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为君 > 148|2.22

148|2.22

作者:三无斋主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怎么来了?”楚昭淡淡地问道。

    因为边荒集里生存条件恶劣,男多女少,所以这结契之事也常见。甚至还发展出了一套完善的礼仪制度。按照边荒集里的风俗,结契也和嫁娶一样,头天契兄弟是不好见面的。

    “我总觉得自己在做梦,所以过来看看你。”韩起极轻极轻地说了一句,眼眸中波光潋滟,却永远只倒映出一个人的身影。

    虽然实力对比上韩起如今看似已经完全占据了优势,如果他想,将楚昭父子掠回花刺子模城也不是什么难事。然而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他在楚昭面前的姿态一直都是极低的,简直是楚昭说一不二。此时感觉到楚昭心情不好以及对他莫名的疏离,韩起就有些惴惴的。

    苏溪连忙躬身迎接心目中另外一个主子进门,又转身心花怒放地忙活着端茶递水。见两个人似乎都略带羞怯之色,苏溪笑眯眯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聪明地对两位主子说:“韩爷来是不是找我家公子有事?快进来说吧,站在院子里怪冷的。”

    苏溪,天权的行为,若说是背叛,其实也并非如此。这些人本来就是暗门的势力,是韩起的私人力量。如果这个世界没有楚昭,韩起必定会用这股势力慢慢崛起。但是,成长起来的韩起因为自身遭遇的问题,也注定是一个暴君。看穿越女张英对韩起的态度,就知道韩起前世简直神鬼莫近,下场也不见得多好。

    而楚昭穿越而来之后,韩起便将自己的势力心甘情愿奉献出来。楚昭当时根据系统数据,最信任的是韩起,很放心的把暗门脱胎而来的情报组织和暗杀系统全部交给韩起掌管。即便自己登基之后,也没有起过鸟尽弓藏之心。

    所以说历代开国之君登基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屠戮功臣,并不是没有道理的。那些和君主兄弟一般成长起来的臣子,在下属的心目中也拥有和君王一样的地位。

    这种矛盾在其他君王那里,都是不可调和的,最终导致的就是诛杀功臣,如果真的要当传统意义上的明君,崔景深,王若谷,韩起这些权臣,都不会有好下场,这是君权和臣权斗争的必然结果,结果必定比现在还要惨烈百倍。古今中外,无一例外。

    而在楚昭这里,因为他有系统,因为他和韩起之间还有个楚熙,事情才会显得有圆转之地,苏溪这些下属也才会出此下策。

    人都是有私心的,没有私心的人若有,那必定是几千年才出一个的大圣人。若是君王指望自己的下属都没有私心,那么这皇帝趁早别做了,迟早得心塞死。

    这就是为什么楚昭即便知道苏溪等人私心很重,但是并没有立即处置他们的缘故。因为这些人的忠心高,野心低,按照数据来看,已经是自己属下当中的佼佼者。

    为君不易,有些人不是你想杀就能杀的。白璧微瑕,摔碎了固然痛快,之后难道用瓦片来充数吗?即便毫无瑕疵,瓦片也只是瓦片而已啊。

    楚昭看了一眼系统,又看了一眼笑逐颜开的苏溪,想到之后的计划,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对于某些人,他是乐于给第二次机会的。

    韩起跟着楚昭进了卧室,这卧室被苏溪张罗着重新装饰过一次。屋内陈设着红木雕花家具,镶大理石的太师椅,看着倒也喜庆,但是并不跳脱。红木架子上陈列着古青花瓷器,上头也用红丝缎扎了绢花绑着。这样的陈设,也就是普通大户人家的模样,和都城里世家的气派自然是不能比的。唯独墙壁上挂有百年前陆贽的《平复帖》,崔玄微《游春遇狐图》,仓慈的《五王经》等传世名篇,带出些沫典雅的气息。

    韩起好奇地东瞧细看,末了见楚昭走过去关上了房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突然露出两朵红晕。

    楚昭现在看他做什么都像个变态,强忍着将此人胖揍一顿的冲动,转过身问他:“怎么这个时候跑过来了?”

    韩起眨了眨眼睛,他的眼睛和楚熙很像,都是暗红色,就像戴了低调的美瞳片。然而此刻,清浅的天光透过窗户纸映在琉璃一样清澈的眼睛里,竟然变成了一种神秘而诡异的艳丽之色。

    “想你和宝宝,你们不在我身边,我就睡不好。”这声音温柔低沉,仿佛大提琴的鸣响,然而这种曾伴楚昭入眠的迷人声线此刻却再也打动不了他。

    楚昭不置可否地哦了一声,只说:“明天一早就见面了,何必急在一时。”

    正在这时,院子里闹哄哄的,原来是韩起那头的一个黑熊似的部下扛着楚熙回来了。

    大熊一般的男人肩膀上扛着白嫩嫩的楚熙小包子,正在尽职尽责的教导小主公。

    “那些人挨欺负,因为他们是脓包……阿熙就该学了你爹爹,这才是一等一的英雄好汉,大碗酒,大块肉,大把银子,大堆女人。人活一世,为个啥?混世罢了,好也是混,赖也是混,不过几十年个物件,不闹个惊天动地,亏死呢。就该学你爹,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啊,小主人。”

    楚昭开始还微笑着点头,听到“大堆女人”那里,脸就黑了下来,扬声唤道:“阿熙,过来。”

    “父皇!爹爹!”阿熙听话地跑了进来,一头扎进韩起的怀里,蹭两下之后,对着韩起告状:“爹,刚才出去玩,有人说你不好,大熊叔叔教训他们。”阿熙最近也和牛角巷里的幼童渐渐熟悉起来,时常在一起玩耍。

    韩起刚刚被楚昭冷淡的话语伤了心,正在心里嘤嘤嘤,就被飞扑过来的儿子治愈了。看着楚熙那张类似楚昭幼时的小脸,以及那双遗传自己的红眼睛,韩起心里暖烘烘的,笑着问道:“哦,他们说爹什么不好?”

    楚熙想了想,“他们说,说爹抢了人家的过年钱,别人家里就一片哭声了。”

    这件事楚昭也知道,韩起现在的身份是远东商社的幕后老板,过年过节正是收账的时候,而在这荒集之中,欠债的更是大爷,连在外行事的马历博都被打了一顿,韩起就派了手下这个大熊一样的男人去要账。此人是韩起身边的得力大将,岂是能吃亏的人,要账的手段难免血腥了一些,荒集中便有些抱怨之声。

    “别看在外头装得可怜,边民可不是什么好人,都是恶棍无赖,不使点手段他们是不会给钱的。扎拉口里不积德,却十分得用。”韩起可怜兮兮的看着楚昭。想到阿昭历来是以明君仁君严格自我要求的,虽然韩起对此不屑一顾,但还是有些担心楚昭同情那些边民,从而毁坏自己在楚昭心里的形象。

    说完这番话,韩起又转头教训儿子:“你扎拉叔叔是个粗人,以后少跟着他胡混。”

    楚昭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即便所谓仁君,也是外儒内法杂以王霸之道,所以楚昭对于韩起把自己儿子教成一只狼的做法还是十分赞同的,对于韩起装可怜的手段熟视无睹,转身就去里屋找儿子的小礼服,想要让他试试看。

    结果从里屋走出来,就听见韩起说道:“爹可不在乎他们怎么说,爹只在乎你和你父皇。”

    楚熙这小没良心地立马讨好地说道:“爹好,能够护住下属。我出外,一说是爹的儿子,谁都不敢惹。”

    韩起点点头,声音变得冷淡起来:“儿子,你要记住,这世上不是羊吃狼就是狼吃羊,你若是弱一点,便叫人欺死。所以爹宁愿你变成不讨喜的狼吃掉羊,也不愿意你变成软弱可欺的羊。”

    楚昭在旁边看着,那个男人平日里近乎撒娇的口吻统统消失不见,眼神里流露出的是一种刀锋般的冷漠,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那样陌生,让人如芒刺背。

    然而,这才是真实的韩起啊,那个仅凭一手之力建立了贵霜帝国的男人。

    楚昭有些伤心地想着,没有了系统,我果然不是当皇帝的料。不过既然赶鸭子上架了,就像学习自己不喜欢的功课一样,为了考试过关,还是要努力完成任务的。反正再讨厌的事情,做着做着就习惯了。

    “你在想什么?”楚昭回过头,见韩起坐在床边上,一双眼睛带着疑惑亮晶晶地望着自己,那神态居然和他怀里的楚熙如出一辙。

    楚昭本待不理会韩起,谁知儿子这个小叛徒却在韩起怀里朝父皇伸出手,拼命要抱抱。

    楚昭走过去抱起儿子:“我在想明天迎亲的仪式,还有哪里没有准备好。”

    韩起想了想:“依我说,结契原本就是我们两个的事情,不必大费周折,广而告之。”

    楚昭在心里叹了口气,暗笑自己前番实在自作多情,居然把狼看成羊,还自以为周到的想给这匹狼一个名分,殊不知却是羊入狼口。

    “结契当然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但是我们并不只代表自己,我们还有亲人朋友下属,仪式的目的就是起一个公示的作用。只要我们还不能离群索居,就不可能任性妄为。”

    “为什么不行?”韩起显得更加不解,非常干脆地说:“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啊,阿昭,我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让你能够自由自在,开开心心地生活。”

    把父子两个一起揽在怀里,韩起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我比阿昭想象中厉害很多很多,阿昭什么都不用担心,在我身边,阿昭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饶是情感缺乏,但是韩起最近是真的感觉到了类似开心的情绪,只觉人生最大的梦想即将实现,再要求更多便是奢求了,所以一惯精明的人没注意到心爱之人的动作——楚昭把身子往后微微一缩,好像是有些累了似的往靠背上倚去,借势不露痕迹地挣脱开韩起的怀抱。

    “嗯,我知道了,总之是不论做什么,都必须在你的身边,对么?”

    韩起微微皱了皱眉,厚着脸皮挪到楚昭身边,把头搁到对方略显单薄的肩膀上,轻轻问道:“阿昭不喜欢在我身边了么?”一边说还一边往楚昭耳朵里吹气。

    楚昭轻轻挣扎一下,韩起却箍住他不放,像一个溺水的人抱着唯一的浮木。

    “在床上的时候就叫人家好哥哥,套上裤子便翻脸无情……阿昭现在是不是变心了?”韩起并不在意楚昭的挣扎,得寸进尺的靠过来,含住楚昭的耳垂,重重地吮吸了一下。

    这闺怨的口气,这倒打一耙的作风,楚昭简直目瞪口呆,不敢相信世上竟然有这般无耻之人!

    着实被咬得有点疼,楚昭捂着耳朵,眼睛里波光粼粼地说道:“我什么时候叫过你……还不是你非要……”就算楚昭年纪一大把,久居高位,于情事上也的确一窍不通,遇上韩起这样动不动就害羞其实脸皮厚比城墙的角色,便显出外强中干之像了,越发叫人想欺负。

    韩起用低到近乎呢喃的口气认真地在楚昭耳边说:“我非要怎样?”

    见尊贵的大楚天子有恼羞成怒之像,韩起见好就收,拉着楚昭的手,直视他的眼睛说道:“每次你不理我,我就觉得好难受,胸口喘不过气来,像要死掉一样……阿昭,不要再次离开我,我受不了,一定会发疯的。”刚欺负完,又开始装可怜。

    听到“再次离开”之语,楚昭心里咯噔一下,再一次确认了谢澹那番匪夷所思的话是真的。至于韩起说如果没有了我就会疯——他的谎言那样多,楚昭是不会再相信了。

    像你这样雄才伟略的君王,怎么可能会有真心呢。只怕全世界的人都死了,你也不会流一滴眼泪。

    因为这段时间楚昭动作不断,所以系统很是消耗了不少的能源。楚昭尽管还没有恢复记忆,但是根据谢澹一番半真半假的话,以及这段时间得到的情报来看,楚昭也已经将事情推测的七七八八。

    面前这个人真的是韩起,曾经的黑骑军创始人,墨家矩子,被自己遗忘的恋人,现在的阿勒坦汗。至于楚熙的来历,楚昭确认楚熙是自己儿子,但是看韩起对他也宠爱有加,想必这个孩子是韩起亲近的族人所生。

    那么这一次韩起处心积虑布下的圈套,是想要报复自己忘记了他吗?

    如果这是报复的话,韩起已经成功了,自己再一次爱上了同一个人。甚至为了对方的颜面考虑,不惜雌伏在他身下……想必对方一直觉得自己像个小丑一般可笑吧?

    尽管屋里温暖如春,楚昭却觉得有一股寒气从内心深处冒了出来,但是韩起喷薄到他耳边的气息却炙热得像烧红的烙铁。冷与热,冰与火,真与假,江山社稷与个人私情,楚昭觉得自己像是在地狱里煎熬一般,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过了好一会,楚昭才觉得自己像是缓过了气,他转过脸,两个人温柔的接了一个吻,楚昭伸出纤长的手指,抚摸着对方面上粗糙的伤痕。

    韩起一把捉住他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

    楚昭黑沉沉的眼睛像不透光的黑曜石,他凝视着韩起低垂的睫毛,心想:连这张脸都不是真的,究竟还是什么是真的呢?

    因为苏溪又在门口晃了几次,院子里的熊男也不耐烦的转来转去,韩起终究还是要离开了——为了和楚昭有一个尽善尽美的结契仪式,尽管韩起口中不耐,到底还是乖乖遵从了那些在他眼里无用且可笑的仪式。

    楚昭送他出门,走到院子里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束炽热的目光。转过头去,就看到了站在客房旁边的谢澹。

    韩起朝他略一颌首,道:“谢小将军的伤已经好了吧?需要我再找大夫来看看吗?这段时间照顾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谢澹的眼神里有阴郁和仇恨的光芒一闪而过:“我落难在这个地步,多亏韩老板出手相救,否则还不定如何悲惨呢。我那时候过的什么日子,如今又过的什么日子,我合该感谢您呢——韩老板,”他一字一句地迸出来:“多亏了您,我才能过得这么好。”

    话都是好话,只是由谢澹口里说出来,显出一种说不出来的古怪。

    韩起的眼睛微微眯起来,仔细打量谢澹:“看来谢小将军果然是大好了,连中气都足了许多。”这话虽然平和,里头的意思却犀利。

    屋里明明很暖和,但谢澹还是怕冷似的往楚昭身边靠了靠,韩起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楚昭已经知道面前这个男人的来历,也知道谢澹的心思,担心母族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再作下去会彻底激怒对方,赶忙在旁边打了个岔:“中气足就好,明天还要给我牵骆驼呢。”

    原来边集保留着突厥语部落古老的礼俗,在这样的场合,结契的双方都得有年纪相近的亲朋到场,充当类似伴郎的角色。

    韩起的脸色柔和下来,把楚昭从谢澹身边拉开,低头在他额头轻轻一吻,略微有些长的几丝头发从额角搭下来,落在那张男子气十足的脸庞上,显得慵懒而邪魅。

    “真希望时间能够一下子跳到明天早上。”韩起依依不舍地浅吻楚昭。

    楚昭回吻一下他,把嘴唇停在他的耳垂上,忽然极轻的嗜咬一口,低声说:“再见,韩起。”

    韩起没听清楚他最后的那个称呼,只是捂住耳朵,显出几分委屈的神情:“咬得好重……”

    “只是——以牙还牙而已。”楚昭的嘴角不由露出一个狡猾的笑意。

    送黏人的契兄出门再重新回来,楚昭的嘴角尤自带笑,喜欢的心情是没有办法骗人的,仿佛跟那个人在一起,连空气都会变得轻盈起来。就算楚昭如今处处防备着韩起,也无法违心地说自己不喜欢对方。

    扭头看到谢澹正站在房间门口发愣,于是楚昭伸手拍拍他:“回神了!”

    谢澹身子一颤,倒像是受了大惊吓:“他走了?”

    “嗯。”

    “陛下即便知道了那些事情……”谢澹犹疑半晌:“也还要和那人结契吗?”

    “嗯!”楚昭很肯定地点了点头,抬头见天色不早,便叫苏溪带着楚熙下去洗漱睡觉。然后楚昭拉着谢澹,让他和自己进屋去试一下明日的谢澹要穿的礼服:“你我也是中表之亲,在这边集之中,你不必叫我陛下了。”

    谢澹连称不敢,只说:“属下出身卑贱,不敢与陛下称亲。”

    楚昭也不再为难他,把衣橱里的礼服拿了出来。

    谢澹走过去仔细瞧了瞧,由衷赞赏道:“做工用料无一不精心,只是颜色和款式,并不是我中原的风俗。”

    楚昭淡淡说道:“贵霜帝国的可汗与大楚的皇帝,最完美的组合——寡人真是……幸运啊。”

    谢澹听他这么说,抚摸礼服的手指垂了下去,慢慢说道:“对不起。”

    “嗯?”

    “我明明知道陛下已经决定要和那人在一起,还跟陛下说那些……”谢澹的声音一径轻下去:“有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反而是最好的。陛下就能和他开开心心生活在一起了。”虽然这么说,谢澹的眼中却闪过一丝讥讽的笑容,垂在袖子里的手也紧紧扣住了匕首。

    “其实说了也好,阿澹不知道,寡人这段时间心里未尝没有怀疑,不论是黑骑军还是暗门,一直有极个大疑团解不开,困扰得很,做事反倒犹豫不决起来。现在好了,一切都通透明白,寡人也终于可以安心地下决定了。”楚昭扫了谢澹的右边袖子一眼,不动声色地说道:“寡人也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阿澹。这几日寡人的心太乱,没反应过来,有些事情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什么?”

    “王若谷……”楚昭盯着谢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他还活着。”

    谢澹猛地抬起头,似乎没明白楚昭的意思,脸上有一种反应不过来的茫然,过了好一会,他突然站了起来:“什……什么?不可能……不可能,他明明死了,我知道北边的气候,那只前锋部队遇见大风暴,加上粮道中断,必定全军覆没!”

    “你亲眼见过了吗?”楚昭的声音异乎寻常的冷静:“这是王将军的信,你看完,便一切都明白了。”

    谢澹身子筛糠似的抖起来,左手伸向那封信,又像是触电般缩回来。

    楚昭侧头望着他,眼里透出一股凄凉的悲伤:“稠父丧劳,宋父以骄。鸜鹆鸜鹆,往歌来哭。阿澹一开始是打算刺杀寡人的吧?宁愿相信张英那样的人,也不肯相信你的表兄吗?”

    到底还是娇生惯养的谢家公子,谢澹拿手捂住嘴,泪水瞬间便一串串滚落下来,反复念叨着:“你骗我,我不信,你骗我!”

    楚昭把信放在他的旁边:“如果你要杀我,可以动手。就让我死在最信任的谢家人手里吧。”最后这句话,轻地仿佛叹息。

    谢澹的神色迷惘,手里拿的刀也“叮”一声掉在了地上。

    楚昭看着他无力地跌坐到一边,近乎怜悯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别哭了,小心出去把脸吹开花。你先看信,寡人去看看阿熙睡了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无斋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无斋主人并收藏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