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宠婢 >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七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啾!”

    常宁坐在车辕上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他用右手食指与中指相并,揉了揉自己发痒的鼻子,而这幅样子,让坐在他边上的常福忍不住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怎么,感冒了?”

    不过,虽然有些嫌弃,但到底是自己的弟弟,常福想了想,还是很有兄弟爱的关切问了一句。

    常宁闻言,连连摇了摇头,笑眯眯道:“不是感冒,估计是有人在想我。”

    而那个人……常宁想到自己已经看到他送的那份礼物的吉祥,心里便美滋滋的回忆着那家珠宝店的掌柜和他说的话:“女人家家的,最爱的还不就是珠宝首饰,只要小哥您将这对翡翠镯子送给您的心上人,保准她心心念念,看到了手上戴的镯子便想到了您。”

    常宁倒不是被掌柜那话给说的心动的,只是当他第一眼瞧见这对镯子的时候,便十分中意了,脑子里就忍不住浮起了吉祥那双白皙细腻的皓腕戴着这绿莹莹的翡翠镯子该有多美。

    “哥,你有送过嫂子什么礼物吗?”

    常宁笑眯眯又得意的看向常福,开口问着,

    常福瞧着常宁这副样子,皱了皱眉头,没有回答,只觉得常宁这副样子瞧着,实在是有些欠扁的模样。

    “问这个做什么?”常福冷声的说了一句。

    常宁正想奚落奚落常福几句,不过想到了什么,却又是欠扁而得意的笑了一下:“没什么没什么!”

    说完自顾自的乐滋滋的笑开了。

    “你这家伙!”

    常福嘴里嘀咕了一下。正好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大门,他也没有再与常宁说话,伸手勒住了马车,转头贴着马车帘子对着里边开口道:“三爷,快到了,我看到刘少爷就在边上走着。”

    常福刚刚禀告完后,车里边便传出了袁叔万的声音,他语气淡淡,带了几分威严:“便在这里停车,我下车与明山一道儿走过去便是。”

    “是。”

    常福应了声,朝着常宁使了一个眼神,两兄弟翻身下了马车,而袁叔万则是从马车里探出身子,慢慢的走下了马车,朝着不远处的刘明山走了过去。

    刘明山早早便瞧见了袁家的马车,原本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去打招呼,谁知道,马车停了下来,刘明山倒也没有多想,便也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等着。

    等到袁叔万走近的时候,他恭敬的朝着袁叔万行了一礼,脸上带着几分笑容,态度十分亲近的叫了一声:“袁三哥。”

    那副样子瞧着,竟是与六年前没有半分的差异。

    袁叔万的脸上也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他走到了刘明山身边,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开口道:“明山瞧着仿佛是消瘦了许多。”

    刘明山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却并没有说话,眼里也透露出了几分惆怅。

    袁叔万见了,轻轻摇了摇头,开口道:“不管刘小姐如何,你毕竟还有双亲要奉养,不可过于伤心。对了,我听说刘叔和刘婶因为伤心过度,身体有些不好,我认识几个医术不错的医生,若是有需要,明山不要与我客气。”

    刘明山闻言,脸上露出了感激的神色,他连忙开口感谢道:“多谢三哥,不过太子也已经请了太医看过家父家母,并无大碍。”

    “那便好。”

    袁叔万听了,也并没有强求,只是又说了一句:“不管如何,明山若是有事,可不要与我客气。”

    “我知道,谢谢三哥。”

    刘明山点了点头,看着袁叔万,心里倒是有些可惜,其实若是当初赛君所嫁的人是袁叔万,恐怕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但只想想,刘明山倒是也没有深想,毕竟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刘赛君给袁叔万做妻子,配不上他,给他做妾,又伤了亲戚的情分。而且有些事情真的是注定的,像赛君这般,说到底也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只是,刘明山的心里多少有几分埋怨太子赵慎。既然要了他的妹妹,为何又不好好待她,不然赛君也不会落得一尸两命的下场。

    说起来,刘赛君当初在与赵慎的关系被撞破后,的确是好运,赵慎至少认下了,也给了她一个名分,虽然位卑,但对于刘赛君这样的出身而言,其实也没有亏待她。只是之后,刘赛君却好像将这辈子的好运气都给用尽了。

    她的相貌实在不算出众更何况是众多佳丽云集的太子后院,说的不好听一些,就是连一向以端庄著称的太子妃,原本的宣王妃闻清婉都比她的相貌要好。要知道闻清婉虽然出自一女百家求的闻家,而且是嫡女,但她的相貌已是闻家垫底的了。

    她当初吸引赵慎的独到之处,清高、有几分才学,在真正进了后院后,其实并不是什么优势,至少变得不那么吸引人了,

    原本赵慎之所以回对刘赛君有几分意思,只是占了一个新鲜,等到如今,新鲜感没了,刘赛君也彻底失宠了。

    不过,刘赛君还是比较幸运的,至少有一个好哥哥,刘明山虽然是太子门下众多清客之一,但一来,刘明山是袁叔万推荐过来,在赵慎眼里多少有些不同,二来,刘明山自己也的确是有几分才干,这些年来,历练多了,做事上也越发入了赵慎的眼睛。这样一来,赵慎看在刘明山的面上,也偶尔会去瞧瞧刘赛君,不至于太冷落她。

    刘赛君当初的心高气傲慢慢也被岁月磨平,她也已经不再是二八单纯少女,知道自己不能够再天真的认为只凭着自己便能够在太子的后院里生存下去。她的哥哥如今就算再得太子的眼,但家世卑微、且无官身,说到底是还是要靠着太子过活,长久下去,她是肯定比不得太子后院的其他女人。

    于是,刘赛君思来想去,觉得自己还是得有子嗣傍身,为此偷偷喝了不知道多少求子药,但子嗣却一直很艰难,好不容易在去年怀上了一胎。

    孩子也一直很稳的在她的肚子里,太医瞧过了也说孩子很健康,甚至有八成的希望是男胎,刘赛君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谁知道,就在孩子六个月的时候,她却突然跌了一跤,跌的太厉害,不仅孩子没保住,她自己也大出血,连第二日都没挨过,便去了。

    刘家人自然是想提刘赛君讨回公道,毕竟离奇跌跤一尸两命怎么想都有问题。可是后院女人的手段,哪里是那么容易查到的,就算真的要查,也得得到赵慎的允许,偏偏赵慎的后院女人,大多数却不是像刘赛君一般没有背景的女子,真的要查,也容易人心惶惶,为了一个无宠又无什么作用的女人实在得不偿失。

    最终,刘赛君的事情也只是不了了之。

    这么一来,悲痛加这个心结郁结在心,刘家二老很快便病倒了。刘明山虽然也伤心,但是心里其实也知道,刘赛君当日处心积虑要进太子后院,落到今天的下场,也是她咎由自取。

    刘明山心里越发悲痛,可是看着站在他边上关切看着他的袁叔万,刘明山也是强忍住了悲痛,开口转了话题:“袁三哥此趟离开京城这么长时间,该是辛苦了。”

    袁叔万闻言笑了笑,开口道:“倒也习惯了,不过没想到我离开京城没多久,皇上又是打算重开科举。”

    “是啊。”

    刘明山闻言,心里又是起了几分惆怅。

    而袁叔万却是轻声问道:“不知道此次科举,明山准备的如何?”

    刘明山闻言,原本走着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不过没过一会儿,他也恢复了先前的神色,笑着开口道:“此次科举,我并不打算下场。”

    袁叔万诧异抬眉,而刘明山虽然面上带笑,可是神态之间却是难掩其中的失意。

    “为什么不下场?凭如今明山你的才学和能力,定然能够进入到最后的殿试。”袁叔万开口缓缓道。

    而刘明山听了,脸上浮出一丝苦笑,若是其他人如此问,他定然会以客套话掩饰过去,但是对着袁叔万,他却并不想说谎,所以还是轻轻的说了一句:“太子并不想让我下场。”

    袁叔万闻言,也是一脸了然的点了点头。

    就像袁叔万所言,刘明山的才学定然是能够进入到殿试,可是偏偏如今太子和皇上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的融洽,甚至有几分剑拔弩张的味道。

    皇上对于赵慎这个太子,却是大大的不如先前那位正孝太子,或许是在当年明王宫变之中赵慎表现的太过于锋芒毕露,而皇上对于赵慎也起了忌惮之心,平日里不仅多加防备,甚至也是有打压的意思。

    赵慎虽然竭力忍耐,但这个态度却并未赢得皇上放松警惕。

    刘明山在赵慎手下呆了多年,早已经算得上挂号的人物,他的身上也打了太子的痕迹,皇上定然会因此不喜,即使进入到殿试,恐怕名次也会落在后头,届时很有可能会被远远的发配出京。太子自然不愿意如此,所以直接与刘明山表示了不想让他参加科举的意思,并且承诺他日自己登上高位,定然会对刘明山有所补偿。

    其实有了赵慎这个承诺,刘明山也应该满意了,只是,刘明山虽然也想做官,但是他也不想浪费自己多年寒窗苦读的努力,直接做官自然是一步登天,就像袁叔万一般。可是刘明山到底还是有些惆怅。

    刘明山看着袁叔万,也不知道该不该与袁叔万吐露自己此时的心情。

    而在这个时候,突然一辆华贵的马车停在了二人边上,马车的窗帘被掀开,里边露出了郭怀远的脑袋。

    他看着袁叔万和刘明山笑道:“袁大人,还有刘先生,你们怎么在这儿步行?”

    刘明山和袁叔万二人在马车过来的时候,面上早已经换上了平日里的神色,听到郭怀远的问话,袁叔万笑着开口说了一句:“只是瞧着离庄上不远,所以下了马车走走,恰好遇到刘先生。”

    “这样吗?”

    郭怀远闻言,却也是笑了笑,突然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我和玉珍也下来走走吧!”

    说着,他便放下了马车帘子,不一会儿,却是扶着一面容秀美的女子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袁叔万和刘明山二人的目光看到那名女子的时候,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神色。

    而郭怀远却无视旁人目光,依然小心翼翼的照顾着那名女子,而且还郑重其事的与袁叔万和刘明山介绍着:“袁大人,刘先生,这位是在下的内人。”

    郭怀远这句话介绍出来,袁叔万和刘明山二人的脸上神色越发有几分怪异,内人之称,用在眼前这位女子的身上,显然是不太合适的。

    毕竟郭怀远是有夫人的,而且那位郭夫人京城里的人也都见过,并不是眼前这位面容秀美的女子。

    不过两个人也都不是毛头小子,自然不会将这一份心情表现出来,只是刘明山到底有些憋不住,有些委婉的说了一句:“郭将军,今日我等是来赴太子之宴,您将这位崔夫人带出来,怕是不合适吧?”

    今日三人会来到京郊这处庄外,也是太子相邀,而邀请了他们几人,显然也是有事商讨,郭怀远却是将自己房里的姨娘抬出去,未免也太不尊重太子了。

    刘明山这话也算是好心提醒,虽然对于这位郭将军和崔夫人的事情也算是京城闻言,情有可原,但在屋里怎么宠都没关系,你带到正式场合却是不太合适了。

    而郭怀远听了二人的话,却是笑了起来,连声道:“多谢刘先生关心,此次玉珍,其实是太子吩咐我带来的。”

    郭怀远说着,看向了崔玉珍,又笑着说了一句:“玉珍与太子有旧,也算是熟人了。”

    而郭怀远此话一出,不仅仅是刘明山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就是袁叔万面上,也是忍不住奇怪了。

    这位郭怀远视若珍宝的崔夫人,其实在郭府,甚至是整个京城也算得上是赫赫有名。

    毕竟郭怀远算得上是名将,他某些带了桃色气息的事情总归是要拿出来给人说道说道的。

    当年郭怀远随着惠王打天下其实说的难听一些便是造反,郭怀远等于是叛臣,他的原配夫人虽然是郭家的夫人,却也是梁瑾帝某位大臣的千金,在家族和丈夫面前,这位郭夫人选择了家族,甚至将肚中已有多月的孩子用一碗堕胎药给杀了,留下一封和离书便跑回了京城。

    若是惠王没有上位,天下仍然是梁瑾帝与其子孙的天下,那么这位郭夫人的这番举止,堪称大义,朝廷可能还会对她进行褒奖加封。

    可是偏偏,惠王上位了,这位郭夫人便成了效果。

    当时这位郭夫人的家族想要讨好郭怀远,想将郭夫人重新送回郭家,所有的人以为郭怀远会将这位已经和离了的郭夫人送到庙里去,或者亲手解决泄愤,偏偏这郭怀远出人意料,竟然让这位郭夫人依然做他的正房夫人。

    当然,这绝对不是因为郭怀远爱着那位郭夫人或者宽宏大量,却是为了眼前这位崔玉珍崔夫人。

    崔夫人来历成迷,当年郭怀远将这位崔夫人带回郭家做二夫人的时候,直言这位崔夫人是他的救命恩人。但是真正什么身份,诸多人却是猜测这位崔夫人怕是郭怀远在某烟花之地的相好,不然依着郭怀远对崔玉珍的喜爱,怎么干脆不让她做了正室夫人呢。

    显然便是崔玉珍的身份太低,当不得正室夫人

    虽然后者说法有些难听,可是袁叔万对于后者也是有几分相信的,这位来历成迷的崔夫人怎么查都无法查出底细,可是郭怀远如此喜爱她,留着郭夫人,说到底也是为了替崔玉珍挡着郭氏家族里的挑剔。

    袁叔万淡淡看了一眼崔玉珍,而崔玉珍注意到了袁叔万的目光,她神色未变,十分大方得体的对着袁叔万回了一记微笑。她面容虽然秀美,保养也算得宜,但到底岁月无情,年纪还是能够从她脸上看出痕迹。瞧着却是比袁叔万还要大上几岁,可是这位崔夫人的微微一笑,却大抵让袁叔万瞧出了郭怀远喜爱她的缘由。

    远瞧着气质十分的娴静端庄,可是方才那一笑,虽然仅是秀美的面容,竟然流露出了几分绝色美人的气息,而这股子气息,也是最能够吸引像郭怀远这般只会打仗的大老粗了。

    只是,此时真正让袁叔万在意且注意到这位崔夫人的,却是与太子有旧一事,他心中沉思,垂下了眼睑,掩下了打量。

    虽然知道郭怀远并不会无的放矢,凭空说空话,但是真的看到太子竟然亲自出来迎接了这位崔夫人,而且特地安排了崔夫人的席位在自己的身边,却是让袁叔万和刘明山心中再次吃惊了一下。

    太子在看到这位崔夫人的时候,神色也与往日有很大的不同,似乎很激动,欲言又止,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崔夫人姿态优美的对着太子行了一礼,倒是神色平淡,微笑着说了一句:“奴婢也有十几年未见殿下了。”

    “玉珍……”

    赵慎眼眶泛红,一时之间甚至喃喃说不出话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宠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宠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