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为君 > 149| 2.22

149| 2.22

作者:三无斋主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到了阿熙的房间,看到小东西撅着屁股睡得小脸红扑扑的,楚昭爱怜不已地亲了亲儿子的面颊。

    楚熙勉强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叫了一声父皇,朝着楚昭伸出双手。看着那双和韩起如出一辙的血色双眸,楚昭心里隐隐发疼。他想:这样就好,虽然我不能和那人在一起,起码还能假装我们有了个儿子。那么在以后孤寂而漫长的人生里,也不算难熬了吧。

    楚熙今天很开心,因为父皇对他特别特别温柔,以往他撒娇要抱抱,或者以怕黑等理由要求父皇在他睡着之后再离开,都会遭到无情的拒绝,今天却不仅亲了额头,还坐在床边,等他睡着才走。于是,开心的楚熙小朋友便带着幸福的微笑睡着了。

    把儿子哄睡,楚昭走出房门,沿着走廊逶迤而行,就听到柴房门口的稻草垛子后面有动静,以为是苏溪和天权两个小情侣在那儿亲热,不由加快步子。

    正要走过的时候,两人的低声交谈被一阵寒风吹到楚昭耳朵里:“你说,方大人不会真的像那小子所言,把粮道切断,害了王将军吧?你不是说只要陛下在令主身边,令主就不会做这些事吗?”

    是天权的声音,楚昭的脚步不由顿了一顿。

    苏溪叹息道:“方子安虽然被令主拿住了软肋,逼其就范,但是对陛下还是很维护的。一开始还差点咬舌自尽,若不是我亲自去劝说,他又知道楚熙殿下的来历,和崔景深颇为不睦,只怕这事也成不了。他必定不至于帮着令主去暗害王大将军,这是毁我大楚的万里长城啊,和卖国也差不多了。”然而对于天权的最后那句话,到底没有正面回应,只怕便是苏溪自己,也知道以韩起的性格,并不是做不出这种事情的。

    楚昭的手抖了起来,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一直以来,最为信任的方子安,居然也是韩起的人。那么自己在西北的布局……

    想到这里,楚昭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幸好方子安也并不知晓全部的计划。

    想着心事,楚昭漏听了一段,等回过神来,却听天权说道:“眼看着好事近了,但是我觉得陛下好像并不开心。”

    苏溪马上道:“为什么不开心?我觉得只是害羞而已吧?”想到了什么,苏溪似乎狠狠拧了天权一下,因为楚昭听到天权发出了一声闷哼。

    “要说不开心,还不是因为你把那只狐狸精带了回来。”

    天权有些烦乱地说:“那是谢家的公子,虽说他爹是庶出,仔细论起来,也和陛下是中表亲,难道眼睁睁看着他冻死在街头吗?”顿了顿,天权闷闷地说道:”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想,或许我们真的做错了,作为臣子,插手皇家私事,本来就是大忌。”

    “那你说说,以令主那般酷烈无情的行事作风,连句情话都能说得像威胁,最后能有什么好?不过是和陛下越走越远,到时候中原大地生灵涂炭,谁也别想好过。头掉了碗大的疤,你一个做暗卫的,本来就不得好死了,还怕陛下猜忌你吗?”

    天权被他气乐了,虽说互有情意,也丝毫不留情面的毒舌过去:“你一个太监,又知道什么是为陛下着想?”

    苏溪怒道:“太监怎么了?太监就不能有想法啊。”

    “陛下当年和令主好的时候才多大?十几岁的年纪,未必就定了性。况且又一别四年,这四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一无所知,或许……或许令主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令主了,未必还能像当年那般,义无反顾的爱着陛下。”

    “男人之间,又说什么爱不爱的!况且两位主子都是何等身份,说爱情倒是可笑了。你以为我是畏惧韩大人,才把陛下卖给了他?我承认,韩大人的确很可怕,比起陛下,我也更加畏惧他。以韩大人如今的地位,就算要挥师南下,让中原血流成河,也不是办不到的事情。我苏溪虽然是个太监,也是知道生民百姓,家国大计的。”

    “那……那也不能拿陛下去和亲啊。”论口舌,天权到底说不过苏溪,虽然知道他说的是歪理,却也找不出辩驳的话。

    “我拿陛下去和亲!谁见过这样的和亲?你且说说,韩大人和陛下在一起,姿态还不够低?真是陛下说东,他不敢往西,陛下要打狗,他不敢撵鸡。我看着,就算陛下现在要贵霜帝国对着大楚称臣,韩大人也能把国印双手奉上。你说说,你说说,这样的韩大人,论人品,论地位,论长相,论神情,那点配不上咱们陛下?我看这才是天作之合!”这口气,完全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哎,我和你扯不清楚。反正我就是感觉不对。说实话,韩大人如今眼睛太深,我看不透他,咱们陛下……总觉得不太放心,只怕跟着他会吃亏。”

    “你能看透什么?你能看透的话你就是崔大人,陈大人了,至于连个黑骑军小队长都当不上吗?”

    “真是无理取闹!这怎么能混为一谈呢?再说,要不是为你,我早就……”

    不知那头苏溪做了什么,天权又急又快的话语突然停住,然后他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对陛下最是忠心,又是立志要有一番作为的人,和我这刑余之人不同,心里只怕过不去那个坎儿,倒也不必担忧,到时候就说是我骗你做的。”

    听到这里,楚昭真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他原本内心对这些自作主张的下属不是没有芥蒂的,此时却又觉无奈。这两人对于楚昭,倒也不完全是下属对主子的关心,还有多次生死与共积累出来的情谊,所以才敢自作主张。

    作为皇帝,这样逾越的部下当然应该都杀掉,可是若真杀掉,作为楚昭,未免有些舍不得。

    寒风呼啸中夹杂着清脆的鸽哨声,是夜晚放出去练飞的信鸽回笼了。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这群年轻的鸽子里,混出来一只胖嘟嘟灰仆仆的老货。

    楚昭没有再听下去,他提着手里的灯笼,在塞北浓得化不开的黑暗之中,静静走向了鸽舍。

    他想起楚家天子的自称——寡人,忍不住淡漠地微笑起来。

    一语成谶。

    当皇帝,便注定是孤家寡人。

    不论初心如何,不论这些年的情谊,并不是绝对忠于自己一人的部下,到底是不能重用的。暗门……好在他之前就已经将暗门一部分势力转移到了陈参手里。

    陈参在楚昭心目中的地位不一般——在楚昭心目中,崔景深擅长的是安抚百姓,朝斗党争,方子安则善于后勤组织,保护粮道。若说这世上还有谁能够指挥大军抵挡住韩起,只能是王若谷和陈参一正一奇的组合。论起堂堂正正两军对垒,冷兵器时代,步兵面对骑兵,天然不占优势。至于红衣大炮等武器,楚昭对墨门忠诚度的信任值已经大打折扣,并不将希望完全寄托于此。这时候,大楚军队需要的正是陈参这样善于阴谋诡划的奇才。

    与此同时,陈参又是朝中唯一能够和崔景深相抗衡的人,也是最合适的托孤人选。楚昭不是担心崔景深会谋权篡位,而是担心权力蒙蔽他的眼睛,让他再也无法为这个国家指明前进的道路。

    况且陈参这个人还有那么多可爱的小缺点,尤其是性格,因为智力拔群,内心深处充满天马行空般的智慧,所以难免不善人际交往,和朝中的重臣都不亲厚。既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女人,每日不过闭门读书而已,俨然成了朝中的隐士。甚至有一次楚昭问起身边的黄门郎,居然不知道陈参住在哪里。再加上这个人没有可恶的世家背景,而外戚的身份又让他很难成为寒门领袖。这样的臣子多么让人主放心。

    楚昭想起自己在启程前,曾经找来自己的智囊团一一谈话。

    楚昭找这些人谈话的顺序也是有讲究的。方子安放在最前面,不是因为楚昭最信任他,而是楚昭对他已经起了疑心。

    在御驾亲征的最后一天晚上,楚昭亲自登门拜访陈参,开门见山:请问怎么才能彻底平息鞑靼人的祸患?

    陈参寒门出身,和楚昭也没有什么总角之交,竹马之情,且又是身份敏感的外戚,还摊上个智商不足以支撑野心的妹妹,所以在朝中格外谨慎,明哲保身。就算起初吃味于楚昭对崔景深的信任和放权,但也只是暗地嘀咕两句罢了。此时见这几年似乎颇为疏离自己的主公亲自登门,陈参心里不是不高兴的,然而高兴之余却也有几分忧伤和了悟。

    自家妹妹做的事,陈参这般聪明,自然有所耳闻,知道如今哪怕是为了侄儿,也是时候做出决定了。

    因此,面对楚昭的问题,陈参淡定地回了八个字:示敌以弱,转暗为明。美人离间,兵不血刃。

    只听这八个字,楚昭便明白,此行的目的已经全部达到。

    此行目的有二:一,希望陈参能够大义灭亲;二,希望陈参站队之后再给出一些具体的建议。虽然还不太明白陈参这天马行空的锦囊妙计究竟该如何执行,但是楚昭已经放下了一半的心。

    到这一刻,楚昭才下定决心要御驾亲征。之前种种,不过是虚张声势、故弄玄虚的烟雾弹罢了。

    当下楚昭便问陈参具体对策。面对倾心侍奉的主公时,陈参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当下便轻摇羽扇,不紧不慢地把这个宏大的计谋讲了出来。

    前四个字针对都城局势。

    “淑妃还在宫外的时候,就与玲珑夫人暗自交好,又因为当年的遭遇而一发的偏激,如今居然与外族勾结,实是自作孽不可活。”说到这里,陈参脸上有悲哀之意一闪而逝,旋即正色道:“属下并非圣人,亦有私心,指望陛下在杀了淑妃之后,能够留陆三娘一命,交给微臣看管。”

    对于这个要求,楚昭自然点头答应。他心里看中陈参,实在不愿意因为些许小事和他起了芥蒂。况且,以陈参的手段,难道还管不好自己妹妹吗?这么些年淑妃之所以发展到现在,不过是因为陈参可以避嫌罢了。楚昭甚至怀疑,这个男人是因为不希望妹妹在宫里当贵妃,所以故意放任事情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的。当然,这也只是楚昭自己的胡乱猜测而已。

    陈参行礼下拜,继续说道:“从安乐郡王谋反的案子里,微臣便隐隐约约地觉得世家有二心,可是却没有抓住把柄。只是世家与陛下到底有亲,微臣只怕打老鼠伤了玉瓶,这才暂时压下了没有动这些人。现在大敌当前,都城空虚,正是一个好机会,让陛下借乱臣贼子之手,将那些有二心的世家一网打尽。”

    暗门里的人虽然心里向着韩起,但是并没有背叛楚昭,他们也不是不做事的。这些情报都一一呈报到龙案之前,只是没有陈参说得这般条分缕析罢了。

    楚昭深深明白,世家的存在,在阶级社会是不可避免的,况且楚昭的出身注定他不会像农民起义的领袖一样诛杀世家,所以他对世家的政策,一直是以平衡之道又打又拉。

    不过因为系统能量不足,时不时就罢工,数据也停止了更新,楚昭这废柴就没办法再玩什么平衡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压根不知道该打谁又该拉谁好吗?

    陈参的计划其实有些类似于钓鱼执法,设局让世家自己做选择,有利于帮助楚昭找出真正的背叛者。在这个过程中,楚昭也在有意识的摸索着学习帝王心术,从而减弱对系统的依赖。

    而都城的布局从楚昭御驾亲征,在引凤楼上大张旗鼓的托孤时开始。

    后四个字则是针对边疆局势提出的对策。以美人计套着诱敌深入和离间两策,堪称阴狠严密,不拘一格。

    ——从几年前泰哲为遥喜惊艳的那一瞬间就已经落下第一颗棋子子。楚昭以郡主下嫁泰哲,以解燕然山之围开始,整个计策正式启动。遥喜的下嫁给王若谷不理智的举动一个很好的解释,同时王若谷的死也能够让鞑靼族内掉以轻心,使得之后的计划能够顺利施行。

    以天下为局,废帝楚旭,泰哲的兄长,王若谷,谢澹,边关的将领,都不过是陈参指尖的一粒棋子罢了。

    陈参是一个真正的天才,他这样不拘一格的毒士,也只有楚昭这个靠着系统伪装出来的明君敢用。而陈参胸中毒辣谲诈纵横往复的毒计,也只有在楚昭面前才能淋漓尽致的铺展开来。

    君臣相得,大抵若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无斋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无斋主人并收藏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