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408章 牧健反击

第408章 牧健反击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

    贺穆兰成功的靠着自己的“套马”技术,带领着自己的队伍致富奔小康,而且脱离了财政赤字,不但购置齐全了一支兵马该有的东西,而且还成功的让阿单志奇等无数部将往家里送了大量的财物。

    最近被盗的可怜,被迫自保。我下班了,回家替换,十几分钟后见。

    没有人想到贺穆兰是通过这个法子折腾到钱的。

    套马……

    咳咳。虽然来钱快,但传出去也太难听了点。

    库莫提一直关注着自己的这个“部下”,他见过无数有着非凡才能的寒门子弟,最后不得不活生生湮灭自己梦想的事情。

    这种事情在武人家庭比在寒门文士之中更常见,毕竟穷学文,富学武。你若连装备都购置不齐,也只能做一个上场便死的将军。

    文士寒门出身,最多有志不得伸张。

    武人寒门出身,当上将军只会死的很快。

    当他知道花木兰通过自己抓回来的军奴教会了部下“套马”这个本事,而且成功的追寻到了野马群穿过的痕迹,得到大批野马之后,忍不住击案而起。

    “这个眼皮子浅的!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陛下身边有这么乱来的吗?

    都说了能借钱给他了!

    等胜了蠕蠕,还怕没有马卖?

    库莫提又好气又好笑,最终只是喊来了独孤唯等人,吩咐了一些什么。

    在军中,也有一群专门转售战利品的人,这些人被叫做“军贩”。

    他们大多是军中贵族将领的家仆或者管家一类,大部分鲜卑贵族出身的将军在大魏有自己的生意和谋生法子,南北通商也是一种。

    就像后来的狄叶飞可以通过保护“狄姬夫人”的商路来往西域和南边赚钱一样,每个将军都有自己来钱的法子。

    所以当贺穆兰得了几百匹野马,而且以后说不定更多的消息传出去后,许多的军贩都上了门。

    贺穆兰后来选择了独孤家的贩子。一是因为对方价钱给的公道,二是他什么马都要,三则是还有一些香火情分。

    野马毕竟是没有被驯过的马,有些能做战马,有些生性不驯只能做驮马或者拉车的马,最次等的那种,只能想办法打熬或按照劣马卖掉。

    蠕蠕的战马和鲜卑人的战马永远能卖到最高价,那是因为拿来就能用,稍微磨合一下就能用。野马虽然也有非常有潜力的那种,但赌博性质太大。

    但是大的部落主不用担心。

    他们驯马的人太多了。

    他们就爱璞玉打磨成美玉的感觉!

    ‘鬼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贺穆兰笑嘻嘻地谈成了一桩生意。

    ‘也许是钱多人傻?’

    “将军很会做生意,若是不打仗了,说不定也能富甲一方啊……”

    独孤家的军贩笑眯眯地捧了贺穆兰一句,不过贺穆兰完全不把这句话放在心里,做生意的嘛,永远嘴巴甜如蜜。

    贺穆兰送走军贩,看着帐外一群眼巴巴的汉子,笑了起来。

    这些人被贺穆兰笑的心里发痒,吐罗大蛮最沉不住气,直接吆喝:“卖了多少?多少匹?我要金子行不行?”

    贺穆兰笑了笑,伸出三根手指。

    “三万?哦,我不行了,我是不是听错了?”吐罗大蛮倒在身边的那罗浑身上,压到了那罗浑的肩膀,被后者嘶的一声推开。

    那罗浑是最可怜的,他受伤不能参与套马,自己也不好意思要。要不是贺穆兰把自己的分了一部分给他,他也只能干瞪眼。

    “我们那些马卖不了三万匹布吧?而且他们一下子能拿这么多出来吗?”阿单志奇担心的是其他事情。

    “不是三万匹布,独孤家出三千两金子,买我们的野马,以及以后我们的野马都卖他们的专售权。”

    贺穆兰笑了笑。

    “我本来想要布的,就和阿单志奇说的一样,布不太好运,而且我们总不能让军帐帮我们把这么多布捎回去,干脆就要了金子。反正独孤将军有的是钱……”

    独孤唯的外号就叫做“千金郎君”。

    据说他来军中的时候,他的家仆扛来了三箱黄澄澄的金子,亮瞎了一干中军将士的眼睛。

    后来他招募亲兵和部卒,都是用金子激发别人的兴趣。

    三千两金子,按古代十六两算,总共就是一百八十多斤的金子。

    虽然多了点,但贺穆兰知道独孤家能够运来。

    “金……金子……哦,我不行了,我要死了……”

    胡力浑也要晕倒。

    贺穆兰在军中大半年,战绩卓绝,一共也就攒了三两金子。

    她救了皇帝,找到了宫中藏着的赫连定后人,皇帝赏了她一百两。

    加一起,还没几斤。

    这已经是许多将士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了。

    陡然听到有一百多斤的金子分,花木兰麾下的这群穷*丝们幸福的快要死掉了。

    等金子领了过后,还不知道有多少将士会脱单,多少男人会脱处。

    “拿到钱,先寄回家去,不要乱花。”

    贺穆兰怕他们挥霍掉了,严肃地嘱咐他们。

    “你们的妻儿家小还在家里受苦,等着你们建功立业而回。我知道黑山城有许多消磨时光的地方,也有许多让人花钱的办法,我不想听到你们陷在了里面,把钱用光了。”

    “如果被我知道了你们赌博或者嫖/妓,把钱全浪费了,日后便是我有赚钱的法子,也不会带你们,知道吗?”

    “知道了……花将军好无趣。”

    一个士卒刚刚想去找女人,就被主将打消了性质。

    “相信老子,女人一点都不好!”吐罗大蛮想起自己那次惨痛的经历,拍了拍他的肩膀。

    “也许是黑山的女人不行,反正,疼……”

    吐罗大蛮的话让无数人侧目,其中不乏阿单志奇这样成过亲的男人。

    疼?

    他找的是老太太吗?

    让夏将军和王将军等人担心的事情一直没有到来。

    贺穆兰的部下拿到了分到的钱,但大部分都乖乖的托着军中军府的驿官送回了家里,或者托休假回乡的同乡带回去,黑山城的妓寨没有人打架闹事,酒馆等处也没有人喝的烂醉酩酊。

    除了有一些士卒希望能批准假期回家成亲,似乎在贺穆兰的军中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变化。

    在疯狂地套了一阵子马,抬着金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金子在校场给将士们分了以外,贺穆兰的几百人马继续好生生的按照以前的方式操练、行军,不骄不躁。

    这让许多等着看笑话的人都对花木兰刮目相看。

    贺穆兰在套了一阵子马以后就没有继续了。军奴们告诉她,如果套的太厉害,明年这些马就不会再在意辛山下繁衍了。

    马是一种记性很好的动物,永远它受到的伤害。

    野马里有几只特别好的马,被贺穆兰和阿单志奇等火伴给分了,也给了蛮古一匹。贺穆兰甚至还留下了给若干人、狄叶飞和杀鬼的马。

    杀鬼高高兴兴的来领走了马,他现在跟着突贵,对方也是一员老将,和蛮古几乎同样资历,却走的很好。

    贺穆兰记得突贵在上辈子和哪个将军打架,被对方失手打死了,所以他们一群人才会变成无主之兵。这一世,似乎很多事情发生了变化。突贵还好生生的活着,也没有挑衅过贺穆兰,相反还对她十分照顾

    蛮古却得到了贬斥,变成了她的亲兵。

    贺穆兰的马是一匹枣红马,身材高大,肌肉结识,是马群中的头马。

    贺穆兰以前的替马在统万城外被她放出去死了,另外一匹替马因为怎么也洗刷不掉的腥臊味道,很少被她骑。

    无奈越影还在慢慢长成中,经常过度的使用它,对它的生长发育不好。所以花生挑了这么一匹好马,亲自为她驯马。再过几个月,这匹马就能成为一匹出色的战马了。

    “主人,给这匹马起个名字吧。我记得您以前战死的那匹马也是红色的,就是没它这么高大。”

    在这里生活的马都不是很高,而且脸大脖子粗,能像这样漂亮的,确实很少,否则也不会被留下了。

    “起名字吗?”贺穆兰沉吟了一会儿。“算了,还是不要起了吧。”

    “咦?”

    “我一直觉得,给什么起了名字,就等于和对方建立起了某种关系。我很少给东西起名字,这就像是寄托了什么东西。当我的替马很危险,因为除了越影,我可能会随时放弃任何一匹马。再说了……”

    她摸了摸鼻子。

    “总觉得我以前那匹马都没有名字,在它死后再找一个替代,取个名字,很对不起它。”

    “还有这种事吗?可是连名字都没有的话,怎么叫啊!越影不是有名字吗?”

    “越影不是我起的。”贺穆兰笑了笑。“你就叫它马吧。”

    “真可惜……”花生摸了摸这匹突然低下头的红马。“马要没有名字,死了就还是野马吧?”

    “那不是很好吗?当野马很好。”

    花生摇了摇头,把红马牵走了。

    一旁的越影“咦嘻嘻嘻”了一声,总觉得似乎有些什么事情发生过,但被它给忘了。

    它是不是和谁议论过关于名字的对话啊?

    算了,想不起来了。

    半个月后。

    贺穆兰站在小校场上,将自己的弓开到满月,随手射了出去。

    离弦的箭极为迅速地射向远方的目标,射在一百五十步远的靶心上,狠狠地扎了进去。

    这般远的距离和力道,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他们都知道花木兰十分勇猛,他的力道军中难有匹敌,但很少有人知道她射起一百五十步的箭如此轻松。

    贺穆兰也意外的摸了摸自己的雕花大弓。这把弓是她当上冠军的时候被赐予的,想不到确实是把好弓,开弓的时候一点都不费力气。

    “骑兵快速机动,骑射兵更是让敌人闻风丧胆。从今天开始,你们每个人都要勤于练箭。要射的准!射的快!每一箭都要消灭一个敌人!”

    贺穆兰举起自己的雕花大弓。

    “知道为什么吗?”

    校场里的人开始呼喊了起来。

    “因为将军箭射得好,我们不能堕了将军的名头!”

    “因为弓箭御敌以远!”

    “因为弓箭能够进行压制!”

    所有人开始胡乱猜测起来。

    贺穆兰摇了摇头。

    “你们说的都对,但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原因!”

    贺穆兰痛惜的摸着自己的羽箭,大声喊了起来:“因为我们穷!”

    “你们将军我没有太多身家,买不起让你们糟蹋的箭!”

    “每一箭都要消灭一个敌人!因为我们没有可以浪费的箭!”贺穆兰知道自己的话有些惊世骇俗。

    但她要让他们知道当前严峻的形式。

    她要坚持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还有!每一支还可以再用的箭……”

    她看着所有人。

    “都要给我捡回来!”

    .

    “陈节,你怎么走了!”

    一个在校场外围观的士卒拉住同火的臂膀。

    “不是说好和我们一起看看的吗?这可是上次大比的冠军!我们这群新兵都可能分到他的麾下!”

    几个士卒也点了点头,让他们的火长不要乱跑。

    “他们的人上次套了许多马卖钱呢。这样大方的将军不多了。回头我们毛遂自荐,说不定就能进他帐下了。”

    “就是,他的人现在还不足一千,迟早要在我们这群新人里抽调的!”

    “我不去,要去你们去!”

    陈节甩开胳膊,继续往回走。

    “你怎么不去?喂,你武艺是我们之中最强的,花木兰是以武勇封的将军,说不定会让你当个亲兵什么的!你不是说想跟着一个强将当亲兵,不从小兵做起吗?”

    “将军多着呢!”

    这么丢人的将军,他才不跟呢。

    这么穷酸,等看到他的铁槊,说不定给抢了!

    他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贺穆兰成功的靠着自己的“套马”技术,带领着自己的队伍致富奔小康,而且脱离了财政赤字,不但购置齐全了一支兵马该有的东西,而且还成功的让阿单志奇等无数部将往家里送了大量的财物。

    没有人想到贺穆兰是通过这个法子折腾到钱的。

    套马……

    咳咳。虽然来钱快,但传出去也太难听了点。

    库莫提一直关注着自己的这个“部下”,他见过无数有着非凡才能的寒门子弟,最后不得不活生生湮灭自己梦想的事情。

    这种事情在武人家庭比在寒门文士之中更常见,毕竟穷学文,富学武。你若连装备都购置不齐,也只能做一个上场便死的将军。

    文士寒门出身,最多有志不得伸张。

    武人寒门出身,当上将军只会死的很快。

    当他知道花木兰通过自己抓回来的军奴教会了部下“套马”这个本事,而且成功的追寻到了野马群穿过的痕迹,得到大批野马之后,忍不住击案而起。

    “这个眼皮子浅的!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陛下身边有这么乱来的吗?

    都说了能借钱给他了!

    等胜了蠕蠕,还怕没有马卖?

    库莫提又好气又好笑,最终只是喊来了独孤唯等人,吩咐了一些什么。

    在军中,也有一群专门转售战利品的人,这些人被叫做“军贩”。

    他们大多是军中贵族将领的家仆或者管家一类,大部分鲜卑贵族出身的将军在大魏有自己的生意和谋生法子,南北通商也是一种。

    就像后来的狄叶飞可以通过保护“狄姬夫人”的商路来往西域和南边赚钱一样,每个将军都有自己来钱的法子。

    所以当贺穆兰得了几百匹野马,而且以后说不定更多的消息传出去后,许多的军贩都上了门。

    贺穆兰后来选择了独孤家的贩子。一是因为对方价钱给的公道,二是他什么马都要,三则是还有一些香火情分。

    野马毕竟是没有被驯过的马,有些能做战马,有些生性不驯只能做驮马或者拉车的马,最次等的那种,只能想办法打熬或按照劣马卖掉。

    蠕蠕的战马和鲜卑人的战马永远能卖到最高价,那是因为拿来就能用,稍微磨合一下就能用。野马虽然也有非常有潜力的那种,但赌博性质太大。

    但是大的部落主不用担心。

    他们驯马的人太多了。

    他们就爱璞玉打磨成美玉的感觉!

    ‘鬼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贺穆兰笑嘻嘻地谈成了一桩生意。

    ‘也许是钱多人傻?’

    “将军很会做生意,若是不打仗了,说不定也能富甲一方啊……”

    独孤家的军贩笑眯眯地捧了贺穆兰一句,不过贺穆兰完全不把这句话放在心里,做生意的嘛,永远嘴巴甜如蜜。

    贺穆兰送走军贩,看着帐外一群眼巴巴的汉子,笑了起来。

    这些人被贺穆兰笑的心里发痒,吐罗大蛮最沉不住气,直接吆喝:“卖了多少?多少匹?我要金子行不行?”

    贺穆兰笑了笑,伸出三根手指。

    “三万?哦,我不行了,我是不是听错了?”吐罗大蛮倒在身边的那罗浑身上,压到了那罗浑的肩膀,被后者嘶的一声推开。

    那罗浑是最可怜的,他受伤不能参与套马,自己也不好意思要。要不是贺穆兰把自己的分了一部分给他,他也只能干瞪眼。

    “我们那些马卖不了三万匹布吧?而且他们一下子能拿这么多出来吗?”阿单志奇担心的是其他事情。

    “不是三万匹布,独孤家出三千两金子,买我们的野马,以及以后我们的野马都卖他们的专售权。”

    贺穆兰笑了笑。

    “我本来想要布的,就和阿单志奇说的一样,布不太好运,而且我们总不能让军帐帮我们把这么多布捎回去,干脆就要了金子。反正独孤将军有的是钱……”

    独孤唯的外号就叫做“千金郎君”。

    据说他来军中的时候,他的家仆扛来了三箱黄澄澄的金子,亮瞎了一干中军将士的眼睛。

    后来他招募亲兵和部卒,都是用金子激发别人的兴趣。

    三千两金子,按古代十六两算,总共就是一百八十多斤的金子。

    虽然多了点,但贺穆兰知道独孤家能够运来。

    “金……金子……哦,我不行了,我要死了……”

    胡力浑也要晕倒。

    贺穆兰在军中大半年,战绩卓绝,一共也就攒了三两金子。

    她救了皇帝,找到了宫中藏着的赫连定后人,皇帝赏了她一百两。

    加一起,还没几斤。

    这已经是许多将士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了。

    陡然听到有一百多斤的金子分,花木兰麾下的这群穷*丝们幸福的快要死掉了。

    等金子领了过后,还不知道有多少将士会脱单,多少男人会脱处。

    “拿到钱,先寄回家去,不要乱花。”

    贺穆兰怕他们挥霍掉了,严肃地嘱咐他们。

    “你们的妻儿家小还在家里受苦,等着你们建功立业而回。我知道黑山城有许多消磨时光的地方,也有许多让人花钱的办法,我不想听到你们陷在了里面,把钱用光了。”

    “如果被我知道了你们赌博或者嫖/妓,把钱全浪费了,日后便是我有赚钱的法子,也不会带你们,知道吗?”

    “知道了……花将军好无趣。”

    一个士卒刚刚想去找女人,就被主将打消了性质。

    “相信老子,女人一点都不好!”吐罗大蛮想起自己那次惨痛的经历,拍了拍他的肩膀。

    “也许是黑山的女人不行,反正,疼……”

    吐罗大蛮的话让无数人侧目,其中不乏阿单志奇这样成过亲的男人。

    疼?

    他找的是老太太吗?

    让夏将军和王将军等人担心的事情一直没有到来。

    贺穆兰的部下拿到了分到的钱,但大部分都乖乖的托着军中军府的驿官送回了家里,或者托休假回乡的同乡带回去,黑山城的妓寨没有人打架闹事,酒馆等处也没有人喝的烂醉酩酊。

    除了有一些士卒希望能批准假期回家成亲,似乎在贺穆兰的军中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变化。

    在疯狂地套了一阵子马,抬着金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金子在校场给将士们分了以外,贺穆兰的几百人马继续好生生的按照以前的方式操练、行军,不骄不躁。

    这让许多等着看笑话的人都对花木兰刮目相看。

    贺穆兰在套了一阵子马以后就没有继续了。军奴们告诉她,如果套的太厉害,明年这些马就不会再在意辛山下繁衍了。

    马是一种记性很好的动物,永远它受到的伤害。

    野马里有几只特别好的马,被贺穆兰和阿单志奇等火伴给分了,也给了蛮古一匹。贺穆兰甚至还留下了给若干人、狄叶飞和杀鬼的马。

    杀鬼高高兴兴的来领走了马,他现在跟着突贵,对方也是一员老将,和蛮古几乎同样资历,却走的很好。

    贺穆兰记得突贵在上辈子和哪个将军打架,被对方失手打死了,所以他们一群人才会变成无主之兵。这一世,似乎很多事情发生了变化。突贵还好生生的活着,也没有挑衅过贺穆兰,相反还对她十分照顾

    蛮古却得到了贬斥,变成了她的亲兵。

    贺穆兰的马是一匹枣红马,身材高大,肌肉结识,是马群中的头马。

    贺穆兰以前的替马在统万城外被她放出去死了,另外一匹替马因为怎么也洗刷不掉的腥臊味道,很少被她骑。

    无奈越影还在慢慢长成中,经常过度的使用它,对它的生长发育不好。所以花生挑了这么一匹好马,亲自为她驯马。再过几个月,这匹马就能成为一匹出色的战马了。

    “主人,给这匹马起个名字吧。我记得您以前战死的那匹马也是红色的,就是没它这么高大。”

    在这里生活的马都不是很高,而且脸大脖子粗,能像这样漂亮的,确实很少,否则也不会被留下了。

    “起名字吗?”贺穆兰沉吟了一会儿。“算了,还是不要起了吧。”

    “咦?”

    “我一直觉得,给什么起了名字,就等于和对方建立起了某种关系。我很少给东西起名字,这就像是寄托了什么东西。当我的替马很危险,因为除了越影,我可能会随时放弃任何一匹马。再说了……”

    她摸了摸鼻子。

    “总觉得我以前那匹马都没有名字,在它死后再找一个替代,取个名字,很对不起它。”

    “还有这种事吗?可是连名字都没有的话,怎么叫啊!越影不是有名字吗?”

    “越影不是我起的。”贺穆兰笑了笑。“你就叫它马吧。”

    “真可惜……”花生摸了摸这匹突然低下头的红马。“马要没有名字,死了就还是野马吧?”

    “那不是很好吗?当野马很好。”

    花生摇了摇头,把红马牵走了。

    一旁的越影“咦嘻嘻嘻”了一声,总觉得似乎有些什么事情发生过,但被它给忘了。

    它是不是和谁议论过关于名字的对话啊?

    算了,想不起来了。

    半个月后。

    贺穆兰站在小校场上,将自己的弓开到满月,随手射了出去。

    离弦的箭极为迅速地射向远方的目标,射在一百五十步远的靶心上,狠狠地扎了进去。

    这般远的距离和力道,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他们都知道花木兰十分勇猛,他的力道军中难有匹敌,但很少有人知道她射起一百五十步的箭如此轻松。

    贺穆兰也意外的摸了摸自己的雕花大弓。这把弓是她当上冠军的时候被赐予的,想不到确实是把好弓,开弓的时候一点都不费力气。

    “骑兵快速机动,骑射兵更是让敌人闻风丧胆。从今天开始,你们每个人都要勤于练箭。要射的准!射的快!每一箭都要消灭一个敌人!”

    贺穆兰举起自己的雕花大弓。

    “知道为什么吗?”

    校场里的人开始呼喊了起来。

    “因为将军箭射得好,我们不能堕了将军的名头!”

    “因为弓箭御敌以远!”

    “因为弓箭能够进行压制!”

    所有人开始胡乱猜测起来。

    贺穆兰摇了摇头。

    “你们说的都对,但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原因!”

    贺穆兰痛惜的摸着自己的羽箭,大声喊了起来:“因为我们穷!”

    “你们将军我没有太多身家,买不起让你们糟蹋的箭!”

    “每一箭都要消灭一个敌人!因为我们没有可以浪费的箭!”贺穆兰知道自己的话有些惊世骇俗。

    但她要让他们知道当前严峻的形式。

    她要坚持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还有!每一支还可以再用的箭……”

    她看着所有人。

    “都要给我捡回来!”

    .

    “陈节,你怎么走了!”

    一个在校场外围观的士卒拉住同火的臂膀。

    “不是说好和我们一起看看的吗?这可是上次大比的冠军!我们这群新兵都可能分到他的麾下!”

    几个士卒也点了点头,让他们的火长不要乱跑。

    “他们的人上次套了许多马卖钱呢。这样大方的将军不多了。回头我们毛遂自荐,说不定就能进他帐下了。”

    “就是,他的人现在还不足一千,迟早要在我们这群新人里抽调的!”

    “我不去,要去你们去!”

    陈节甩开胳膊,继续往回走。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