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410章 女中豪杰

第410章 女中豪杰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贺穆兰的推论一出来,最为震动的不是沮渠牧犍,而是孟王后。

    大概是她没想过自己身边的人会有问题,又或者是她无法接受这个宫女会做出这种事情,孟王后几乎是脱口而出:“不想死就说真话!我多年不杀人,你们已经把我当羊羔了是不是!”

    那叫李儿的宫女在贺穆兰的手里震了震,拼命摇着头:“不是……不是……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贺穆兰很少对人动粗,尤其是女人,在这一点上,她和大部分人一样,是不会主动对弱者出手的。

    可她心中的愤怒已经让她恨不得把这个宫女挫骨扬灰。

    虽然知道凶手没有那么好找,可她却并不准备这么罢休。

    贺穆兰把李儿掷在地上,对着北凉官员们说道:“今日有我大魏的官员无缘无故死在贵国的宫中,这是攸关魏国尊严的大事。三日之内,我希望能得到事情的真相,如果贵国不能给我们满意的答复,我们三日后即刻回国,兴平公主也不必和我们同去了。”

    这话一出,满朝震动,沮渠蒙逊和孟王后立刻脸色黑的犹如锅底,其他北凉官员们搓手的搓手,顿足的顿足,恨不得把幕后之人抓出来打一顿才好。

    “花将军息怒,可和亲之事事关两国国体……”

    宰相宋繇打着圆场,“我们一定会彻查真凶,但现在这些都是贵国的猜测,我们还得细细寻找……”

    “花将军的条件,就是我们的条件。”魏国的官员们一个又一个的站在花木兰身后,与凉国人分庭抗礼:“我们是为了两国的和平而来,可公然杀害使者,这根本就不是想要和平的做法!大行驿负责协调两国行程、选择来往的路线,一旦大行驿出事,难以保证使团的安全。”

    “如果是这样,我们就不能让兴平公主和我们一起冒险,最好是我们回国之后,再派一支‘使团’过来重新迎接。”

    这些人都长期出使,手段圆滑,说话绵里藏针,和贺穆兰正好是软硬皆施。他们把贺穆兰将兴平公主抛下的原因归结于“路上不安全”,隐隐指出凉国人可能是想在路上下手谋害使团的安全。

    至于“和平”,最好是回了平城和魏帝商议过之后,再来考虑到底是不是需要劳民伤财的“和亲”,还是干脆把来回出使的财帛留下来攻打凉国算了。

    魏国的使臣们虽然大多是文臣,可魏国自拓跋焘登基以来手段强硬,东征西讨从未有过败绩,众人都是硬骨头,又被大行驿的死激发了义气,竟共同生出了同仇敌忾之气,已经将生死抛掷于脑后了。

    死可以,我们死在路上,你们就等着灭国!

    到那时,兴平公主就不是和亲的公主,而是战败的俘虏。

    “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公主身边的宫人们扶着摇摇欲坠的兴平公主,害怕地压低了声音,“我们还是走吧,公主……”

    兴平先开始听说魏国可能把她留下来时,还隐隐有些高兴。她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怀了孕,只是经常想要呕吐,月事也没有来过,她并不是无知的小女孩,知道十有□□是有了,在没有太医也没有可靠之人的情况下,她只能靠自己一力独撑,将来还长路漫漫,能不走是最好的。

    但随着事态的发展,她知道自己不走也会被逼着走。

    她是拓跋焘不攻打“北凉”的祭品,如果不嫁过去,身份只会更加尴尬,日后说不定就会成为俘虏被抢过去。

    现在嫁过去,最差也是个嫔妃,日后成了俘虏,又是凉国先理亏,恐怕说不得会被羞辱,连个份位都没有。

    最让她心中担忧的,是这个花木兰并非一个怜香惜玉之人。

    他对待李儿的杀意并不是假的,那刺骨的寒光让她全身都在颤抖。这个男人和她之前接触到的每一个男人都不一样,他行动果决,意志坚定,而且有一种完全不理会阴谋诡计的天真。

    这样的人应该是习惯了用武力来解决问题,就算他喜欢“善良”的女人,也不代表他就会善待“善良”的女人。

    她究竟能不能驾驭的住他,让他为自己神魂颠倒,她一点把握都没有。

    这花木兰心思这么缜密,似乎还精通医术,如果和她有肢体接触,真的会察觉不出她怀了孕吗?

    他连别人是怎么死的都能看出来!

    兴平打了一个哆嗦,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

    “走……我们走……”兴平抓住宫女的手,“我们回去。王后说的对,我不该留下来……”

    兴平公主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大殿,贺穆兰等人也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她指挥了几个虎贲军的侍卫扛起大行驿的尸体,用刀子一样地眼神向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沮渠牧犍剜了过去,便告辞要和一干魏臣们回使馆去安置大行驿的事情。

    “三日之后,我要结果。”

    ***

    阴谋诡计自然是可怕的,这世上不知有多少伟人倒在阴谋诡计之下。

    但阴谋诡计之所以是阴谋诡计,正是因为它发生的无声无息,不能让人察觉,一旦被人揭露出来,再小心的计谋也会查到端倪。

    如果大行驿真的是死于“马上风”,这件事双方都会心照不宣地停止追查,从此真相就埋在了土里,但贺穆兰硬生生把事实的经过拼凑了起来,又丢下一个三日之后要结果的决定,注定让许多人这三天都睡不好觉。

    啪!

    “谁让你自作主张的?”沮渠蒙逊气的浑身颤抖,“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是不是?你觉得天底下就你最聪明?拓跋焘会派出花木兰来北凉,甚至连秃发家那个小子都在他之下,你以为他是什么庸人?连李顺都倒的不明不白,还躺在绿洲里等死,说不定现在都已经死了!”

    被狠狠扇了一巴掌的沮渠牧犍捂着脸,忿忿不平地说道:“我不这么做,根本就没有在路上毁了花木兰的可能。路线是魏国确定的,哪怕路上有什么陷阱,他们不进去也是白搭,只有杀了大行驿才能由我们主导方向,而我现在已经做到了!我只是不知道花木兰还会验尸的本事!”

    “是你做的太蠢!我问你,你之前举着杯子去找花木兰是干什么?他为什么从头到尾都对你面色不善?你别告诉我你蠢到去挑衅他,逼得他在大殿上当场验尸!”

    沮渠蒙逊看着沮渠牧犍默不作声的样子,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我的佛祖啊,你真的这么做了?”

    他闭了闭眼,指着进殿的大门,低沉地吼道:“滚!你给我滚!带着你的王妃给我滚出王宫!我不想看到你!”

    “父王,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该做的是如何挽救,而不是……”

    “我知道现在该做的是如何挽救,但我怕我再看见你,会下令把你送出去给魏人发泄!你若还想我留着一点父子情分,就给我快点滚!立刻滚!”

    沮渠蒙逊咬着牙。

    “要么你就死!”

    沮渠蒙逊自身体大坏以后经常情绪不稳,动辄杀人的时候也有的。沮渠牧犍见他的表情实在太可怕了,瑟缩了一下立刻快步退走,几乎是小跑着一路离开了大殿,头也不回的往自己的住处跑去。

    然而他只走了没多远,却有几个侍卫将他一把拦住,恭恭敬敬地请他停下。

    “三王子,王后有请。”

    “我现在奉旨离开宫中,不能留下。”

    沮渠牧犍的脸扭曲了一下,“你们不想抗旨,最好给我让开。”

    这几个侍卫笑了笑,“我们接到的命令是让您现在去见王后,既然如此……”

    沮渠牧犍松了一口气。

    “那就得罪了!”

    几个人将沮渠牧犍一把架起,直接往中宫拖去。

    “你们反了!来人啊!来人!有人造反!”

    沮渠牧犍心中怕急,他知道那位王后的手段和耐性,可不是他父亲那样能忍住自己怒火的坚忍。

    他这次设计时用了她身边的人,一来是报复孟王后之前捉/奸羞辱他的行为,让她也常常被人羞辱的滋味,二来是报复花木兰和魏人落井下石,逼立世子的言行。

    那叫李儿的宫女嘴上说爱慕他爱慕的要死,可王后来东宫之前也没有给他过任何提醒,显然在中宫也是没什么地位的宫人,弃了就弃了。

    可谁知道这女人蠢到还画蛇添足,害得他现在骑虎难下……

    该死,孟王后不会趁此机会想把他直接杀了吧!

    或者直接给他扣下帽子交给魏人折磨?

    她真的会的!

    哪怕凶手不是他,她也会这么做!

    沮渠牧犍越想越惊,偏偏这几个侍卫都是武艺高强之人,又抓住了他身上的要害,逼得他不能动弹,只能被直接架着往中宫走。

    此时他也顾不得面子了,口中一直大声呼救,那几个侍卫大概是觉得烦了,有一个随手掏出一块不知道是石还是玉的东西,强行塞到他的口中。

    “劝殿下不要再叫,万一真吞下去了,就会噎死了。”那侍卫曾经是东宫世子的部下,世子死后才调往中宫,对他侮辱主子的未亡人很是讥讽,下手也最黑。

    “小心含着才好。”

    这些人只忠于孟王后,是真正的死士。孟王后虽是女眷,但之前带过兵,身边也有男性的侍卫,日子过得并不如外人想的那么痛苦。

    对于这些侍卫来说,孟王后虽然是王后,可还是他们的将军。

    沮渠牧犍被毫无尊严的强行拖到了中宫,路上当然也有听到求救去沮渠蒙逊那里报讯的宫人,但中宫大门随着沮渠牧犍进入直接关闭了,又有重重侍卫把守,沮渠牧犍几个闻讯赶来的随从和心腹在中宫大门外绕了半天,又是求情又是威吓,结果里面的人根本不为所动。

    “怎么办?王后不会直接下手吧?”

    几个人慌了手脚。

    “应该不会吧?”

    “现在不能乱,我们是外官,不能擅闯中宫……”几个官员团团转了一圈之后,突然一跺脚。

    “我们进不去,去找王妃啊!快去请王妃来!”

    剩下的人恍然大悟,立刻飞奔而去,生怕跑慢了里面的人就没了。

    话说这边沮渠牧犍被拖死狗一般丢入了殿内,一进殿内,就吓得魂飞魄散。

    那个曾在大行驿酒里下药的酒正,以及曾经扶着大行驿去如厕的使馆小吏,全都跪倒在中宫大殿的金砖之上,浑身上下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的。

    孟王后的中宫里一到夏日就会摆上雪山上挖下来的冰砖,所以整个殿中不但不闷热,反倒有些森冷。此时这几个人不知道是因为被冷冰冰的气息所寒,还是心里已经怕到了极点,都抖得犹如筛糠一般。

    旁边的侍卫去掉沮渠牧犍口中的东西,又为他推宫活血,好半天后沮渠牧犍才推开几个侍卫自己站直了身子,对着凤座之上的孟王后怨道:“不知道王后是什么意思,竟然将我这样绑到中宫里来。我虽不是世子,但还是敦煌和酒泉的太守,北凉的王子,居然被这几个侍卫侮辱!”

    “我派他们去的。”

    孟王后轻描淡写地哼道,“你父王将查找真凶的事情交给了我,如今他们供出是你指使他们做的,所以我请你来当面对质。”

    “简直是一派胡言,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沮渠牧犍,宫中有一个传闻是真的。”孟王后挑了挑眉,冷冷开口:“长明宫中四处都是地道,而中宫的地道,可以通往各处。”

    她看着沮渠牧犍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接着说道:“你发现了东宫里的地道……唔,大概曾经政德或者兴国带你进去过,所以事情一完,你就叫他们藏到了地道里,宫中的侍卫四处找他们的踪迹都找不到,当然找不到,翻了个底朝天也找不到……”

    “因为他们都躲在地底。”

    沮渠牧犍心中越来越凉,但他毕竟不是冲动的毛头小子。他知道如果孟王后有意杀他或者害他,如今就不会告诉他这么多,连中宫的秘密都告诉他了。

    除非她另有所图。

    孟王后像是没见到他的脸色一般说着:“当初姑臧被攻破,南凉王室通过地道逃走,大王就知道这地道是个隐患。我们北凉国力弱小,根本没有实力推倒长明宫重新建造王宫,只能继续用它。而中宫作为整个长明宫的中心位置,是所有地道的中枢,所以我自入驻长明宫后很少出去。因为只要守住了中宫的地道,便没有任何人能够无声无息的来去……”

    “为何我是一介女流,我的中宫里却有这么多侍卫,为何我们孟家可以自由来去宫中,铁卫营的精锐皆在我的中宫之中?”孟王后看着露出不可思议表情的沮渠牧犍,嘲讽地说道:“你不会以为真是大王和我夫妻情深吧?”

    沮渠牧犍没有说话,只瞪着眼睛。

    “我孟家对北凉的忠心日月可鉴,而我虽是王后,更像是把守宫中安危的将军,我和大王的感情早已经不是爱,乃是更深的责任和义务。所以北凉的世子,只能是我的孩子……”

    她凉薄地说着让沮渠牧犍面目狰狞的话。

    “你以为大王是选了你,所以才迟迟不立世子?不是,大王不过是想让你做菩提的挡箭牌,所以才一直让你在外面蹦跶,魏国不希望有一位精明强干的世子,你表现的越聪明,越有手段,魏国就越不会让你登上王位。”

    “菩提注定是世子,以后便是凉王,而你注定只是个‘贤王’。”

    “王后把我叫来,就是为了说这个?”沮渠牧犍的牙齿咬得嘎啦嘎啦作响。“我以为……”

    你是要追究我的不是。

    “我把你叫来,当然不是为了说这个。”孟王后笑的没心没肺,“我是想和你做个交易。”

    沮渠牧犍心中一定。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会是为了杀他而这么大费周章。

    会说这么多,她心中肯定有什么打算。

    这打算,甚至不能告诉他父王。

    北魏会忌惮沮渠牧犍,当然是因为他是剩下的几个儿子里最有才能的一个。他知道自己不会死了以后,心中那些害怕和担忧也立刻收了起来,气势也陡然一变,大方地和孟王后一笑。

    “我是不是没有选择的余地?”

    孟王后点了点头。

    “我这个交易,对你不但无害,而且非常有益,你只要听完我接下来说的话,从此以后只会视我为恩人。”

    “愿闻其详。”

    孟王后拍了拍掌,殿中所有人的人撤离了大殿,就连那两个共谋也被拖了下去。她看了看沮渠牧犍,突然开口说道:

    “菩提虽然如今做了世子,但那是我为了救他的命不得不为之。他日大王驾崩,我会带他离开宫中,让你成为凉王。”

    “什么!”

    沮渠牧犍吃了一惊,当场脱口而出。

    “这怎么可能!”

    “你从小也算是在我膝下长大,应该知道我的为人。我既然跟你说了,就自然是要这么做的,你又为何吃惊?”

    “我不懂,您跟随父王南征北战,您驻守中宫这么多年,您甚至设计我让菩提当上世子,就是为了让我登上王位?这也太可笑了吧?”

    沮渠牧犍连声惊叫。

    “您总不会说我其实才是您的儿子,其实我的母妃只是把我养大而已吧?”

    沮渠牧犍这样叫着,心中却隐隐升起了期待。

    如果是这样……

    如果真是这样……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让其他人养我的骨肉。”孟王后的话无情的戳破了沮渠牧犍的希望。

    她虽然知道沮渠牧犍母亲是个宫婢出身对他来说是最大的不利,却骄傲到不愿意说谎去欺骗沮渠牧犍。

    “那为何……”

    “沮渠政德生来便是为了做世子的,他从小所受的教导便是学习如何做个世子。沮渠兴国为了辅佐兄长,从小学习为王之道,也算是个合格的世子人选。”

    “因为有两个兄长护庇,菩提得以无忧无虑的长大,他心思单纯性格又太过软弱,根本不是为王的器量。政德和兴国希望能成为凉王,是他们都有成王的野心,我作为母亲,自然要助他们一臂之力。可菩提却不是这样的孩子,光是成为世子他就已经夜不能寐,而魏国紧紧相逼,根本没有给他学习如何成王的时间。我不想他才刚刚开始没多久的人生就这么痛苦,所以我情愿他不做这个凉王。”

    孟王后语气十分温柔,温柔到沮渠牧犍心中甚至嫉妒的发疼。

    从小他的母妃只会告诉他要变强,要不弱于其他人,要讨好两位兄长,要结交朝中大臣,要侍奉王后和父王,要娶最能帮助自己的妻子……

    “今日北凉得以兴盛,我孟家牺牲巨大,我也不愿意北凉被魏国所吞并,但目前来看,魏国之势决不可挡,唯有苦苦挣扎,左右逢源方能生存。我已经死了两个儿子,这个儿子是我最后的希望,所以这几年里,我会和他假死隐匿,带着他离开北凉……”

    孟王后看了看沮渠牧犍。

    后者已经吓傻了。

    “自大王和大李氏有染,我最后的一点希望都已经破灭了。往日的温情已经不足以让我继续坚持下去。这王宫困了我许多年,我看守着地底的地道,自己却像是在坐牢。如今我已经五十有三,恐怕再也活不了几年,不如拿剩下的时间带着儿女四处行走一番,也不枉曾经来过人世一场。”

    “王后所说可当真?”

    沮渠牧犍心中被完全的狂喜吞没,简直就像是天下砸下来的馅饼一般,整个人都在颤抖。

    “您真愿意助我登上王位?”

    “是,所以你这次必须要做出牺牲。”

    孟王后突然笑了笑,“真凶当然是查不到的,因为我们都不能把你交出去。然而魏国大行驿已死,魏国人是不会放心我们选派的行驿,也不会相信你这个送嫁将军。作为弥补,我们虽然不能名义上给魏国人真凶,却还是要安抚对方,我会给你定一个罪名,夺去你酒泉和敦煌太守的身份,将你幽禁起来,关在已经空了的东宫之中……”

    沮渠牧犍脸色大变。

    “您……您这样我怎么可能……”

    这岂不是任人鱼肉?

    怎么可能翻身!

    “为了取得魏国的信任,也是弥补魏国的损失,大王会把菩提作为质子,和兴平一起送往魏国。”

    孟王后看见脸色变了又变的沮渠牧犍,有趣的笑了起来。

    “怎么,你觉得奇怪?”

    “是……”

    魏国有了菩提为世子,以后就算他登上王位也能随时带着菩提攻回姑臧。

    他脸色怪异地开口:“菩提不需用作为质子的,他已经是世子……”

    “为了平息魏国的怒火,必须有人做出牺牲,菩提是最合适的人选。更何况,我刚才也说了,我准备离开这里了。”

    孟王后叹了一口气。

    “我会让孟玉龙作为送嫁将军和向导送魏国人回国,菩提作为人质和让魏国人安心的人选前往平城。但在半路上,菩提会因为意外失踪……”

    孟王后眨了眨眼,说出最大的秘密。

    “我会因此发疯,带着女儿和所有侍卫去冲出宫去寻找女儿的下落,没有人能够阻拦我,因为我知道地道的秘密……”

    “然后,我们从此都不会出现在人前了。”

    沮渠牧犍瞠目结舌。

    这个年已五十的妇人站起了身子,走到了沮渠牧犍的身前。

    她的个子非常高挑,即使在沮渠牧犍身前也不觉得矮小。

    她抬起手,几乎以慈爱的姿势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背负了北凉的重任这么多年,早已不堪重负。你们这些孩子一个个都希望能够当上国主,却不知道选择的是何等痛苦和辛苦的一条路。我只想菩提好好的,也想北凉好好的,虽然你不是我的孩子,但你选择了这条路,注定以后走的更加艰难。”

    沮渠牧犍眼眶莫名一热,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的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只能低下自己的头颅,就像幼年时聆听这位王后的教导一般。

    “外有强敌环伺,内有佛门逼迫,如今你为了地位和那个世子之位,已经沉迷于歪门邪道之中,只会越走越歪。一个国主不能只学会用手段设计别人,更多的是要学会平衡之道。从此之后我们抽身而去,而你没有了阻碍,希望你能走到正轨上来,做一个爱护百姓的国主。”

    她摸了摸他的头发。

    “这个交易,你愿不愿意和我做呢?”

    孟王后笑道。

    “当然,你不愿意也没的选择。门外那两个人还在我的手里呢。”

    沮渠牧犍硬生生把眼眶的潮热压了下去,抬起头来坚定地点了头。

    “做!为什么不做!我这一生都在等这样的机会!我忍了这么多年,等了这么多年,就是等着有一天别人告诉我,你现在可以去做这个位子了!”

    “好,我就喜欢这样和人说话。”

    孟王后豪爽的笑了起来。

    “想要就该大大方方地表明出来,你也是蒙逊的儿子,就算想要做世子,想要为王又有什么不能说的!我以前最讨厌你的就是你明明想要,却一直缩着表现出不要,最后还要想尽办法得到的那种憋屈!北凉这烂摊子有什么好的?你们父子都跟个宝一样捧着,如今我不爱玩了,你们谁要拿谁拿去!”

    “是!”

    沮渠牧犍热情地望着孟王后。

    后者点了点头。

    “菩提会作为替罪羊去平息魏国人的怒火,我离开宫中也需要你的帮助,你虽然幽禁在东宫里,但我还是会经常通过地道去找你。在大王的面前,我和你依旧不对付,也不会帮你,但你私下需要什么帮助,都可以通过地道告诉我。”

    她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你那王妃心思如发,最好让她回到敦煌去。大王不会让我离开的,我知道的实在太多了,一旦走漏了风声,我根本无法和儿子团聚。”

    “我不会透露出去的,什么人都不会。”

    沮渠牧犍重重地保证。

    “佛门不可信,那些僧人里许多是在天竺被驱逐的妖僧,妄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显耀世上,都是一群疯子。你要想让北凉多存活一阵,应当往西发展,高昌、鄯善、焉支都是很好的地方,哪怕国破,只要带着大军占领这些地方,未必不会比姑臧更好,而且它们都在沙漠之后,魏国大军根本触及不到,反倒会长治久安。你父王年纪已经大了,根本听不见这些谏言,你需牢记在心里,好好壮大凉国的军队,经常往西通使,用武力让诸国臣服,日后才不会腹背受敌……”

    孟王后絮絮叨叨说了许多,沮渠牧犍只眼含热泪,将所有的话都记在心里,似乎她下一刻真的就会离开宫中一般。

    至于这“母子”两人到底是不是在做戏,谁也不得而知了。

    两人正在“情谊浓浓”之时,门外突然有人通传。

    “王后,三王妃前来拜见,已经跪在了中宫门外。大王也派了人过来,请求见您……”

    “看来他们都怕我把你吃了。”

    孟王后调侃道,“我这母老虎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

    “王后说笑。”

    沮渠牧犍跪下来对着孟王后磕了几个头。

    “我以往走了不少歪路,王后愿意帮我,我感激不尽。日后王后和王弟无论在哪里,只要需要北凉相助,或是需要财帛,我一定全力支持。”

    他当然知道孟王后若真的要走,一定是准备好了所有后手,说不定这几年来都已经在酝酿了,就在等着合适的机会。

    说这样的话,不过是掩盖他内心的激动罢了。

    “你准备出去吧。那两个宫人留在我这里,在我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地道虽无人注意,但定时有侍卫在下面巡逻,大王有时候也会用地道来去宫中。”

    孟王后表情并不为所动,但坦然的承受了他的叩拜。

    她也承受的起。

    “谢王后。”

    沮渠牧犍站起身。

    孟王后准备送沮渠牧犍出去之前,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得突然问了他一句。

    “我一直怀疑政德和兴国不是死于意外,你可知道什么底细?”

    她直接这样询问,倒让沮渠牧犍吃了一惊,迷茫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

    任谁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单刀直入的询问,所以此时沮渠牧犍的表情当然不会是作伪,没有人会在完全放松心神、心中激动亢奋的时候露出这样茫然的表情。

    果然不是他。

    如果不是他……

    孟王后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

    沮渠牧犍却没有想到这么多,在这一点上,他确实手上是干干净净的。

    那时候他还是个年幼的王子,手上也没有这么大的势力,想要杀掉两个成为东宫之首的哥哥是天方夜谭。

    “我不是很清楚,但我怀疑……”

    他咬了咬牙,将自己内心深处最深的恐惧说了出去。

    “我怀疑是佛门做的。”

    孟王后的心微微回暖了几分。

    “佛门?”

    “大兄去柔然之前,佛门曾经和大兄接触过,希望他能够不要那么偏袒那些儒生,而且那时候东宫属官大多是河西大族,几乎没有信佛的,大兄应该是刻意筛选过。这里面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那时候佛门还没有找上我,我也只是隐隐约约知道一些……”

    沮渠牧犍接着说道:“后来佛门找上我时,我想到大兄刚刚拒绝过他们就出事,心中实在是害怕,便接受了他们的援助,而后我便成功在朝中大臣的帮助下娶到了爱娘,得到了西凉遗族的支持。那些大臣,多半都是佛门的信徒。”

    他顿了顿。

    “后来兴国兄长出事时,队伍里有不少僧官,然后他中了埋伏做了俘虏,这些僧官却好生生逃了回来,我就觉得有些不对。那时候我也将怀疑告诉了父王,但父王让我不要多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也就没有声张。再后来,父王就把王弟的名字由羌龙改名为菩提,我就更不敢问了。”

    沮渠牧犍把自己知道僧官不对却没有提醒沮渠兴国的事情隐瞒不说,只说了一些好让人接受的,然后便弯下腰说道:

    “我知道许多人都传可能是我做的手脚,但我那时候根本没那样的本事,光收拾酒泉和敦煌的烂摊子就足以让我粉身碎骨,我那时候也没有这样的野心。我如果真的害了他们,便让我永世做不了凉王,从此断子绝孙。”

    “我信你。”

    孟王后像是突然老了几岁,再也站不住了。

    “你出去吧,你妻子还在外面跪着。我累了,我要休息一会儿。”

    沮渠牧犍难得见到孟王后这般脆弱的样子,低头不敢多看,也不敢多言,只能转身快步离开殿中。

    直倒孟王后出声放他离开后许久,整个殿中也是死寂一片,没有人敢进来,也没有人敢问刚才发生了什么。

    如果不是沮渠牧犍,就真的是佛门吗?

    没有沮渠蒙逊的帮助或忽视,佛门真的能在他的看顾下杀了他的儿子?

    大儿媳所说的是不是真的?

    二儿媳又为何去做了尼姑,开始在佛门中四处交好?

    这些年里,她闭门不出就以为能保护好儿子和国家,是不是太天真了?

    这个巨大的牢笼,到底吃掉了多少人?

    孟王后坐在冰凉的凤座之上,只觉得遍体生寒。

    良久之后,她突然站起了身子,表情也恢复了往日的坚毅。

    无论过去如何,事情已经发生,她不能老是纠结于过去。她还有儿女,必须要保护好他们。

    西域这般广大,她有家财万贯,又有忠心的侍卫如云,何愁日后不能带着一双儿女过上想要的日子?

    至于他们父子……

    孟王后冷冷一笑,脸上全是快慰之情。

    等她和菩提一走,急着沮渠蒙逊不死的就不是别人,而是沮渠牧犍了。

    沮渠蒙逊那般虚弱,都是做给魏国人看的,但只要沮渠牧犍想要他死,他也就没多久可活了。

    她一点都不相信沮渠牧犍有他自己所说的那么干净。

    “蒙逊,你不是觉得最像你的儿子便是牧健吗……”她喃喃自语,“那就该让你尝尝父子相残的滋味了……”

    而北凉……

    ——终究只会是史书中被魏国踏破的一笔微不足道而已。

    就如昔日的西凉和南凉一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