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393章 绝世尤物

第393章 绝世尤物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种问题,让贺穆兰怎么回答呢?

    侵略,战争,死亡,痛苦,这些曾经是柔然带给魏国的一切。

    贺穆兰初次穿来时不理解的一切,在经过抵御柔然的那几年也清楚的明白了,到底是属于什么样血和泪才凝结成的胜利。

    抵御外敌是痛苦的,同时也是甘甜的,因为每一次成功击溃外敌之后,所得到的成就感足以让所有人开怀大笑。

    但在这一点上,贺穆兰和花木兰在思想上是一致的。

    她们是战场上的常胜将军,可她们同时也是打从心底厌恶战争的那群人。

    现代的士兵从战场上退役后会有“战争创伤后遗症”,花木兰也有这样的倦怠,于是她义无反顾的解甲归田。

    花木兰不愿侵略夏国,所以她去了黑山,一驻守就是十年,而今贺穆兰被推倒风口浪尖之上,却要被迫去面对自己是“侵略者”的这一面。

    也许是出使的任务表面上维持着和平的假象,也许是贺穆兰强迫性选择让自己遗忘,如今这个小女孩的问题,还是将虚伪的面具撕开,将隐藏在和平之下残酷的战争真相表露出来。

    她该如何回答?

    她又能如何回答?

    贺穆兰强迫自己挤出一丝笑容,蹲下身子对那个小女孩说:“谁也不能保证不会打仗,我并不是皇帝,我也不能……”

    她一边说一边摇头,盖吴将她的话翻译给小女孩听。

    “他们说你是很大的官,是魏国的大将军,大将军也不能肯定吗?”那小女孩没有听到想要的答案很伤心,眼圈都红了:“我们都把最漂亮的公主送给你们了,为什么还有可能打仗呢?”

    “师父,走吧……”盖吴见贺穆兰双目低垂的样子,竟不敢替她再做翻译,只能苍白无力地催促贺穆兰离开。

    “您不是要如厕吗?”

    “相信我,我也不愿意打仗。”贺穆兰抱了抱那个小女孩,从袖袋里随便掏出一个玉瓶送给她。

    “这个送给……”

    啪!

    玉瓶被小女孩伸手挥开。

    “呜呜呜……你们都是骗人的!都是抢别人东西的坏人!”小女孩拍掉了玉瓶,心中大概半是害怕半是愤怒,大哭着往后慢慢移动,靠哭泣做掩饰,一下子就跑了个没影。

    只留下贺穆兰垂手看着地上玉瓶的剪影。

    她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动作好一阵子,才慢慢直起身子来。

    “将军,你可还好?要不要让我把那孩子抓回来,看看是谁指使她这么做的……”那罗浑可惜地看着地上的玉瓶,“是薄荷油吧?哎,真是可惜,袁主簿才给你换来没多久。”

    行军时抹点这个提神醒脑,又能防蚊虫叮咬,袁放特意换了不少来,贺穆兰那一瓶最纯,平时都放在袖袋里,随时都能拿出来用。

    这一瓶价格不低,油也是好油,实在是可惜。

    “走吧。”贺穆兰似乎又恢复了平时的冷静,“我们不能离席太久。”

    这样的小插曲几乎不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海子营也没什么城主府、太守府,这里的城守是个卢水胡官员,招待他们的地方是自己的私宅,家中有亲戚、子女或者是下人很正常,贺穆兰也不想去查探那个女孩到底是哪里来的。

    一番推杯换盏之后,贺穆兰与北凉的使臣们寒暄了几句,就开始讨论起前往姑臧的路线以及进城时的仪仗云云。

    贺穆兰等人是持节前往北凉的使团,代表着拓跋焘的身份,北凉如今只是属国,按照礼节,沮渠蒙逊需要亲自出城迎接使团一行人,对待贺穆兰的节杖犹如魏帝亲临。

    但这样做十分打击士气,所以这些使臣都希望能商议之后用一种更加平和的方法迎接魏臣入城。

    如果此时主事的是李顺,说不得就轻松的答应了。可贺穆兰这番来是宣扬魏国的国力,顺便向北凉人彰显魏国的武力的,让他们无声无息的进姑臧绝不可能。

    一时间,魏国的使臣和凉国的使者唇枪舌剑,相互讨论着细节,互不退让,贺穆兰越听越是烦躁,索性站起身子,丢下一句“本将军累了,先回大营休息”,就这么领着虎贲军拂袖而去。

    留下一群心惊胆战的北凉人,以及更加得势不让的魏国使臣们。

    贺穆兰回了大营后直接钻入了自己的营帐,连洗漱一番都没有做就闷头大睡,让人实在是心中担忧。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闻讯赶来的慈心大师和袁放问盖吴几人,“是不是恶疾又发作了?”

    那罗浑默默地摇了摇头。

    “将军不许我们进去,所以我们只好在这守着。”

    “什么情况?”郑宗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北凉使臣说了什么得罪将军的话?他们哪里有这么大的胆子!”

    “我觉得,大概和那个小女孩有关……”盖吴冷着脸将晚上遇见那个小女孩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所以,师父一回来就有些情绪不稳。”

    “好毒的攻心之计……”袁放搓了搓自己圆圆的下巴,“北凉知道主公的忠心不可动摇,终于开始以情动人了吗?”

    “什么叫以情动人?”盖吴皱着眉头,“那不过是个小女孩而已!”

    “正是因为只是个柔弱可欺的小女孩,所以才格外让人放松警惕。城守府是什么样的地方?一般的小孩子见到有这么多客人来早就吓得避开了,会在廊下一直等,肯定是有人指使。”袁放呼了口气,“我看将军未必不知道是别人借着小女孩在问她,只是她性格太过刚正,过不了自己那道坎罢了。”

    “是这样吗……”那罗浑和陈节对视了一眼,满脸担忧,“我们是军户,只要陛下一声令下,莫说打北凉,就是打自己人也得打,哪有选择的余地。”

    “正是如此。”袁放点了点头。

    一般军户出身的人家,都会像是那罗浑这般想,他们从小接受到的教导就是这样的,从小习武、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要打仗的,至于打的是谁,一点也不在乎。

    他们渴求荣誉,渴求胜利,不会思考战争的本质。

    袁放以为贺穆兰是个女人的缘故,所以从小家中不会对她灌输这样的思想,这时候才会被小女孩的话一时所惑,只要在军中和一些老兵聊一聊,说不定就能走出迷局。

    但他也不好擅闯贺穆兰的帐篷。

    “阿弥陀佛,正因为施主如此宅心仁厚,所以才能一直逢凶化吉、百战百胜吧……”慈心念了句佛号:“若天下的将军都如花将军一般,也就能少死些人了。”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人残忍。”郑宗不屑一顾地说道,“将军就是太习惯当一个好人,有些妇人之仁的意思。”

    “郑宗,你乱说什么!”

    “什么妇人之仁!”

    几人听到“妇人”二字顿时敏感地跳了起来,几乎就差没指着郑宗的鼻子骂了。

    “我……我只是随口说的……”郑宗害怕的挥舞着手臂,“你们别这么看我啊!我没侮辱将军的意思,将军那么威武怎么看也不像是女的啊!将军要是女的,那我就是绝世美人了!”

    那罗浑几人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陈节恶狠狠地对着地上啐了一口,这才当做他不存在一般将他无视了过去。

    贺穆兰心情不好,属下们也是愁眉苦脸,陈节大着胆子打了洗漱的用水送进了营帐,出来后对众人做了一个“她睡了”的手势,他们也只能怏怏的散去。

    奇怪的是,第二天一早起床练武的贺穆兰完全看不出之前的迷惑和颓丧,竟然起了个大早练武不说,还拎了郑宗和袁放等人来一起练武。

    “主公,主公,你就饶了我吧,啊?”袁放抱头鼠窜,“你们别光看热闹啊!救救我!要我跟着主公练武,那还不如直接杀了我比较快,我哪里有这样的本事啊啊啊啊啊!”

    “休要耍赖。”贺穆兰蹙着眉头将袁放滴溜了回来。“我看你最近身材又开始圆了,连出行这么艰苦的环境你都能长膘,等到了三十多岁一定圆的更厉害。你好歹是我虎贲军麾下的主簿,武艺不精通就算了,还长成个大胖子,别人不知道我怎么克扣军粮呢!”

    “我天生喝水就长肉啊!啊啊啊!别打我!我真不行!”袁放鬼哭狼嚎地抱住那罗浑的胳膊,“将军疯了!她居然要我围着营地跑十圈啊!我连一圈都跑不下来!”

    六千人的营地啊!

    又不是六百人!

    鬼能跑的下来!

    “跑!不跑我就拖着你跑!”贺穆兰将袁放往陈节手中一推,“你陪他跑!”

    “什么?我?”陈节一下子蹦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凭什么我也要……好吧好吧,您是将军,您最大!”

    陈节泄愤一般地脱掉上衣,往地上一摔,“走吧,主簿!”

    “我不要啊啊啊啊!”

    陈节把袁放拎走了,留下手足无措的郑宗,手中拿着一把像是玩具一样的木制大菜刀。

    “咦?盖吴,我不是让你削一把木剑给郑宗……算了,反正也差不多。”贺穆兰陡然想起盖吴特殊的本领,拿着手中的剑鞘对着郑宗。

    “袁放的体质微胖,所以力气虽有,耐力却差,我让他天天晨跑,是为了让他不至于胖的那么厉害,日后要是真有什么事,逃命的本事至少练会了。而你天生胆小,逃命的本事一流,却没有直面敌人的勇气……”

    郑宗面如死灰,抖得犹如筛糠。

    “可可可可我不想想死啊,我我我哪里打打打的过您……”

    “你不必赢过我,只要在我的剑下能躲过三次就行了。我动作会很慢……”贺穆兰一句话还没说完,手中的剑鞘犹如惊鸿一般压至郑宗的头顶,打的他眼泪横飞。

    “啊啊啊啊!我连菜刀还没有举啊!”

    “见鬼的菜刀!那是我劈的剑!”

    盖吴第一个不服。

    “见鬼的剑啊!你见过剑身这么宽的剑吗?”

    “我只是觉得普通的木剑像玩具,所以稍微‘美化’了一下。”盖吴见郑宗满脸不高兴,再看看那把对于郑宗来说确实太宽太短了一点的“木剑”,只能不高兴地承认着:“恩,大概是我太高估你的本事了……”

    “喂,是我太高估你的本事了吧!”

    郑宗眼泪汪汪。

    “这什么玩意儿啊!”

    “不要斗嘴了,好好看着我的剑!”贺穆兰挥了挥手中的剑鞘。“我并没有使力,否则你如今已经伤了。虽然我在说话,但是剑却随时会挥下来。你年纪太大,又没什么练剑的天赋,我没办法在短时间里教会你练剑的……看剑!”

    贺穆兰赫然挥动剑鞘,剑鞘直点郑宗的咽喉!

    郑宗吓得往后仰倒,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离开了贺穆兰剑鞘的攻击范围。

    剑虽然不是真的,杀意却是真的,那一刻郑宗真的以为有一把杀意森森的剑抵着他的咽喉递了过来,所以才吓得几乎尿了裤子。

    “将将将将将……”郑宗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

    “有些事情不是你想避就能避开的。”贺穆兰居高临下地望着仰倒在地的郑宗,“在避无可避的时候,只能去面对。这段时间里,你要适应杀气、学会根据杀气躲避攻击要害的武器,这样,即使你打不过别人,至少能保住一条命。”

    “我我我我……不是有将军在吗?”郑宗觉得今天的一切都很荒诞,“有将军在,还有谁能伤的到我们!”

    “傻子……”贺穆兰叹着气将郑宗搀扶起来,“我难不成能一辈子看顾你们不成?那罗浑和盖吴我不担心,他们的武艺足以自保,陈节性格机灵,蛮古经验丰富,唯有你和袁放,两人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体力又差,真有个什么事,我真担心你们出事。”

    盖吴和那罗浑一听到贺穆兰的话心中就凉了半截。

    这语气他们再熟悉不过了,这不跟交代遗言似的吗?

    “将军!”

    “师父!你别说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贺穆兰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北凉的命运如何,要看北凉和我国博弈如何。如果真的打起来,你们这群出使过北凉的人,人人都逃不过随军的命运。战场上不管你是不是文职、译官,哪个看起来好切就切哪个,我这是未雨绸缪罢了。”

    贺穆兰昨天晚上想的很明白,魏国穷的很,光打下夏国人口还远远不够,百姓也不富裕,只有打下北凉才能打通商道,所以无论她怎么伤怀,这一仗都无可避免。

    北凉要能存活下去,除非彻底归降变为魏国的州府,北凉王室全部到魏国来生活,放弃对北凉的统治,否则都是没辙,而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前提魏国要有绝对震慑住北凉的实力。

    现在的魏国还差一点,可等灭了北燕,再产出大量的武器后,这肯定是顺理成章的事。而拓跋焘愿意迎娶兴平公主,这两年内就不会动凉国,要是兴平公主手段过人美艳非凡,搞不好拓跋焘还能看着这位嫔妃的面子上对北凉百姓更加仁慈,他其实是个重感情的人。

    拓跋焘的为人,她会慢慢灌输给那位兴平公主知道,只要这位公主聪明,一定会明白该如何做才对北凉好。

    至于几年后,要是一切都不顺利真的打了起来,和她恐怕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她已经死了,攻打北凉的事情,还是交给这些同袍去做吧,至于死人会不会因为安上“侵略者”的身份而伤心,只有鬼才知道。

    这些北凉人大概是不知道她命不久矣,所以才做出这么多动作,他们要是知道自己可能都活不到攻凉,恐怕根本不会把主意打到她的身上……

    既然是庸人自扰,还不如好吃好睡,好好的扬我国威。

    只不过现在嘛……

    贺穆兰抬眼看着累的像狗一般被驱赶着跑圈的袁放,眼前出现的却是三十岁时那个眼睛被肥肉挤的都看不见的袁家主。

    还有面前一直抖啊抖,抖啊抖的郑宗。

    要想做个好人,还是得先活下去啊,笨蛋。

    “不要装死!起来再来!”

    “不要啊啊啊啊!”

    ***

    “啊,啊,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嘛!”身段妖娆多姿的美人儿伏在喘着粗气的男人身上,“你怎么这么没用!”

    气喘吁吁的男人笑着调侃,“自从看了昙无谶大师留下的宝书,你们姐妹几个越发像个喂不饱的猫了,我再怎么厉害,也不能在先喂了你嫂子之后,还能再来一次,她比你可更加厉害,不折腾个三四次不行。”

    那人爬起身,揉弄着女人丰腴嫩白的皮肤。

    “天天拿牛乳泡澡果然有效,只是便宜了佛狸那货,得了你这么个尤物。”

    “听说那位佛狸陛下身高八尺,体态魁梧,相貌堂堂……”兴平公主只是想了想就觉得花蕊紧缩,底下的空虚更加厉害,忍不住整个人在男人身上厮磨:“真的不行了吗?上次那药不是很厉害吗?再吃一次吧。”

    “高僧给你的药可不是做这个的。”男人抖抖身子站了起来,“你姐姐还等我去给她送信呢,我得回去了。”

    “姐夫,你下次什么时候再来?我等你一次要好久啊。”兴平公主高仰起脖子,让自己的酥胸更加的高耸,“我说我要出去玩儿,父王说最近北凉的使臣要来叫我收敛点,根本不放我出去。”

    “那药吃了我后来几日没法子上朝。你还是收敛点吧,虽说有高僧给的药,可也不是百分百不会受孕,你们姐妹玩的这么厉害,我可不想给你们连累。”

    男人一天纵欲过度,连系衣带都觉得手臂虚软,“迟早有一天,我要死在你们的裙子底下。”

    兴平公主大大方方地摊开手脚,笑着叹息:“人生苦短,唯有爱事快乐,这可是爱经上说的。男人可以好欲,女人为什么不能?我只是遵从本心罢了。你要不是觉得这种事美得很,会和我们姐妹相乐,又经常出入我嫂子的寝室?别说你,就连父王都经常在嫂子那里偷偷过夜……”

    “慎言!”

    被称为“姐夫”的男人穿好衣衫,皱起了眉头。

    兴平公主是确定要和亲北凉以后才得得封号,她在众姐妹中排名老三,名为沮渠莎娜,母亲是鄯善国有名的美人。

    从她开始发育起,就像是有毒的蔷薇,越发的毒气逼人,她的长相和身材是万里挑一的出色,自从学了《爱经》之后,更是散发出让人魅惑的气质。

    他曾经出使过夏国,见识过那位颇有美名的赫连公主,可跟沮渠莎娜比起来,简直就像是个还没长开的黄毛丫头。

    只要一沾上,根本就放不开手……阿不,是合不上腿。

    遇见这种惯于玩弄男人的女人,根本就抵挡不了这样的诱惑。

    所以他载了,不但载的厉害,连自己的命可能都赔进去。

    正因为知道每一天行乐都可能是最后一天,所以他才玩的这么疯狂。

    兴平公主轻蔑地瞟了他一眼,看得他差点又竖立起来,赶紧微微缩了缩身子,心中暗骂一句精怪。

    她也从榻上站了起来,任由大腿沾/污一片,就这么迈向地上的衣裙,慢条斯理的穿起。

    奇怪的是,卢水胡人属于匈奴的一支,衣服是紧身的窄袖束腰,可这位公主的衣服全都是宽袍大袖的汉人衣冠样式,而且衣衫也并不簇新,都是极为柔软的棉布。

    棉花是凉国的特产,中原地区只有木棉,南方刘宋只有丝绵,此时所谓的“棉布”,都是木棉制成的。

    以兴平目前的重要,即使满穿绫罗绸缎都不为过,而且她身材丰满,前凸后翘,穿匈奴人的衣冠反倒更显得身材婀娜。

    “你怕什么,我父王原本身体好的很,我大哥走后就开始体力大不如前,为什么?还不是你那种药吃多了。”兴平公主见姐夫看着她大腿上的白痕,笑着走到他的身边,软若无骨的在他身上蹭了蹭,将那白痕蹭干净,这才大大方方地开始继续系上衣裙。

    “我三哥还不知道大嫂和我父王的事,否则说不定又要惹出事端。我看三嫂也大概忍不下去了,她嫁过来的时候,可不知道我们这里是这样的。哈哈哈哈,三哥也是好本事,不知道到了魏国又勾搭了几个贵女。”

    “姐夫”脸色怪异地抽搐了一下。

    “你别这样笑,看着怪让人倒胃口的。”

    “那就别看呗。”兴平公主挽住“姐夫”的脖子,献上朱唇,又在他耳边轻喃:“就是不知道魏国这位来迎亲的花将军美不美味,听说器大活好,力能巨鼎,说不定欢愉一天一夜也不会疲倦……”

    “你又是哪里来的消息?”

    他不由得有些吃味地拍了拍她的手臂。

    “你以为黑山军里没有我们的探子?”兴平笑嘻嘻地说:“哎,要是他是个‘有趣’的人就好了,这样我这一路上至少不会空虚寂寞……”

    “你莫乱来,为了不传出你的名声,大王废了不少的力气。那花木兰听说是个性格极为刚正之人,把你下面的嘴闭好,别见人就咬!”

    男人扒下脖子上的手臂。

    “把你的本事都用到佛狸身上,能迷得他头晕脑胀为你不攻打凉国才是正经。想想你的母妃和姐姐,可都在这里呢!”

    “你们这些男人啊,只要一谈到家国大事就翻脸不认人。”兴平公主拨弄着耳垂,“知道了,我不会忘了我是去做什么的,就算为了我自己能过的舒服,我也得使出全身的‘本事’啊。”

    “嗯,我先走了,下次入宫再来找你!”男人狠狠捏了兴平公主的高耸一把,这才迈出内室。

    兴平公主将头发和衣衫全部整理好,这才迈着步子,拖曳着宽大的裙摆,从暗室之中走出去。

    她知道她从小就和别人不一样,在宫中看到侍卫和女官做那种事,不但没有害羞的跑掉,甚至还会看的津津有味,将自己代入到其中去。

    从十四岁成人后,她更迷恋上了这种事的滋味,而因为服食那种药,她不但不会受孕,而且身体变得更加敏感,也更加容易欢愉。

    为了不彻底迷失,她心中还留着一处虔诚,便是……

    暗室外面是一座佛堂,佛香袅袅,花气怡人,兴平公主双手合十,跪倒在地,对着面前的佛像虔诚地拜了拜。

    往日能让她躁动的心灵安静下来的佛香,今日却不知怎么的觉得有些熏人,让人忍不住头晕眼花想要晕倒,往日里点着的油灯也呛人的要命……

    “呕……”

    她合十的动作一下子变成了捂嘴,眼睛突然瞪大了起来。

    “不……不会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