孟王后其实非常有好感,这好感是来源于她对子女的爱护,以及她个人的魅力,在这个时代,一个女人想要生存十分不易,尤其是这十六国时期,腥风血雨的八十多年里,每一个开国领袖的女人能活到后来,绝不是一句运气好就行的。

    就算建国了,为了稳固庞大的支持势力,大开后宫是肯定的,昔日的糟糠之妻能坐稳王位,这不算娇艳的孟王后有多大的能量,可想而知。

    就连沮渠牧犍在宫中苦心谋划这么多年,说撸也被撸下来了。

    然而如今,所有的好感都化为了乌有,贺穆兰只要一想到老桑头阴测测说的那些话,就恨不得将孟王后撕成碎片。

    谁人没有父母?谁人没有兄弟?她既然和魏国盟约时约定了将儿子送到魏国去,难道以为就可以得了便宜不付出代价吗?

    这世子,是拿大行驿的命换来的!

    登上的虎贲军们原本是来救援那罗浑的,因为马贼数量不多,所以来的人也不多,但各个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是贺穆兰能叫上名字的那种,这些虎贲军原以为花木兰不死也已经失踪在沙漠的深处了,如今竟见到主帅还活着,一个个又惊又喜,连为什么要和北凉正规军打都不管了,一听到熟悉的声音命令冲锋,各个持缰大喊:“冲锋!”

    “虎贲威武!”

    “投降不死!”

    随着发动冲锋的指令降下,登上沙丘的虎贲军犹如一道无敌的洪流,跟随着冲锋在前的贺穆兰由高坡急冲而下,对着山坡下的孟王后队伍发动了攻击!

    孟家军只是忠心于孟家,却不代表每个人都是黑山军那样的军中宿将,孟王后脸色难看地抬起令旗,命令结阵,立刻有一群持盾的甲兵从后方涌了上前,在骑兵前方竖起带尖刺的盾牌。

    “变阵!”

    贺穆兰也不知带骑兵冲锋过多少回了,这样的变故自然不会是她的难题,当下将双臂展开,犹如之前在黑山演练过无数次那般,每一个黑山出身的虎贲军都秒懂,开始一扯缰绳向两旁散开,形成两翼包抄之阵。

    原本举在前方的盾牌瞬间成了摆设,从两翼包抄的虎贲军立刻顺势穿插,一齐朝着孟王后的队伍杀去。

    前面是马贼,后面是自己人,孟王后明白如果是花木兰在这里,不可能让她凭借身份跑掉,她还有一双儿女留在别处,绝不能折损在这里,只能命令全军撤退。

    可贺穆兰等人怎么可能让她退掉?

    只见那罗浑和盖吴如同左右护法一般护卫在贺穆兰的两侧,贺穆兰手持宝刀,不过片刻功夫已经杀到了孟王后身前,挥动宝刀直接劈向她的马头!

    孟王后也不是吃素的,她用的也是长刀,长刀和长刀劈砍在一起,立刻溅的火星飞溅。

    两人武器碰触后俱是精神一震,武将都是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她们心中料定自己的手下之中没人是对方的对手,便也不再拖沓,一眨眼间两刀乒乒乓乓已经连击了七八下,两位主帅缠斗到了一起。

    唐宋之前的时代,大将阵前叫阵比武是十分比武的,正规军和正规军战斗很有规矩,不似马贼一般乱哄哄搅合在一起,主将和主将斗,副将和副将斗,小兵和小兵斗,如果你艺高人胆大,只袭主将,也要看那些小兵和副将愿不愿意。

    那罗浑和盖吴都知道孟王后身份尊贵却武艺高强,他们也不愿吃下这个硬骨头,既然贺穆兰和他们缠斗在了一起,便立刻和孟王后的副将斗了起来,腾出空间给两位主帅分出胜负。

    可怜沙丘上的马贼眼看着孟王后的人马渐渐也往内合围,不知道该去该留,另一边路那罗带着几十个虎贲军将士已经把假菩提和老桑头都围在阵中,等着其他接到消息的卢水胡人和虎贲军过来迎接。

    “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魏国真派人来打北凉了?”血披风也不是对政治一无所知,只能压低了声音问身边的燕子,“孟王后会输吧?”

    此时看起来孟王后人虽然多,可孟王后身边围满了虎贲军,虎贲军两翼包围直接将孟王后和后方大军的联系切断,只要拿下孟王后,孟家军也只能乖乖投降。

    血披风不想掺和这趟浑水,他都已经想要离开了,无奈自己的人马都在那边大首领的附近,如果他现在跑了,就真是一无所有了。

    “那是魏国的虎贲军,就是在风沙里被埋了的送嫁军队。”燕子一鞭抽翻一个想跑的马贼,恨声叫道:“跑个屁!外圈说不定都是大军,你跑出去等着死!留下来等待结果投诚说不定还能活!”

    血披风心中不悦,燕子这话与其说是和那小喽啰说的,不如是和自己说的,他现在名义上是大首领,其实混的比刚来谈判还惨些,而归根结底,这件事都是面前的魏国人和孟王后引起的,顿时心中大恨,暗暗想道:

    “老子哪个都不投,等你们分出胜负,我将沙漠里有宝藏的消息传遍整个北凉,敦煌那边的马贼沙盗不知凡几,整个西边想要金银财宝拥兵自重的势力多如牛毛,到时候别管你是魏国人还是凉国人,在这沙漠里都施展不开,就等着活活被累死吧!”

    他心里这么想,却怕燕子突然发难,只能耐下性子等着虎贲军那边能拿下孟王后,而后冲出这沙漠去。

    可这边燕子却似乎完全不想他能好好等着,突然对着血披风娇俏一笑:“大首领,我看孟王后那边坚持不了多久了哩,我想为自己挣个前程,不知道大首领有没有兴趣?”

    血披风心中不耐:“什么前程?我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马贼,难道还真的能投诚魏国不成?”

    “你以为魏国人不是杀人不眨眼?”燕子挑了挑眉,“他们的人手在沙漠里损失了大半,如今正是缺人的时候,你以为你招揽的那叫铁面的高手是谁?那是虎贲军的主将花木兰,你帮了他一把,说不得他会送你一场前程。”

    血披风不敢置信地看着燕子。

    “如今沙风盗已经成这样了,大首领投靠了孟王后,一心想把魏国使团出事的脏水往我们身上泼,我们迟早会成为魏国和北凉的替罪羊,被天南地北的通缉,与其如此,还不如跟着魏国回去作证,就说都是北凉在幕后指使的,为的是这支使团回不到中原……”

    燕子越说眼睛越亮。

    “看啊,大好的前程就在那边!”

    她伸手一指,直直指向大首领的位置。

    “你是说?”血披风睁大了眼睛看向大首领的位置,“去把他也抓过来?”

    “就是他,为了自己的前程,把我们害的这么惨!”燕子咬牙切齿地开口,“现在我们的人都混在了他的旁边,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身边到底有多少自己人,我们一起过去把他杀了……”

    “杀了,不抓他?”

    “他是孟家人,不会说不利于北凉的话,可要是把他杀了,我们作为幸存下来的马贼,那就我们说什么是什么。为了得到我们的口供,魏国人也会对我们客气几分。”燕子话一说完,为了取信血披风,率先挥着鞭子趁乱向大首领杀去。

    “罗睺出卖兄弟,让我们背了北魏使团的脏水,兄弟们,杀了他投诚魏国,方才有条活路啊!”

    燕子一边叫着,一边向着大首领身边靠近。

    大首领身边原本有不少人,燕子一叫,他谁也不信,立刻叫心腹把其他手下赶出去,只留着三十多个人围着自己,对着燕子狞笑:“你还算聪明,知道投靠魏国,可惜都是白搭,等魏国使团一出事的事情传回魏国,你们这些可怜鬼就要被两国的军队追杀,哈哈哈哈……”

    血披风见燕子上了,一咬牙也只能硬着头皮煽动自己的手下。先前孟王后曾大叫一声“罗睺的人向前三丈”,结果许多他的手下怕死全挨过去的,如今都在罗睺的身后。

    他想杀了罗睺,就只能利用这些手下。

    “魏国的大军马上就要到了,跟着孟王后连小命都难保,拿了大首领的人头投诚,还能有活路!”血披风大叫着:“贺六鬼七,你以为你们藏得住?等局势一定,无论哪边赢了,你们都两边不是人,现在选好路才是正经!”

    贺六鬼七是他手下的两个小头目,平时最是滑溜,如今就混在大首领那边。

    一群马贼都不是笨蛋,看到血披风和燕子拼了命地往大首领身边攻,而身后被虎贲军直接截断逃都逃不掉,只能当场作出决断是投靠魏国人还是投靠北凉人。

    再看另一边,孟王后的队伍已经从后方赶到,虎贲军虽已经围住了孟王后,但孟家军人数毕竟数倍于虎贲军,虎贲军能够支持到现在没有什么伤亡已经是奇迹,可再继续下去,迟早也是被蚕食的下场。

    这些马贼犹犹豫豫,有的觉得血披风说的在理,可又不愿意承担风险,有的看着自己的首领在前面冲杀,自己却在后面躲着,心中也是一阵愧疚不安,但最终还是想活命的心思胜过了其他,但心思却已经活络了起来,但看战局向着哪边,就倒向哪边。

    如果贺穆兰在这里,怕是要气的发笑,她从军开始,带的一直是正规军,最差不过是卢水胡人,两者都十分讲究纪律,虎贲军自是不用说,哪怕原本黑山军里最差的右军新兵营,也绝没有这些马贼如此没有节操。

    但这种世道,反倒是这些小人物有时候左右战局,而一打起来,哪有那么多悍不畏死的精兵,魏国铁骑靠着府兵制能一直驰骋中原,靠的就是这种自律和荣誉感,真打起来,一千虎贲军恐怕能冲杀几千像这样的马贼。

    发生在自己身后的事情,贺穆兰自然是不能知道的,她如今只一心一意对抗着孟王后的进宫。她是孟家刀法的传人,羌人的刀是重刀,和盖家的快刀刀法又不相同,讲究“渊渟岳峙”,心性要沉,行事要稳,方能在刀法上得到大成。

    孟秋霜以前受家中刀法的影响,处事一直从容不迫,心性也算是磊落,所以刀法中的气魄犹如渊水深沉,高山耸立,和她动手者,常常还未落败,心中已经有了巨大的压力。

    可自从沙漠里风暴乍起使得孟玉龙枉死、使团死伤无数,自己的儿子沮渠菩提也无法接受一意要求继续前往平城赎罪,这个原本刚强的女人心性上也终于出现的裂痕,往日的磊落成了笑话,孟家的爱护在她间接害死侄子的那一刻,就注定要成为罪孽,所以她的刀法有了破绽,她的处事也有了痕迹。

    更何况,她实在是太老了。

    二十多岁却已经重来过几次的贺穆兰,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上都已经到了圆满的地步,她虽然不是孟王后的对手,可依旧靠着自己骇人的力量以及卓越的对战反应能力支撑着对方所有的攻击。

    外人看起来似乎是贺穆兰被咄咄逼人的招式压的睁不开眼,唯有孟王后知道,重刀的刀法这样快速地对战下去,先累死的肯定是她。

    这也是她倒霉,贺穆兰的徒弟就是用刀的,万变不离其宗,她对刀法十分熟悉,加之重刀刀法说白了就是以力相博,这世上她最不怕的就是比力气,拳怕少壮,眼见着孟王后座下的战马喷出许多白沫,贺穆兰知道反击的时刻已经到了。

    孟王后已经开始将她攻击的力道卸到身下的马上,这战马不堪重负,随时都无法再动弹。

    孟家军越围越多,贺穆兰见不能再拖,竟站在了马镫之上,整个身子跃了起来!

    “那罗浑!”

    蹬开马镫起跳的贺穆兰,瞅准了孟王后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时候突然发难,像是一只大鸟一般扑向马上的孟王后。

    对方的敌将扑了过来,孟王后的亲卫们吓得胆寒心疼,纷纷挺矛来援,可那罗浑是谁?

    这可是贺穆兰的亲卫队长,搁在哪个军中都可以作为一军主将的人物!

    “呔!”

    那罗浑一招“蛟龙出海”,枪/尖连绵不断,将刺来的战矛一把搅开,贺穆兰借着这一缓的机会向着孟王后扑去!

    孟王后哪里敢让贺穆兰扑个正着?正准备抖动缰绳驾马避开,却发现座下的战马悲鸣一声,前腿软倒往下一跪,眼睛和鼻子里都流出了刺目的鲜血,似是已经力竭,再也不能动了。

    人和马都是一样,你对他如何,他回报什么。孟王后已经年老,无法靠着自己的力量硬生生接下贺穆兰的力道,只能凭借高超的刀法巧妙的将力量卸到自己的马身上,她以为战马比人强壮,一定是贺穆兰先承受不住,却不知道人还有法子卸力,马却十分忠诚,只会实打实的把力量承受下来。

    如今随她征战的骏马内脏已伤,无法再动,贺穆兰却已经扑了过来,将全身甲胄的孟王后直接压倒在身下,换来孟家军七零八落的惊呼。

    “竖子敢尔!”

    “竟敢冒犯王后玉体!”

    “你他娘的从王后身上起来!”

    贺穆兰毕竟打扮成男人,一下子坐倒在孟王后身上实在是惊世骇俗,孟王后也是满脸苦楚……

    她被这么一压,闪到腰了,怕是想爬也爬不起来。

    于是这一幕怪诞无比,眼看着是贺穆兰扑到了孟王后身上,孟王后却半点都不挣扎,反倒“深情脉脉”地看向贺穆兰,连动一动的意思都没有。

    盖吴心中恨这些北凉人,用卢水胡话阴阳怪气地挑拨:“说不定就是你们家王后喜爱我们家将军这样的勇士,不愿意起来,你们光叫有什么用?没看她动都不动一下吗?”

    贺穆兰的姿势暧昧,她上半身几乎都压在孟王后的身上,脸已经贴了脸,贺穆兰一把掀掉她的面甲,用鲜卑话狠狠地对她怒道:

    “你别想能逃,魏国那么多的冤魂正看着你呢!”

    孟王后苦笑着用鲜卑话回答她:“成王败寇,我认输了。”

    如果是其他人,恐怕还怜惜孟王后是个女人,贺穆兰自己就是女人,半点没这个想法,一把将她从地上扯起来,用刀架住她的脖子,大吼了起来:

    “孟王后在此!尔等速速放下武器!”

    孟家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反倒是孟王后光棍地笑了笑,对着所有人说道:“他们不敢杀我,否则无法和北凉交代,你们速速自己去了吧!”

    孟家军的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再见孟王后似是已经存了死志,用羌话大声叫了起来:“保护好白马!”

    说罢就要撞向贺穆兰的刀。

    一旦孟王后死在花木兰手里,无论到底是什么原因,花木兰都会被魏国拿去交代,这就算是毁了,魏国使团的罪责也能被一笔勾销。

    贺穆兰正立在孟王后身后,哪里看得到孟王后要自尽,只听得盖吴一声大叫“撒手”,她条件反射地松开了刀,孟王后只撞了一半,划破一点皮肉,贺穆兰刀已经到了地上,盖吴却窜了上来,用手掐住孟王后的脖子,活生生将她扯到了后面去。

    孟家军知道孟王后落到魏国人手里得不到好,又不明白孟王后为何要自尽,但孟家军对北凉朝廷和孟家还有信心,当场鸣金下令撤军回国,要回国中去搬援军,连孟王后都不管了。

    虎贲军的数量还不能全部留下这些孟家军,眼看着他们迅速结阵有条不紊的撤退,虎贲军却不敢追击,只能护在贺穆兰的身边,警惕的注意着四周。

    就在此时,被彻底遗忘在沙丘下的罗睺一行人却突然发生了剧变,他身边的人一下子被人从背后捅刀子捅了个干净,又有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挤了上来,将他团团围住。

    “大首领,对不起了,孟王后倒了,孟家军撤了,他们可不会管我们这些小喽啰……”一群马贼说着残酷的话,像是猫捉老鼠那样戏弄着穷途末路的大首领,“借你的人头用用……”

    显然是听到了先前燕子的喊话,想要搏上一搏的马贼们。

    血披风和燕子原本就已经攻到了外围,此时见内部哗变,顿时大喜过望,各种呼喊不断,血披风和燕子也不算是庸手,他们和之前生了退意的手下们一起将那大首领围得水泄不通,那么多人一刀一剑地攻击,罗睺此番虎落平阳,竟给这些人活活袭击到血流成河,被放干了全身的血液而死。

    贺穆兰整队收兵之时,燕子也上前砍下了罗睺的脑袋,她反手要把罗睺的脑袋递给血披风,却见血披风纠集起自己的人马,竟准备离开。

    “你们要走?前程不要了?”

    燕子焦急地扑上前去。

    “我和你不一样,我是马贼。一入沙风盗,一辈子都是沙风盗……”血披风摇了摇头,“你去挣你的前程吧,以后不要和我再见了。”

    “我不懂,这么好的机会……”

    “马贼的规矩,散伙之人不得好死,我们都发了毒誓,大首领已经应誓了,燕子,你以为老天爷真的不长眼吗?”血披风已经受够了今日的一切,什么财宝大首领之身都不再想了,一抖披风当即领着众人往北方的沙丘呼啸而去。

    “血披风,你不能走!”

    燕子驾马欲追,却听得血披风远远喊道:“花将军,你曾答应保护我一个月,我金子已经付了,如今不需要你保护,你让我们离开便是!”

    虎贲军原本想把这马贼追回来,可见贺穆兰没有下令,也不敢擅自行动,贺穆兰见血披风带着人已经奔了许远,大有哪怕只剩他一个也不要留下的意思,而她目前最重要的是把孟王后和老桑头等人控制住,也顾不得这支心有去意的马贼,只能放他离开。

    血披风一行人奔到连脚下的沙子都不响了才敢停下,再见天高云阔,阳光刺眼,四周白茫茫一片,身后的兄弟只剩了一半,顿时对天狂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一顿发泄完了,身后的手下才瑟缩着开了口:

    “首领,我们现在去哪儿?”

    血披风习惯性地摸了摸腰侧,这才发现自己的宝刀借给铁面就没拿回来,看样子再也拿不回来了,心中更是烦躁,再看东边尘头滚滚,应该是有更多的魏国人来了,便策马向着东边狂奔。

    “去哪儿?”

    “财宝是起不出了!让我把这一池水给搅浑!”

    一个两个都把沙风盗当成棋子,今日也让他们看看被棋子反咬一口的滋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