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374章 离家出走

第374章 离家出走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

    李顺今天也是倒霉,原想着贺穆兰好讲话,去和她商量商量借一千人到山里找找看沮渠牧犍,结果被她毫不留情的打了脸。

    “沮渠牧犍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我也不是孩子他爷,他要往东往西,自有陛下和他的父亲管教。他自己做出的决定,自己承担后果,我为了沮渠牧犍差点损了五百人马,他再是死是活都不要到我面前来说。”

    贺穆兰的脸色有种不可亲近的严肃,像是压抑着什么,又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释放出什么。

    “可是……”

    “李使君,请你牢记你是大魏的官员,不是北凉的!”贺穆兰的声音低沉的有些骇人。

    “而我,只效忠陛下,不是北凉的王子!”

    也许是贺穆兰警告的眼神太过可怕,李顺心里骂了一句“晦气”,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去找就不去找,可你的斥候们都没回来,这总要去查探查探吧?还有你带来的那一千卢水胡人,老是闹事,一下子说伙食不好,一下子说睡得地方太小,你总要管管……”

    “不用李使君操心,本将自会解决。”

    贺穆兰微微点头。

    “李使君贵人事忙,还是去忙正经事比较重要。”

    “你!花木兰,你这是赶我走不成?”李顺顿时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你不过是个副使,一切行程必须要听我的,你是想要以下犯上?!”

    “哎呀李使君,你这话说的就有些过了,都是为了大魏……”被陈节匆匆请来的源破羌一见将帐中这样剑拔弩张的气氛就大惊失色,立刻上前做和事老。

    “花将军从昨天起就在忙卢水胡人的事,休息的不太好,李使君你也多体谅体谅我们,您带的使臣和文官不过二十多人,我们领着的是五千大军,能一样吗?您就先去忙……”

    他一边说,一边悄悄地将李顺往外推。

    李顺多次出使北凉,在出使之事上他的经验确实无人能比,所以无论是之前的贺穆兰还是北凉的使臣都很服他,即使沮渠牧犍那么拖后腿,李顺要求所有人容忍他们也忍了。

    但虎贲军听从的却是贺穆兰的命令。

    若虎贲军不懂,仅凭这几十个人上路前往北凉,还不够马贼们一口吞的。

    更别说他们是求亲的队伍,其中金银珠宝、珍贵的丝绸布匹更是带了不少。

    李顺也不想和贺穆兰起直接冲突,只不过李顺比贺穆兰年纪大了一轮,又是朝中要臣,贺穆兰之前都很尊敬他,以至于让他不由自主产生了控制住贺穆兰的想法,此时贺穆兰突然不给他脸了,他就一下子恼羞成怒了起来。

    可恼羞成怒之后,李顺也是能屈能伸之人,他知道和贺穆兰撕破了脸皮没什么好处,只能再一次拂袖而去。

    说起来这位主使也实在是可怜,遇见了贺穆兰,“拂袖而去”这个技能都快要点满了。

    “花将军,我知道你心中对沮渠牧犍贸然行事有不满,沮渠蒙逊病重,我们原本就在赶路,李使君提出这样的要求也确实不近人情,但他说的也没错,他毕竟是主使,若是出了什么问题也是他来负责,你大可不必这么逼迫自己。”

    源破羌见贺穆兰还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只能摇了摇头。

    “还有外面的卢水胡人,今天赶路的时候就很是奇怪。你身边的几个小子呢?怎么一个两个都没有了影子,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源破羌说完话,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贺穆兰的神情。

    可惜贺穆兰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只是直接拔腿出了帐篷,将源破羌一个人丢在了帐中,引得他茫然无措。

    他到底说错什么了?

    还是说对什么了?

    ***

    贺穆兰走出自己的营帐,对着天空缓缓吐出了一口气。

    古代的世界什么都没有,包括污染。草香树绿,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气息,然而到了夜晚,没有电脑、没有小说,如果连朋友都不在旁边,简直无聊到能把人逼疯。

    贺穆兰的夜晚从来都是不无聊的。

    陈节会絮絮叨叨说一大堆白天的琐事;盖吴在向她学写字,所以晚上是师徒两的授课时间;袁放每天都要汇报一天的消耗和接下来的补给情况;其他鸿胪寺的官员和沿路地方的武将也会不时前来拜访。

    但她现在觉得自己寂寞的要命。

    因为那天的误会,袁放和盖吴到现在还没有解开心结,即使盖吴后来跟她说了袁放已经和他解释清楚也愿意道歉加增加佣金,可盖吴对袁放和自己依然有些尴尬,卢水胡人们这几天也变得十分不对劲。

    陈节和郑宗那天被她吓破了胆子,彼此都认为是对方的不好所以才引得她发怒,以至于两人现在针尖对麦芒,郑宗动不动就用陈节听不懂的八国语言骂他,而陈节一动怒就抬手想要揍死这人。

    贺穆兰自己都不明白怎么不过几天的功夫,陈节倒成了那个一天到晚想着“我要杀了郑宗”的人。

    蛮古是个外粗内细、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大人”,每天依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过日子,那罗浑则是因为诸事缠身,不得不忙着虎贲军许多的琐事,几乎察觉不到他们之间的诡异。

    贺穆兰很像与盖吴聊聊,可盖吴却像是躲着她,不但白天找不到他,晚上他也老是和天台军的旧部们呆在一起。

    她的压力太大,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和盖吴玩躲猫猫的游戏。

    “看样子,施主似乎有了什么心结?”

    慈心看着面色疏淡的贺穆兰,微微笑了笑。

    “很少见到施主这么迷茫的样子。”

    慈心是个出家人,而且身体并不是非常强健,所以大多数时候是坐在运送货物的车子上赶路的。

    贺穆兰对慈心有一种别扭的心结,因为在后世的时候,贺穆兰曾经亲手碰过他的骨灰,救过他的徒弟,却从未和他接触过。

    这么多人里,只有慈心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贺穆兰既不知道他是什么性格,也不知道他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所以只能待他比普通人稍微热络那么一点。

    至于如何闲谈交心,那是没有的。

    “大师可有过这样的疑问……”

    贺穆兰看着天上连绵不断飘下来的雨丝。

    “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是否是对的,不知道自己给别人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不知道别人的眼里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又害怕知道这一切的答案。”

    慈心微笑着听着贺穆兰的疑问,并不开口。

    “我是真的吗?我做的事是不是毫无意义?天上地下只有我是这么想的,那到底是别人错了,还是我错了……”

    贺穆兰的眼神越来越迷茫。

    “我一直觉得我是不同的,可现在又觉得这种实在是不值得。”

    她为别人做了那么多,何曾为自己想过?

    可事情已经全部都改变了,所有的悲剧几乎都已一种令人高兴的方式解决,可她却还是不快乐。

    在穿越之前,她不快乐,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在何方,而过去的一切又在束缚着自己。

    而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创造的,她也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在何处,却开始被未来束缚了。

    “我”呢?

    “我”在哪里?

    “我不是禅宗的和尚。”慈心笑着摇头,“我回答不了施主的问题。”

    “是啊,大概连佛祖都回答不了我的问题吧。”

    贺穆兰苦涩地一笑。

    “花将军,你有没有自己出去走一走过?”慈心突然开口,“贫僧有个三个徒弟,因为经常出来云游,所以经常是大的带小的,小的带更小的。大的那个经常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替我养弟子,总是在受不了的时候就离开我山间的那座小寺,美名其曰去寻找机缘,其实只是找个地方清静清静。”

    他双手合十,对着有些怔愣的贺穆兰继续说道:“不瞒施主,便是贫僧自己,每天对着青灯古佛也会生出困倦之心,无法静心参悟。每到这个时候,贫僧也会出去‘寻找机缘’,不管寺中的弟子。”

    贺穆兰闻言总算是挤出了一个笑容。

    “那大师的几个弟子确实是上行下效。”

    “我其实希望他们走出去,而不是坐在寺里。”慈心叹了一口气,“有时候人就是被自己困住了,佛门不应只是一座座为了供奉佛像而建造的、满足信者愿望以外别无他用的建筑而已。”

    “大师佛法高深。”

    贺穆兰点了点头。

    信仰,千百年来确实是无形的东西比有形的更加重要。

    “那么,花将军愿不愿意离开你的‘寺庙’几天,去休息休息呢?”慈心指了指天。“你看,这几天都是要下大雨的,下雨行不了军,连老天都在想法子给您放松呢。”

    “大师,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我并没有什么信仰,我不信……”

    “这世上哪里那样的人!无论是佛门也好,道门也好,亦或者世俗也好,都有着自己相信的东西。”

    慈心笑了。

    “在佛门,它是佛祖;在道门,它是老君;在儒家,它是仁义;在将军,那是信念……”

    “在我看来,佛祖、老君、仁义、信念,它们是一样的东西。”

    慈心伸出手去,抚了抚贺穆兰低下身子求教而露出头顶。

    “和我出去走走吧。”

    ***

    贺穆兰真的什么都不管的出走了,只留下一封“我的心很乱,我要出去散散心”的留言。

    和她一起离开的,只有名为大红的战马和慈心大师。

    那罗浑几乎是惊骇莫名的捧着那封信,匆匆叫来了所有贺穆兰身边的人,惊慌失措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在他们的印象里,花木兰一向是强大、自持、无所不能的。

    沮丧?不安?犹豫?痛苦?

    抱歉,那是什么东西?他们家将军有吗?

    似乎“花木兰”这个名字本身就代表着“战无不胜”,从各种意义上。她用一种名为“坚强”的战甲将自己包裹了起来,冲锋陷阵,一往无前,所有人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然而现在,连这道背影都不见了。

    “都是你,肯定是你这个混蛋!”陈节一把拽住郑宗的领子,“从你来以后将军就变得很奇怪!你做出那种恶心的事情,将军居然还不赶走你!你说说,你到底给将军下了什么蛊!”

    “你才可笑吧?你不是花将军的亲卫吗?花将军走的时候带个大和尚都不带你,可见你也不算什么。”

    郑宗阴测测地一笑。

    “我不过洗个衣服你就这么紧张,我看想着恶心事情的人是你吧?”

    一定是这样的!

    被有着断袖之癖的亲兵爱慕,又无法彻底撕破脸面而一直压抑至今,终于受不了离开了!

    肯定是这样!

    陈节听到郑宗的指控忍不住脸色一白。

    “什么恶心!老子那是仰慕!仰慕!和你这个把头埋在将军衣服里乱闻的混蛋哪里一样!”

    “什么?”

    “你们别吵了!”

    袁放捂着头,拼命地摇头:“完了,完了,花木兰走了,陛下会不会把我重新丢到天牢里?他哪里是这么任性的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到底是怎么了?钱不够用?卢水胡人用的粮草太多?我说过我会处理钱的事情,他为什么要走?”

    “你一天到晚就想着钱钱钱。”盖吴咬牙骂道:“你没来之前,我师父从来没在意过钱的问题。不,他根本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钱财名声、功名利禄,他只是顺其自然,就是你来了以后,什么都用钱来说话,一天到晚就操心师父养不养的活所有人!养不活我们,我们难道没手没脚吗?”

    “你们有手有脚,可混到给别人当枪使的地步!”袁放被说的脑仁上火,冷笑道:“你们本就是待价而沽,是你们自己贪图陛下以后可能有的赏赐才同意我的价钱,就算我之前心里瞧不起你们,可后来我也道歉了。主公说‘文人靠的脑子,武人卖的是命’已经点醒了我,我刚要和他商量加佣金的事你就进来了,我能怎么办?我自己骂自己猪脑子吗?”

    “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罗浑一头乱麻地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

    “你做了猥琐的事情让将军心烦……”

    那罗浑指了指郑宗。

    “你一天到晚拿鸡毛蒜皮的小事和火长唠叨……”

    他指了指陈节。

    陈节羞红了脸低下头。

    “你知道也装不知道,因为你迟早要离开。”

    那罗浑手指移到蛮古身上。

    “老子本来就要离开,老子都快四十岁了,和你们一群毛头小子一辈子打仗不成!花将军答应我北凉回来以后就给我讨个封赏回乡娶妻的!”

    蛮古瞪眼。

    “你是将军的弟子,却不想着为将军排忧解难,同族一来之后就将将军抛到一边,俨然把我们当做外人。”

    那罗浑侧头看了看盖吴。

    因为他和花木兰同辈,所以盖吴等于是他的子侄辈,所以他看向盖吴的眼神也最为不满。

    “火长对你操的心是最多的,杏城的卢水胡人能够分田,你们能下达天听,哪一样不是将军一手促成?如今整个卢水胡人都得了便宜,你倒觉得将军对不起你?”

    “我……”

    盖吴咬了咬唇,悔恨地满眼噙泪。

    “而我……”

    那罗浑苦笑。

    “于私,我是火长战场上一起拼杀过的火伴,于私,我是护卫将军安全的左卫率,却连将军这几日心情不好都没有发现,我才是最大的失职之人……”

    他痛苦地抹了把脸。

    “现在说这些都是无益,将军是虎贲军的主心骨,决不能让他们发现他不见了,否则要生出无数事端。现在……”

    那罗浑抬头扫视过帐子里的诸人。

    “现在我们便是一个火的战友,必须齐心协力,先把这件事瞒过去。”

    “那将军那怎么办!”陈节越想越觉得不好,“将军走什么人都没说,连营门口的守卫都说没见到将军,偏偏慈心大师也不见了,为什么是慈心大师不见了?”

    他有些担心地胡乱猜测。

    “是不是慈心大师说了什么?是不是佛门有什么法术,突然点化了将军,让他出家为僧了?”

    啊不对,应该是出家为尼!

    妈的,管它该怎么说!

    “要是他对我们彻底失望,又被慈心大师说动……”

    “火长不是我们,他散了心,肯定会回来的。”

    那罗浑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表情。

    “关于这一点,我从来不会担心。”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