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为君 > 130|2.22

130|2.22

作者:三无斋主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昭忍不住皱了皱眉,怎么会有小孩子独个呆在这里,身边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身旁的小盒子突然轻声说道:“陛下,这孩子长得可真像你。”

    楚昭当场就惊呆了,这红眼小怪物像……像他?到底哪里看出来的?他连女人都没碰过,可不会有这样大的儿子。

    略微想了片刻,楚昭就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宫里不会无缘无故出现陌生的小孩子,况且这个年纪的话,似乎只有一个可能——他的弟弟们。喻王还挺能生,陇西喻王府里一堆弟弟。接楚客过来的时候,顺便一道都接了过来。楚昭也分不清到底哪个是哪个。

    现在看来,这孩子的娘亲必定有胡人血统,因为连年征战的缘故,胡人在中原本就受歧视,加上这孩子异于常人的眸色,八成时常被兄弟欺负吧。因为刚才还羡慕小盒子家兄弟情深,现在少年天子的心里,不免生出一点柔情。

    这么小的弟弟……简直就和儿子差不多呢。如果自己按照惯例十四订婚十六完婚,儿子差不多也就这么大。

    楚昭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小盒子。

    小盒子耸然一惊,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砰砰砰磕头:“陛下饶命,小盒子原本是伺候小殿下的。论理这事也不该奴才来管,可是小殿下好歹是陛下的血……血脉至亲,和别人不一样啊。”

    楚昭心想:我的血脉至亲不少,前几天才弄死一个弟弟,过几天没准还要弄死一个←←

    正在这时,一个老奴跑过来,要抱走这孩子,说是宫里进来的贵妇带来的孩子。红眼睛的小怪物也不说话也不撒娇,木木呆呆任凭他抱着走。唯独一双眼睛却一眨不眨地把楚昭看着。

    不知道为什么,楚昭被那眼神一看,心口就酥酥麻麻的,好像有一只小爪子在撕扯,他忍不住追上前两步。

    然而那老奴虽然年纪很大,却像个练家子,脚下生风一般走得急快。看着他快要走到拐角的身形,楚昭突然觉得好似身体内有什么东西被剪断了,有种惶恐的感觉。这感觉一闪而逝,却驱使着楚昭喝住了那个老太监。

    “且慢。既然是寡人的弟弟,就留下来吧。给獾郎做个伴也好。”

    那老奴脚步一顿,颤巍巍地抱着孩子转身,只说:“回陛下,老奴是受崔大人委托照顾小殿下的,小殿下……殿下他从小反应就慢,到现在也不怎么说话,既不会哭也不会笑,这……这不是……”那老奴没有再说下去,但是在场之人却都明白了他的意思。“崔大人心疼他,方不叫宣扬,实不能留在陛下身边啊。”

    因搬出了崔大人,连小盒子也不敢再多言语了。的确是崔相嘱托他照顾小殿下的,也再三强调不能叫陛下知晓此事,一晃四年都平安无事地过去了,可他却趁着崔相重病自作了主张……想到崔相的手段,小盒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楚昭却没有注意他,只是皱着眉看被老太监抱在怀里的小孩子,仔细看过去,这孩子果然对外界的一切变化都没有反应,就连刚才面对自己时凶狠的表情都消失了。不知怎么的,这面无表情地样子给楚昭一种熟悉感。

    楚昭忍不住走过去把孩子抱起来。

    真是个沉甸甸的小肉球,倒比侄儿獾郎重了很多。莫非是大了一两岁的缘故?

    楚昭拍拍小娃娃的屁股,笑道:“真沉。”

    小娃娃本来木偶般一动不动,这时候突然伸出手搂住楚昭的脖子,紧紧的、紧紧的搂住,然后把嫩乎乎的小脸贴到了楚昭面颊上。

    楚昭愣住了,前世今生,他从来没有被小孩子这样亲近过。楚昭不是女人,也不认为自己有丝毫的母性,就算是可爱的侄儿獾郎,楚昭都没什么想要亲亲抱抱的冲动。皇帝陛下喜欢美食美人美景,对小娃娃可提不起半分兴趣。可是如今面对怀里搂着自己脖子不撒手的小家伙,楚昭却诡异的发现……自己似乎……突然变得柔情万种爱心无限起来。就连原本打算去看崔景深,现在也挪不动脚了,还把给獾郎准备的小迷宫给了面前的阿熙。

    “天权,去查一查是怎么回事。”楚昭打发那老奴走,低声吩咐身后的天权。然后一把拖住怀里沉甸甸的小团子,大步往兴庆宫走去。

    路上楚昭惊讶的发现自己很有抱孩子的天赋,一手拖屁屁一手护住小娃娃的小胸脯,就像抱过无数回一样。可他明明记得自己前世一抱小侄儿,那臭小子就哭闹不停,非要爬去他娘怀里。这可真是怪了,莫非自己和这个弟弟天生投缘?

    到了兴庆宫,大楚的皇帝陛下便展开自以为慈祥的笑容,在周围宫女太监们的忐忑注视下,试探着用手戳戳小阿熙的脸颊。

    “乖,来叫一声皇兄。”

    小阿熙虽然还是三头身,却已经有了身为皇族血脉的贵气,就算包子脸被人反复玩弄,却依旧酷酷地没什么表情,好像被戳凹下去的脸不是自己的。

    真是不可爱!虽然这么想,可一贯不喜欢小孩子的楚昭却憋着气要和面前酷酷的小男孩较劲。

    眼睛晃过阿熙目光的落脚点,楚昭突然拿起桌上的木雕,笑道:“来,叫寡人一声皇兄,这个木雕就给你哦。这可是寡人亲自雕的。”木头龙虽然雕刻得比较质朴,被机灵的大太监高文拿去木漆场子里上了色,经过大师们妙手加工,卡通造型看上去充满童趣。

    这回阿熙脸上虽然还是没有表情,目光倒是跟着移动了一下。不过依旧紧紧闭着嘴巴,也不肯看楚昭一眼,低着头闷闷地玩益智积木。

    -_-#天生投缘什么一定是我的错觉。

    “不叫阿兄就是不喜欢这个木雕了,那把木雕给别人好了。”说着,楚昭就把胖胖的小木龙塞给了苏溪,阿熙的脸终于转了转,暗红色的眸子里掠过一丝愤怒。

    小盒子见状,壮着胆子轻声提醒:“陛下……熙公子他……他现在还不怎么会讲话呢。”

    楚昭皱起了眉头:“这都四五岁了吧,还不会讲话?”莫不是有些问题吧?难道是在喻王府里被欺负得狠了,得了自闭症或者是忧郁症?

    完全不懂小儿心理学的某人胡乱猜测着。

    小盒子欲言又止,半晌方小心翼翼陪着笑说道:“男孩子说话晚也常见,所谓贵人语迟。”

    英明神武的陛下明显不太满意贵人语迟这样牵强附会的解释,小盒子赶忙补充了一句:“不过太医院的周医正给看过不下百回,说是小殿下的喉咙没有问题。奴才也曾经听小殿下说过话,此时不说话,大概只是不想说而已。”

    不想说话?臭小子,这么小就知道装酷。

    纤长的手指继续戳了戳肉嘟嘟的脸颊,楚昭逗他:“你獾郎侄儿都能说话了,你却还不会,可比下去了。”

    结果一直闭口不闹反应冷淡的小孩听了这话,忽然头一偏口一张,就把尊贵的皇帝陛下正要戳脸的手指给咬住了,三四岁的娃已经长满一口乳牙了。楚熙的小牙口就很好,死死咬着皇帝陛下的手指。。

    小孩子没轻没重,他可不知道什么叫意思意思就行,愤怒之下咬是真咬。把楚昭痛得脸都皱成了一团。

    宫殿里顿时忙乱成一团,天权伸手想要掰开小娃娃的嘴。却被楚昭一把拦住了。

    楚昭咬牙切齿地说道:“别动,你那练武的手,还不给这小东西下巴卸掉啊。嘶——痛痛痛。”

    天权一看小殿下那张小嘴,因为努力咬着陛下玉白色纤长的手指,口水就流出来了,越发显得小嘴花瓣一样粉嫩亮泽,五大三粗的汉子顿时也不敢上手硬掰了。

    阿熙天生异于常人,就不太明白什么是痛,他瞪着又大又深邃的眼,眨都不眨地继续咬。

    “你是小狗吗?快给寡人松开!寡人生气了……寡人真的生气了……”

    生气这个词倒听过。阿熙眨眨眼睛,没有松口,不过力气已经小了很多。

    殿内正一团乱的时候,伺候了楚昭很多年、刚被楚昭调去照顾獾郎的长宁姑姑终于赶了过来,她的手一伸,就卡住阿熙的下巴,力道恰好的一挤。右手迅速捏着天子的手指,猛地一抽,就把手指给抽出来了。

    抽出手一看,已经见了血。

    一群人着急忙慌地大喝道:“快喧御医!陛下受伤了!”

    被长宁抱住的阿熙似乎被吓住了,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长宁着急楚昭的伤势,手一松,小孩子就落在了地上。

    似乎知道自己闯了祸,阿熙一下子钻到桌子下面去了。他也不哭闹,缩在那里,暗红色眼睛显得黑黝黝的,里面似乎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

    这是……哭鼻子了?

    还知道躲在桌子底下哭。小小一个人儿已经知道要隐藏自己的感情了,这孩子不一般。

    楚昭瞟了他一眼,用毛巾捂着伤口,淡然道:“别慌,他才多大点劲,不用传御医了。”说着,楚昭不动声色地把木头龙扔到桌子底下去,嘴里却和长宁谈笑:“宁姑真是厉害,对付小孩子有一套,不如你以后就来照顾阿熙吧。”

    阿熙看到木头龙,又见似乎没有人注意他,就偷偷从桌子底下爬出来,一把抱住木头龙,然后小心翼翼缩了回去。

    “也没什么,只是陛下才长牙那段时间也爱咬人,还把苒苒小姐的胳膊咬出血了。”长宁唇角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凝视着阿熙,“熙殿下这般乖巧,奴婢很乐意教养他。”

    楚昭觉得有点奇怪,按说长宁伺候獾郎是一个好差事,因为獾郎是最可能当上皇帝的人,而阿熙以后顶天了也就是一个闲散王爷。可是看长宁的样子,倒是欣然接手,半点不乐意都没有。还有天权也有点不对劲,他以前可是连楚客楚旦都敢揍啊,难道是因为面前这只小团子长得比较可爱?

    看了看坐在桌子下自顾自玩的小家伙。唔,长相的确可以给满分,性格么……简直是小恶魔啊。

    坐在那里自顾自玩木头龙的小团子似有所感,突然抬起头,正正和楚昭的目光对上。

    长睫毛扇动了一下,眨眨眼睛,大概是因为楚昭刚才没有发怒,表现得又比较平静,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惩罚他,小孩子的自尊得到了保护,所以渐渐胆子大了些,一挪一挪地到了楚昭脚下,然后就抱住他的脚窝在那里。

    感受到脚背上温温软软的一团,楚昭不得不承认:好吧,的确挺可爱的。

    长宁慈爱地看着这一大一小,见到楚熙拖着的玩具,笑道:“咦,这是陛下自己雕的吗?”

    楚昭点点头。

    “陛下自己小时候也喜欢龙型的玩具,我记得那时候家里有人给陛下雕了一个木头龙,陛下爱不释手,十来岁还要每天放在床头,谁都不许动呢。”

    被长宁提到往年的黑历史,楚昭大感尴尬,他可不是真幼儿,喜欢龙不过是因为想要塑造出霸气侧漏的王者风范而已。自己脚下这只才是真喜欢。

    “对了,那条木头龙呢?”楚昭突然想起自己往年的小玩具,然后他反应过来:“对了,好像是给獾郎了。以后就把阿熙和獾郎放在一起养吧。免得独个孤零零的。”

    一低头,楚昭就看到阿熙正仰着小脑袋听他们说话。楚昭现在也发现了,阿熙这孩子可能真的有点自闭,因为他对外界的反应很小,别人说话他都不怎么理睬,还有点怕人,刚才一堆人嚷嚷明显就把小东西吓坏了,唯独自己的声音才能平和的吸引他的注意力。

    为了试验自己的猜想,楚昭一把将坐在自己脚背上玩木头龙的小阿熙抱起来亲了一口,伸出拳头,柔声说道:“宝贝,我们和好吧。”

    阿熙板着小脸,看上去呆呆的,然后他慢慢伸出小拳头,试探着和楚昭的手轻轻碰了一下。

    楚昭的本性,实在不是喜欢小孩子的人。总觉得小孩子都是小恶魔,不爱干净胡搅蛮缠,一碰就哭,十分难养。连面对獾郎也缺少耐心。论起年纪,这一世还是个大男孩,而且每日又有那么多事,让他表现地慈母一般,的确不现实。

    然而此刻,那柔嫩的触感让楚昭心里生出一种奇怪的自豪感和责任感,心中的怜爱满得几乎要溢出来,这种情怀导致他几乎是立即就下了决心,把阿熙和獾郎都接到身边来养,反正养獾郎一个也是养,养两个也是养。

    坐在出宫的马车上,一股兴奋感依旧环绕着楚昭,挥之不去。但是兴奋之外,还有深深的忧虑和恐惧。作为一个明君和父亲的角色,培养合格的继承者都是一生大事。生出来继承者,不过是这项宏伟工程的开端而已。而皇家宝宝们的培养就显得尤为重要,因为这是一群心理疾病高发的问题儿童。

    楚昭没想过将两个孩子交给下人去养,这时代受过教育的人本来就少,一个大字不识的太监或者深宫女子,再忠诚,又能养出什么样的君王呢?

    这么想着,楚昭郑重地点开系统,在系统奖励的现代书籍里翻找起来,不一会儿就找出了一摞诸如《宝宝早教三十六问》《快乐宝宝好妈咪》《幼儿心理学》一类的育儿书籍,然后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一边读还一边做笔记。

    因为读得太过专注,等车到了拙政园门口,楚昭才从傻笑着奋笔疾书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在小厮的带领下推开院落的大门,一眼就看到崔景深。

    春寒料峭的时节,他却固执地坐在荼蘼花架子下,腿上搭着毛毯,似乎在等待着谁。

    因为缠绵病榻的缘故,崔景深如今一发的瘦了。脸颊和眼睛都微微凹陷,显得眼神更加幽深,冰凌般的肤色半点血色皆无,薄唇却带着一抹血红,有一种病态的美,倒也符合前头几年士族的审美,但是叫人看着总觉得瘆的慌,担心下一秒,面前的人会像雪一样融化掉。

    此时病美男坐在一株盛放的荼蘼下面,人花相映,各自湛然,空气中有一种水果成熟到极致的腐烂香气,无端叫人的觉得压抑。

    玉山倾颓,楚昭心里忽然蹦出来这样一个词语,心里很不好受。

    正打算走过去,楚昭突然看到墙头伸进来的桃树枝桠上露出一张少女的脸,比桃花还要灼灼其华。

    女孩子本来没打算往下跳,可是突然看到楚昭推门而入,似受了惊吓,一下子栽倒下去。正正好掉在崔景深身上。

    楚昭眼睁睁看着落英缤纷之下,美丽的少女从花树上落如俊美温柔的男人怀中,好像一只遗落凡间的精灵。

    而男人也特别温柔的扶起她,替她摘下头上的花瓣。少女不知道说了句什么,男人畅快的笑了起来。

    楚昭愣住了,他从来没见过崔景深在他面前这样开心的,毫无阴影的欢笑。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有种不翔的预感。

    不过楚昭不是输不起的人,做不出黯然离去之事,反而大步走过去。院中两人看到了他,愣了一愣,少女便火烧屁股一般从崔景深怀里跳起来,脸红地也像猴屁股。

    楚昭愣了一下,觉得崔景深和这个蔡氏女倒像是电视剧里的男女主,一个笨笨的总是闯祸,却又鬼灵精怪,一个就温柔强大,总替对方收拾烂摊子。总之,两人在一起的场景仿佛一副画儿般,看起来登对极了。倒显得楚昭像个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

    “陛下来了?请恕臣不能远迎。”崔景深的声音如春水浮冰般响起。

    两个侍女袅娜地搬来一个靠背。

    少女急忙从怀里取出一包鸡蛋糕:“崔大人,这是薇娘从街上老字号那里买来的,特别香,您尝一尝。”

    崔景深皱眉道:“你溜出去就是为了买这个?”

    少女俏皮的吐吐舌头,偷偷把手往后缩。可崔景深还是看到了手腕衣袖间的血痕,略带怒气地说道:“你又去找那人了?薇娘,这是男人间的事情,我说过我会处理。”

    薇娘看看崔景深,又看看楚昭,突然噗通一下跪了下来,哀求道:“崔大人,请让我去吧,我是为我自己去的,我不能看着张英做了那么多措施,还这么逍遥自在。”

    崔景深闭了闭眼:“罢了,青芜,带她下去包扎。”

    等侍女挟着少女离开之后,院子里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崔景深就着清茶默默吃鸡蛋糕,楚昭也吃了两块,他这些年被郭师傅养得嘴巴很刁,因为不合胃口就没再吃了。

    似乎觉察到楚昭不爱吃,崔景深便也放下筷子,他凝视着楚昭,以独特的温柔语调询问:“前朝的事情还忙得过来吗。怎么到微臣这儿来的?陛下总叫我这样操心。”

    楚昭却不接这个话头,反而直截了当地问道:“这个女孩子是谁?既然身为大楚丞相,就要以身作则,可不能胡乱拐骗良家少女。”

    崔景深不由笑了一下,有些吊儿郎当地回答道:“就是上次摔倒在我车架前的蔡氏女,张家欺负她一个孤女,说她无礼无德,失了名节,要将她关在柴房饿死。”

    楚昭倒抽一口凉气:“这张庭也太极端了吧?连孟子都认为,嫂子掉到河里,小叔子伸手救她上来,虽然两人拉手了,但也不算违反‘男女授受不亲'。更不用说这个女孩子是为了母亲向你求救。寡人绝不会叫张庭这样的伪君子得势。”

    崔景深扬起眉:“那陛下第一个该把张氏女写的女戒一书焚毁。什么酸臭东西?历来便是世家,也没有这样教导女儿的。都教成木头桩子一样,有什么趣味?小姑娘很机灵,有世家女孩儿的风范,就是笨手笨脚的,总是闯祸。”语气里满满都是纵容。“后来张英又想把她送给天师道的祭酒做人情,被我救了出来,也是为了救她,前番才让张英跑脱。”

    “那她刚才一番话是什么意思。”楚昭紧追不放,一脸你别想糊弄我的表情。

    崔景深淡淡道:“哦,那个张英不是逃跑了吗?现在和天师道的人搅合在一起。天师道信任的祭酒很迷薇娘,薇娘知道了,就假装与他来往,想要帮我打听情报。”

    楚昭不由咂舌,这小姑娘也实在太胆大了,虽说当时对女儿家要求不若前世明清那般苛刻,寡妇可以再嫁,未婚男女不小心搞出人命多是送做一对而非沉塘,但民风开放是一回事,合不合理是另一回事——即便是现代,也没有没受过专业训练的小姑娘去邪教组织做间谍啊。

    “那你可得看好了她。上回拦车喊冤,也亏得是遇见了你,不然有她的苦头吃。而张英蛇蝎心肠,这小姑娘一脸懵懂,哪里斗得过。不过平白送上门的肥肉而已。”虽然小姑娘疑似情敌,而且还是劲敌,但楚昭并不会自降身份去故意害她。

    正说话间,忽然一股春风拂过,楚昭略感寒意,便探身凑近崔景深,摸了摸他的额头。崔景深的额头冰冷,清瘦的双颊也冰冷,而且还很消瘦,只是那种懒洋洋动人心魄的笑容却依旧迷人。

    “先生,我扶你去屋里吧。你身子本就不好,就算要等那位姑娘,也不该坐在风口上。”

    崔景深笑了笑,没说话,只是颇感无奈地任凭楚昭将其扶了起来。

    到了屋子里,楚昭又一叠声唤侍女拿几个炭盆进来。

    崔景深坐在榻上,指着一旁竹几上的一摞摞竹简,道:“生病的时候闲得慌,我将这些年的心得全都写成了十卷竹简,希望殿下能够抽空看看。”侍女端上了一碗药,崔景深看了一眼就摆在手边案头。

    “先生快喝吧,凉了更苦。”楚昭劝道。

    崔景深苦笑着摇头:“戒毒只靠个人意志,这些药抵什么用,不喝也罢。”

    楚昭见屋里的侍女都走光了,也不端着皇帝的架子,就突然走过去抱住崔景深的腰,低声问:“先生不要寡人了吗?”

    崔景深本质上就是一个古代书生,哪里受得住天子跟他来这个,那必须完全招架不住啊。

    被陛下的信重感动得心潮澎拜,崔景深半晌才镇定下来,郑重其事地回答:“陛下误会了,微臣还要为陛下效力十几年呢,便是挣命也会活下去的。”说着就把那碗药一饮而尽。

    药有没有用楚昭不清楚,可他却知道这药里加了助眠的成分。等崔景深睡熟之后,楚昭看着他的面容,几乎毫不犹豫地花费剩下那点系统能量,用了自己最后一张复活卡。系统很快提示说能源不够,楚昭一咬牙,又用了两点健康值。

    说来也奇怪,按照系统的能源收集方式,一个人对君主的认同和崇奉会转化为所谓的愿力,补充系统能量。那么必然是他最初成为忠诚信徒的那一刻产生的愿力最大,之后就会平稳下降到一个稳定值上持续输出。按照这个逻辑来说,自己新即位的那一两年里,应该积累了许多能源,这几年也没听说哪里有大的叛乱,在只进不出的前提下,自己已经不怎么用各项技能,系统能源是什么时候见底的?

    然而不容他继续想,就像电力耗尽自动关机一般——楚昭晕了过去。

    仿佛看到屋中有一道白光闪过,青芜担心出事,慌忙进屋来。就看到自家公子歪在榻上,盖着大皮被子,即使在梦中也似有什么烦心事,在眉间形成三道皱痕,好在脸色已经不像自己才离开时那样难看。而皇帝陛下已经趴在床边睡着了。

    屋里檀香阵阵,青烟袅袅,岁月温柔如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无斋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无斋主人并收藏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