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一次□□

第一次□□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趟出使收获的成果很大,除了大行驿和李顺的死以外,魏国人已经得到了他们之前都没有想象到的胜利。

    原以为和亲后重压之下才会敞开的商路、北凉送出的世子、超过之前预期数倍的嫁妆、以及西域诸国派出一起前往平城的使臣,都表示出现在北凉即使不被魏国所灭,他们能够被压榨的东西也没有多少了。

    除了北凉的人口,魏国需要的东西现在都可以随便从北凉索取,无论是牛羊,还是财富。

    对于北凉的人来说,他们这群魏国人可能都是吸血鬼、抢劫犯,但对于魏国人来说,他们这一天圆满完成了预期外的任务,都是大大的英雄。

    由于回程需要赶时间,贺穆兰没有同意那些想要依附的商队们跟随的请求,无论他们愿意支付多少钱都不行。

    大行驿不在了,回程的安全就全依靠贺穆兰的判断和虎贲军的实力,为了把稳,回程的路线和来时一样,但从孟玉龙那里,贺穆兰知道了沮渠牧犍的话也不是全是危言耸听,因为秋天的沙漠随时都有沙暴来袭。

    带的人越多,变数就越大,贺穆兰甚至没有让北凉带那么多仆役去魏国,在她看来,那纯粹是拖慢行程,兴平公主的队伍从一千人锐减到三百多人,所有护卫的力量都由铁卫军和虎贲军来完成,剩下的纯粹都是会骑马的奴仆。

    兴平公主当然对此是敢怒不敢言,可如今身不由己,她再怎么想反对也只能认了。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着钦汗城的方向进发,孟玉龙是北地羌人,也曾数次护送过当年的夏国使臣,对于这条路熟悉无比。

    等到了钦汗城,就会有魏国的官员迎接他们,倒不需要孟玉龙指引道路了。

    “世子,外面酷热,你还是跟兴平公主一起在车里避暑吧。”

    好歹还有人扇扇风什么的。

    菩提摇了摇头,被晒得通红的小脸简直能蒸包子。

    “女孩子才坐在车里,男人要骑马。”

    对于这一点,似乎这个时代的男人都有着自己的坚持,无论是老人还是小孩。在魏国,贺穆兰只见到残疾人坐车,哪怕耄耋老者和垂髫童子都是骑马或者骑驴,最差也是步行,很少坐车。

    但是贺穆兰很怕细皮嫩肉的菩提就这么晒的中暑晕眩过去,只能脱下身上的斗篷,往菩提头上一罩。

    宽大的斗篷对于菩提来说和被子没什么两样,被罩的怔愣了一下的菩提莫名地看向贺穆兰:“花将军这是做什么?”

    “你别觉得闷热,这样的天气多穿一件斗篷或者少穿一件斗篷都没有区别,但是不穿的话,你会被晒出毛病。你的斗篷呢?”

    他记得孟玉龙像是照顾自己儿子而非表弟一般的照顾他,不但准备了许多件轻薄的斗篷,还准备了许多防蚊防中暑的药品。

    “我嫌它又重又闷,丢阿姊的车上了。”菩提不自在的把斗篷罩上,看着整个身子都被骄阳照射,以至于不得不眯上眼睛的贺穆兰,呐呐地说了句谢谢。

    他大概知道阿母为什么对花木兰评价那么高了。

    长明殿里那场“玄衣木兰”而引出的骚动到现在还是许多人的谈资,也许阿母不只是因为他有着正直而坚持的一面那么信任他。

    “这里去平城有多远?”

    菩提想要掩饰住自己的不自在,开口和贺穆兰询问。

    “我们来时用了五个月。”贺穆兰心头也很焦急,“回程的路更麻烦,又多了公主和这么多陪嫁,不可能走快,至少要半年吧。”

    菩提张了张口,还是合上了。

    他发表什么言论才好呢?他又不会真的跟他们半年。

    贺穆兰很少和小孩子接触,阿单卓那样的熊孩子更是敬谢不敏,此时见菩提裹着斗篷乖乖的跟在她的后面,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跟在开道的孟玉龙身后一直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而去。

    一路向东,一路向东,直到天色昏暗,所有人才终于找到今日要扎营的绿洲,开始安营扎寨。

    这样的经历对于所有人都已经是熟到不能再熟,可对于养尊处优的兴平公主与从小宫中长大的菩提来说,简直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兴平公主还好,贺穆兰让人先把她的大帐布置好,就先请了她进去休息。因为沮渠蒙逊的嘱咐,兴平公主的大帐附近除了她的帐篷一个男人都没有,而贺穆兰已经做好准备就近保护兴平公主和沮渠菩提了,反正她是女人,别说只是住的近,就算住一起,回去拓跋焘也不会说什么。

    兴平公主看着两个挨的极近的帐篷心中又惊又喜,简直快要高兴的叫起来了。

    要是这位将军真是什么正人君子,哪里会和皇帝的未婚妻住的这么近呢?瓜田李下,应该把她安置在孟玉龙那边的营地里才对啊!

    菩提却无所谓的很,他答应过孟王后要跟在花木兰身边,就差没有撒泼打滚想要和贺穆兰一起睡了。

    郑宗防着这小男孩像是防贼一样,他几次开口想要说怕黑想要住在花将军帐里都被打断了话头,菩提只能退而求其次,住在贺穆兰旁边的营帐。

    菩提身边跟随的侍卫无一不是高手中的高手,比起他,贺穆兰更加注意兴平公主的安全,对于菩提在营地里乱晃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这是什么?”

    菩提好奇的看着一个士卒在铜做的炊具上烙着胡饼。

    “这是锅吗?”

    有这么扁的锅?

    那士兵咧咧嘴,将手中的铜锅翻了过来给菩提看。

    “这是鸣金收兵的锣啊,要烙饼,洗一洗正好用来做胡饼了。”

    菩提瞪大了眼睛。

    “原来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世子殿下。”

    那士兵熟练的把烙饼又摊了上去,笑着解释。

    “出门在外,没有那么讲究,有什么吃什么,能埋锅做饭已经是好的了。”

    ***

    “拿走拿走,我不吃!”

    兴平公主服用五石散的时间不长,也就两年而已,但她已经和大部分长期服散的人一样,很少吃肉食,而是用冷食、服好酒,内衣必须是极为柔然的旧衣。

    更别说自她疑似怀孕之后,一闻到肉食的味道就想呕吐了。

    今日舟车劳顿了一天,这马车里就像是蒸笼一样,即使有侍女扇扇子也是酷热难耐,她白日在马车了都不管不顾的把外衣都脱了,只穿着素纱小衣坐在马车里还是热,可想而知下车回帐休息后有多痛苦。

    她甚至怀疑要不是自己的身体底子很好,光路上的舟车劳顿就能把她腹中的孩儿和她的命一起折磨掉!

    在这样的情况下,晚膳端上来的却是烤肉和硬邦邦的干饼,这让没有什么胃口的兴平公主更是喉间翻滚,差点没吐出来。

    “我让你拿走,你没听到吗?!”

    兴平发火叫道。

    “再端着肉杵在那里,我就把你丢回国去!”

    那可怜的侍女端着肉抖了抖身子,还是含着眼泪把肉端下去了。

    另外几个侍女看到后心中不安,兴平公主已经一天没怎么吃东西了,晚上再不吃,恐怕就要饿坏。

    她们不敢大意,立刻指了一个宦官跑去寻找魏国的主使花木兰。

    他们找到贺穆兰的时候,贺穆兰正在和孟玉龙讨论第二日的路线问题,连晚膳都没顾上吃,等那宦官将兴平公主一天都没有怎么吃喝,晚上又闹脾气的事情说出来后,孟玉龙和贺穆兰齐齐皱起了眉头。

    贺穆兰皱眉是怕兴平公主惹出什么事情,而孟玉龙则是觉得有些丢人。

    “这位公主在宫中一向锦衣玉食……”孟玉龙想起姑姑说过她有在服食五石散的传闻,顿了顿道:“也许热了一天吃不下去,端些瓜果干脯应该会开开胃口。”

    五石散需用冷食,吃瓜果绝对没错。

    在行军的路上,瓜果和蔬菜都属于奢侈品,好在他们从姑臧而出,目前瓜果都没有腐烂,想要几碟子瓜果蔬菜还是容易的,贺穆兰点了点头,立刻去让几个亲兵准备瓜果,亲自带着那个宦官去问候“佳人”。

    兴平公主是真的恶心又难受,倒不是作态,所以当她听到贺穆兰来了以后第一个想法便是慌张,担心对方认为自己是个娇生惯养不识大体的公主。

    可事实摆在面前,如果一直不吃这些东西她就会饿死,与其这样,还不如装装柔弱有“点餐”的权利,兴平两厢权衡之后,只能装作身体不适的样子想要去迎接入帐的贺穆兰。

    贺穆兰人未进帐,一股清香的瓜果之气先卷入帐中,应当是被切开的蜜瓜和波瓜,兴平一闻到这个味道,只觉得精神一震,浑身都又有了力气,看到端着瓜果进来的贺穆兰和宦官立刻笑着道;

    “我这一闻到油腻就直想吐,今天一天都快闷晕过去了,现在闻到瓜果的清香,总算是活过来了!”

    贺穆兰让人把瓜果放在案上,一听兴平公主说的这么严重,顿时一愣。

    “闷成这样?莫非是中了暑气?”

    闷在车里,说不定真会有事。

    贺穆兰关切的走过去想要观察一下兴平公主的身体状况,而兴平正苦苦寻找接近贺穆兰的方法却不可得,见他主动靠近,顿时心中一喜,脸上柔弱之色更显,就等着他一靠过来就嘤哼一声……

    呕……

    不对!

    这酸臭的味道是从哪里来的!

    刚刚准备软倒的兴平公主,闻到了靠近她的贺穆兰身上所发出一阵阵酸臭汗味,刚刚才被瓜果熏的舒服点的喉头又开始翻滚。

    “你离我远一点!”

    兴平公主不由自主的尖叫了起来。

    “你身上怎么这么臭!”

    可怜贺穆兰连兴平公主的气色都没看清楚,却被这女人的尖叫声吓得顿足,随后满脸涌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

    “很臭吗?”

    太阳下晒了一天,斗篷又给了菩提……

    贺穆兰闻了闻自己的腋下和身上。

    看到贺穆兰的动作,刚刚还想投怀送抱的兴平快要晕过去了。

    虽说这位将军出身草莽……

    可他居然真的这么做了……

    “好像是有点臭……”

    贺穆兰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

    “那公主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不打扰您了。明日您的马车最好不要再密封起来,将车窗打开通通风也许好些……”

    怎么打开!

    她就差没脱得光光的凉快了!

    兴平公主看着在脖子上搓了搓泥的贺穆兰无奈地走开,整个人肠子都要悔青了。

    你别走!你别走啊喂!

    脏了我可以帮你洗,你倒是回来哇!

    一想到自己以后还要想法子勾引这样每天臭汗淋淋的将领……

    “呕!”

    “公主,公主你怎么吐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