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魔哪里走 > 222.和尚一张皮(月底加更谢大家伙)

222.和尚一张皮(月底加更谢大家伙)

作者:全金属弹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战神狂飙天下第九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斗战狂潮道君永恒圣王三寸人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家伙在一起熬到黎明,然后就回去歇息了一下。

    一点不睡觉还是扛不住。

    王七麟睡醒后打着哈欠出门,看见黑豆精神抖擞的在逗弄九六玩,他把九六两个小耳朵用皮筋绑了起来,还把它尾巴绑在一条后腿上,整的九六一个劲喊‘六六六’。

    八喵蹲在窗户上看热闹,看的津津有味。

    不过王七麟一露面它立马窜下去用利爪将皮筋给割开,解救了九六并蹲在它身边用一只前爪搂住它脖子,冲着黑豆喵喵叫。

    黑豆迷茫的回头,随即打了个激灵,王七麟在冲他阴森森的笑。

    “功课做完了吗?”

    “做完了,舅舅,我写的很好。”黑豆急忙点头,并讨好的上前去给他平整了一下衣服。

    王七麟找了个地方坐下,也拉着黑豆坐下,说道:“猪谷里豆啊,你是不是很讨厌学习?”

    黑豆下意识要点头,但他反应快,赶紧摇头。

    作为一个聪明的小孩,他总结出了许多经验,其中有一条就是:与舅舅在一起,认同的话要摇头、否认的话却要点头。

    要想不被舅舅坑,就得心口不一。

    王七麟搂着他语重心长的说道:“豆啊,人这一辈子要有出息,必须得学习,而且要努力学习,正所谓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呀。鲁子说,学无止境……”

    “舅舅,鲁子是谁?”

    王七麟琢磨了一下道:“他叫鲁迅,是个很有学问的人。”

    “鲁迅又是谁?”

    王七麟说道:“你看,你这就不知道了吧?这就是因为你学习太少的缘故。这样吧,你再回去把作业写一遍。”

    黑豆吓得尿崩,他哭丧着脸说道:“舅舅你别让我写作业了好不好?我以后会好好念书的,我会念书考秀才、考状元,做大官。”

    说到后面,他自己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信心,很坚定的说道:“对,考状元!”

    王七麟笑着摸摸他的翘天辫道:“你别这么说,否则会掉牙齿的。”

    黑豆惊讶的问:“当状元会掉牙齿吗?”

    王七麟摇头道:“当状元不会,吹牛逼会,吹牛逼容易挨揍,挨揍容易被打掉牙齿。”

    黑豆捂着嘴巴跑了。

    吃过早饭,谢蛤蟆骑上一匹快马离开驿所。

    他要先去平阳府一趟,去打探当地消息。

    随后窦大春也来了,王七麟以为是徐大把他叫来的,问道:“你先等等,我给你沏壶茶、弄点茶食,一边吃喝你一边给我讲。”

    窦大春钦佩的说道:“七爷真是神机妙算,没有什么能逃过你的掌控,你是不是算到了圆觉的所作所为?”

    王七麟一怔:“呃,圆觉?哦,那啥,咱先不喝茶了,你说说你来做什么。”

    窦大春说道:“七爷你不是让我派人监视圆觉吗?我安排了几个机灵的兄弟轮换盯着他,您猜怎么着?”

    “怎么着?”

    “他死了!”

    这话一出口,王七麟整个懵了:“什么?他死了?”

    “不对不对,应该说,他圆寂了、飞升了、仙去了。”窦大春乐呵呵的改口。

    王七麟气的想要飞他巴掌:“老窦你是脑子里差点事吗?发生这种事有什么好高兴的?他好好一个和尚,怎么会突然死了?”

    窦大春讪讪的说道:“但他真的死了啊,七爷,其实这和尚死了是好事。你看,咱们之前猜测他牵扯到反贼,对吧?如果他真牵扯其中,那咱肯定还有许多事要忙活,他现在死了,一了百了对不对?”

    王七麟瞪了他一眼:“这不是懒政吗?”

    窦大春叹了口气,他扬头看向天空,露出唏嘘的胡渣子:“七爷,你不懂,你终归是年轻。这官场的事啊,不是那么简单的,唉,事多了你做的多了可是问题也多啊……”

    “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王七麟接道。

    窦大春一拍手道:“精辟!”

    “精辟?屁精!”王七麟没好气的说道:“可是你没错也没功劳!没有功劳你怎么晋升?”

    窦大春眨眨眼、挠挠头,似乎不明白他的意思。

    王七麟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男儿要有志向,男儿必须成功!你看你吧,要是你不能好好做官、往上晋升,那你以后还能有什么出息?还能干什么?”

    “还能回家做生意啊,半个吉祥县的生意是我家的。”

    王七麟愣住了,猛的生气:“老窦我真是对你失望,你是胸无大志啊!是,你家生意多,可那是你的吗?你自己的吗?官阶才是真正属于你啊!你要是不好好做官,那你就回家去继承你家的生意吧,你家都有什么生意?不就是几十间粮食铺吗?一家客栈吗?”

    “不止!良田有两千倾,羊有八百头,牛有一百二十头,马有十八头,布庄有十二家,当铺有八家,杂货铺子有五家……”

    王七麟面如土色:“别说了别说了,赶紧带我去看看现场!”

    两人叫上徐大急匆匆出门,这时候路口一处摊子上,正在忙活着擦桌子的小二直起腰来。

    他生的头大脸平、鼻根低、眼睛细小、颧骨高,有点丑,看着王七麟等人背影远去,他赶紧将摊子收了起来,换成一个扁担挑在肩膀上准备前往大印驿所。

    一个长着两撇小胡子的青年拉住他问道:“黄公子……”

    店小二怒视他,他急忙改口:“黄公子家的小二,不是,黄公子,这里没有客人,咱称呼上用不着特别注意吧?”

    黄公子怒道:“细节!细节!你们汉人的古代先贤说过,生活细节见真章!正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总归我的意思我们要注意细节,平时从细节入手!”

    小胡子苦笑道:“好吧,小二哥,我想说这一招好使吗?你要假扮个收破烂的进驿所,然后找蛊虫?”

    黄公子闷闷的说道:“那还有什么办法?蛊虫在我体内发作的频率越来越高,唉,我已经找了许多高手帮我诊治,都说除非我去南荒找金蛊女,否则这虫子压根取不出来。”

    小胡子说道:“我的意思是,小二哥,你不知道那王七麟将蛊虫藏到了哪里,对吗?这样你假装一个收破烂的上门,又不能随意在驿所里逛,这样你怎么能找到蛊虫?”

    “陆师此言有理。”有人点头。

    黄公子叹气道:“我也知道,但这次只是去探路罢了,先去看看驿所的布局,其他的后头再说。”

    也有人说道:“公子安排没问题,陆师,你有更好的主意吗?否则别耽误时间了。”

    陆师说道:“我认为我有更好的办法,这办法分为上中下三策,不知道黄……”

    “我真是挑你阿娘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卖关子?”黄公子忍不住破口大骂,“要不要我给你来个三顾茅房啊?”

    “是三顾茅庐。”一个汉子改正道。

    黄公子不耐道:“一个意思,陆师,你赶紧给我说!”

    小胡子陆师苦笑道:“是,公子,这上中下三策是这样,下策硬来,大如意神僧已经取回舍利子成就大道,他虽然暂时去了平阳府,可是始终会回到吉祥县,到时候咱们以他为主,猛攻驿所!”

    “滚!”黄公子骂道,“你傻吗?驿所对门的绥绥娘子太厉害了,她有大神通,大如意神僧虽然修成大道,可不一定是这娘们、这娘子的对手,万一到时候娘子来助力王七麟,咱怕是会被包饺子!”

    陆师道:“还有中策和上策,中策是黄公子你装疯!到时候我们说你魂魄被鬼给吓得离了体,变成了疯子,我观王家人都是泥腿子,很蠢但也很善良,到时候我们把你送去驿所,他们会收留你的……”

    “滚!”黄公子气的要抽他,“我堂堂未来天下的大汗、中原的皇帝,你竟然让我装疯卖傻?”

    陆师讪笑,黄公子又说道:“还有你注意你的嘴巴,你说的对,王家的家人都是善良的农民,那我们不能将他们的善良当做愚蠢!正如以后我做了皇帝,不能以天下百姓的善良和忍让而当他们为鱼肉,善良与正直的人,应当受到尊崇!”

    一个壮硕汉子肃然抱拳:“公子有大德,日后如登大宝,必然是一位好皇帝!”

    黄公子点点头道:“这些等我当了皇帝再说。”

    他沉默了一下又问道:“可是绥绥娘子曾经说我们很蠢,王师让我出来收买人心争夺天下,仅仅是用我来吸引当今朝廷的注意力……”

    “这是胡说!”

    “不错,娘们懂什么?”

    “对,娘们就是头发长见识短,黄公子你不是找神算子老前辈算过命吗?老前辈都说你有天子之相。”

    这些话安慰到了他,他点点头笑道:“说得对,神算子前辈可不会糊弄我。来,咱们继续讨论,上策是什么?”

    陆师说道:“上策是咱们想办法弄踏驿所的墙屋,他们肯定要泥瓦匠来修补,到时候咱们扮作泥瓦匠混进去……”

    “好计谋!”几个人眼睛一亮。

    黄公子也点头,他说道:“不愧是抚世院的弃徒,思维果然敏捷!”

    陆师苦笑道:“弃徒二字能否不要提?小二哥,我那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自己选择离开的抚世院。”

    黄公子拍拍他肩膀道:“我明白,你选择追随本公子而不是继续留在抚世院,绝对是人生中最正确的选择。多年之后你回首今日,一定不会后悔此时的选择!”

    陆师露出虚假的微笑,他已经后悔了,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所以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黄公子说道:“不过我还是得去驿所瞧瞧,我们得知道驿所布局,这样才方便动手摧毁它的建筑!”

    众人点头,纷纷称赞,于是在一片“公子明鉴”的赞誉声中,陆师的一句‘小二哥明鉴’就尤其显得刺耳了。

    黄公子挑担出行,口中喊着:“破椅子烂桌子、不能修补的臭席子,虫咬鼠啃的旧衣裳,收嘞!”

    听着他中气十足的喊声,一个汉子赞叹道:“黄公子嗓子真响亮,就凭他这一嗓子吆喝,以后兵败当不成皇帝转而去收破烂,也能赚个盆满钵满!”

    陆师无语,自己到底加入的是个什么团伙?

    黄公子做收破烂打扮并非心血来潮,他带人一直盯着驿所,昨天中秋,为了欢度佳节,驿所上下好好收拾过一番,收拾出许多破烂。

    王六五一家人过日子仔细,不舍得扔掉这些东西,都收拾了起来,于是他就有了这主意:

    扮作收破烂的混入驿所。

    这计谋没问题,随着他呼喊声响起,王巧娘急匆匆出来招手道:“大叔,请到我家里来。”

    黄公子豪爽的说道:“好!”

    王巧娘随意的说道:“大叔嗓音真亮呀,不看你人、只听你声音,还以为你是个二十几岁的壮汉子。”

    黄公子一愣,心里顿时警钟长鸣:细节!

    他为了避免黑豆认出自己身份,特意化过妆,装扮是个四五十岁的小老汉,但他忘记变幻嗓音,嗓音差点让他露馅!

    王巧娘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注意到异常。

    她带着黄公子要进入驿所,这时候前方响起一声脆生生的呼喊:“娘,我不想念书——呃!”

    黄公子用余光看到是小饭桶从院内走来,他赶紧压了压斗笠,于是因为斗笠遮掩,他没看到王巧娘脱鞋的动作。

    他的注意力都在小饭桶身上,然后发现这小饭桶一直盯着自己看,并忽然迈开小腿往外跑:“驾,驾!绥绥姨姨!救命!救命啊!”

    一听这话,黄公子魂飞魄散,扛起扁担就跑!

    日里娘,这小饭桶不是才三四岁年纪吗?怎么这般机灵?而且记忆力太可怕了吧?他仅凭自己身影就认出了自己身份?

    小小年纪,恐怖如斯!

    正在习惯性脱鞋准备拿儿子开练的王巧娘惊呆了。

    看着收破烂的老人健步如飞的狂奔而去,她喊道:“喂,你回来!我不是要打你,我是要吓唬我儿子!”

    黑豆一边狂奔一边喊:“绥绥姨姨,我娘又要打我!救命啊!”

    喊了一声他又回头看,正好看到黄公子消失的身影,见此他心有余悸的说道:“跑的比我还快?这是个聪明的爷爷,一看我娘脱鞋就知道赶紧逃命,难怪能长这么大没死!”

    绥绥娘子在门口挑着绣花鞋磕南瓜子,看着黄公子的背影抿嘴笑。

    她所料不错的话,黄公子是反贼的一枚弃子,可是反贼却忽略了一件事:

    黄公子既然能被推出来抛头露面,那一定身份非凡。这样只要黄公子背后有高人指点、身边有能人相助,也就是说只要他能量足够,那他可以由弃子变为真龙头!

    于是她便想,如果有人扶持起黄公子这一脉,让他去争夺反贼的正统大权,这会不会很有意思?

    黑豆气喘吁吁跑过来,然后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怀中蒲箩里的南瓜子,他期期艾艾的问道:“我不馋,姨姨,我就是奇怪,这南瓜子怎么会有甜滋滋的味道?”

    绥绥娘子笑道:“因为姨姨用糖炒的呀,来,一起吃。”

    黑豆幸福的抱住她的胳膊说道:“姨姨,你真好。”

    他脸上在微笑,心里却在忧伤:如果我四十岁,我一定好好做生意娶你回家。如果我三十岁,我一定努力读书做状元娶你回家。如果我二十岁,我一定让我娘上门去找你爹提亲娶你。

    可是不行呀,我才刚满四岁,我待会还要去做功课……

    绥绥娘子摸了摸他的翘天辫问道:“那我是豆心里第几好的?”

    黑豆数了数:“娘是第一好,舅舅是第二好,姨姨是第三好!”

    绥绥娘子很吃惊:“你娘打你,还是第一好?”

    黑豆使劲点头:“娘虽然打豆,可是打疼了豆,她掉的眼泪更多,豆很懂事,娘就是第一好的。”

    “那你舅舅呢?”

    “舅舅,唉,我要是不说他第二好,他就会打我,还逼我做功课。”说到这里,黑豆情不自禁的留下了弱者眼泪。

    王七麟打了个喷嚏。

    窦大春关心的问道:“七爷小心热风寒,秋老虎猛烈,每年都有人染上热风寒。”

    徐大道:“我看是有人在背后说七爷的坏话。”

    王七麟摆摆手道:“是这股臭味太顶了!”

    他们已经到了永红火,鼻神冲龙玉一开,王七麟嗅觉比以往灵敏许多倍,尸臭味刺的他头晕目眩。

    多闻寺新任主持圆觉的尸首出现在饭馆地窖中,他盘腿坐在下面,双手合十、手上挂有佛珠串,面色安详,看起来不像是他杀。

    王七麟觉得古怪,他让衙役处理尸体,自己去永红火转了转。

    饭馆保持着转卖时候的原状,并没有做重新装潢。

    可是圆觉为什么要买下它?难道想要还俗?

    这说不过去,多闻寺虽然不是大寺庙,但天下寺庙都深谙敛财之道,所以那伙山贼才会为了钱财去抢掠多闻寺。

    圆觉要还俗,他有足够的钱去做个富家翁,不用忙活就能安安稳稳、舒舒服服过一生。

    那他盘下永红火的目的是什么?有一颗想要从事餐饮业的心?

    如果这样,那他盘下永红火应该会着急收拾然后开门经营,可是从他盘下这饭馆到现在有些日子了,他却对饭馆一动不动。

    永红火有什么宝贝?那圆觉得到宝贝应该会回到多闻寺,而不是死在这里吧?

    一头雾水。

    王七麟正在皱眉思索,衙役们忽然一声惊呼,他赶忙过去问道:“怎么回事?”

    窦大春凝重道:“七爷,不大对劲啊,这尸首很轻!”

    “就像、就像这只是一具皮囊。”一个机灵的捕快嗫嚅着说道。

    王七麟沉声道:“给他脱衣!”

    衙役们纷纷后退,望而生畏,靠前都不敢更何况脱他衣服?

    徐大骂骂咧咧的上去,他有丰富的脱衣经验,特别是僧衣和女衣很像,他三两下就把宽大的僧衣给褪了下来。

    僧衣一落,惊呼声此起彼伏!

    圆觉从胸口到小腹有一条很长很整齐的伤口,王七麟抽出妖刀挑开伤口,露出里面一片空洞。

    脏器没了!

    徐大沉声道:“画皮鬼!”

    王七麟摇头:“不对,画皮鬼只剥人皮,你看这个,他皮肤下还有一层厚厚的肉,也有骨头在,这不像是画皮鬼所为。窦大人,带回衙门,交由仵作验尸……窦大人、窦大人?”

    没人应声。

    他愕然扭头,一个捕快指着上面说道:“窦大人刚才跑了。”

    窦大春本来就不是什么胆子很大的人,上次经历了龟足邑被困一事,他对妖魔鬼怪更是敬而远之。

    现在吉祥县里高手云集,铜尉、铁尉都在,得知发现一具诡异尸首,而且是和尚尸首,赵霖和万佛子都赶来了。

    万佛子双手合十念《地藏菩萨本愿功德经》,赵霖则蹲下仔细检查了尸首,然后问王七麟道:“你有什么发现?”

    王七麟知道上官这是考校自己,他很想表现一番,可是却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只能苦笑道:“赵大人恕罪,我没有特殊发现,只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圆觉主持体内钻了出来。”

    赵霖招手示意他上前,直接伸手进和尚体内,握住脊椎骨一捏——

    应该坚硬如石的脊椎骨像泥土块一样,就这么被他给捏碎了!

    徐大见此喝彩道:“赵大人好手劲!”

    赵霖无语。

    王七麟说道:“赵大人没有用力,是他的骨头变得很酥软。”

    徐大讪笑做惭愧姿态道:“七爷好眼力,我没看出来。”

    王七麟拍拍他的肩膀给他一个眼色,外人看他好像是在勉励徐大,但只有两人才明白什么意思:

    他知道徐大是故意表现的呆傻,以此来衬托自己的智慧。

    毕竟马上要高升的是他,而刚才赵霖问询他的时候他没有表现出什么亮点,于是徐大就硬生生给他衬托出一个亮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妖魔哪里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全金属弹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全金属弹壳并收藏妖魔哪里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