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81章

    谢琅在裴家待了一天,可总算是熬到了晚上。

    怀州这边资源丰饶,也不缺什么,又难得一家齐聚,还有外人,因而这次过年,甄好也准备了很多东西,一顿年夜饭丰富的很,甚至是她自己都下厨做了几个菜。

    她做的菜是京城的口味,谢琅也往那盘子里伸筷子的次数最多。他伸的多了,连裴慎都忍不住往他这边多看了几眼,直把谢琅看的头皮发麻。

    等吃过了年夜饭,下人又搬出了烟花来。自从第一年放过了之后,裴慎就每年都记得这事,今年也在怀州找到,便大手笔买了一堆回来。

    谢琅每年都要进宫参加宫宴,宫里头的好东西可不少,烟花也是最漂亮的,他见得多了,可这会儿站在裴家的屋檐下,捂着耳朵看烟花升起,也稀罕的不得了,一回头看见那夫妇俩倚在柱子旁边,互相拥着对方,他便主动避开了视线,与裴淳这个小孩凑到了一块儿。

    甄好看了好多年的烟花,每年都与裴慎在一块儿,这会儿也觉得心里头滚烫烫的。

    去年这个时候,他们还在京城里,她与裴慎还没在一块儿呢,都是心里头有着对方,可却是不敢踏出最后一步。那会儿天上烟火绽放,把院子都照的十分明亮,都不用打灯笼,抬眼就能看清其他人在做什么。所有人都在看烟花,而裴慎大着胆子,借着酒意偷偷摸摸地亲她。

    裴慎这人说正经不正经,说不正经又正经的很,分明是偷亲了她,还半点也不心虚,张口便是一句情难自禁,说来说去最后好像还成了她的错。甄好的嘴皮子不如他利索,每回都要被说的哑口无言,半句反驳的话也找不出来。

    成婚之前,裴慎总是喜欢在嘴皮子上占她的便宜,成婚之后,大抵是得偿所愿,反而是变得正经了不少。

    甄好刚这样想着,忽然感觉到一道呼吸靠近了自己,温热轻柔的呼吸拂过她耳朵上的细小绒毛,她微微侧过头,便看见了裴慎忽然靠近的脸。

    烟火的声音噼里啪啦的,把一切都盖了过去,可因着两人离得近,她也能将裴慎的话听得清楚。

    她听见裴慎小声说:“夫人,我又想亲亲你。”

    “……”

    甄好心中想:或许裴慎也想起去年的事情了。

    那会儿她哪能想到,都不过一年的工夫,自己就已经重新接受了裴慎,甚至还再过了一回大婚,与他重新做了夫妻。不只是一年前,若是追溯到她刚重生回来的时候,那也是万万想不到,自己还会与裴慎在一起。

    她当初铁了心的想要和离,却反而是裴慎追在她的后头,她在裴慎后头追了一辈子,没把裴慎打动,反倒是自己被裴慎打动了。

    甄好也同样小声地回道:“其他人还在旁边,你也不知羞,不怕被人看了去。”

    论起厚脸皮,两辈子甄好都敌不过一个现在的裴慎了。

    “他们要看,便尽管看去。”裴慎在她耳边轻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指谁:“我与夫人是夫妻,夫妻之间恩爱,再正常不过,若是有些眼色的,就该知道要避开一些,哪里会凑到面前来找不痛快。”

    甄好还未说什么,裴慎又继续与她咬耳朵:“不论是裴淳还是爹,他们都应当是见惯了,夫人这又是在顾忌着谁?”

    “……”

    裴慎的烟火买的多,噼里啪啦的,把院子里映得亮如白昼,一时半会儿也无法暗下来。好在烟火的声音把一切都盖了过去,没让其他人听到半分他们说的话。

    甄好下意识地往其他人那看了一眼,见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才又小声回答道:“我哪里有顾忌着谁,你又胡思乱想些什么,平白冤枉了我。”

    “夫人当真没有想着谁?”

    甄好佯装微怒:“你若是在说这样的话,我可就要生气了。”

    “可我看,夫人应当是想着一个人的。”裴慎低低笑道:“我心里头一直想着夫人,夫人与我是夫妻,心意相通,应当也是在想着我才是。”

    “……”

    甄好深吸了一口气,才小声骂他:“老不正经。”

    “夫人说的不对,我可一点也不老,夫人也是,我与夫人还有好长的日子要过。”裴慎蹭了蹭她,柔软的唇瓣贴着她的耳廓,甄好的耳朵噌地一下就红了。裴慎还小声问:“夫人,你有没有给我准备礼物?”

    甄好想了想,说:“没有。”

    平时有什么想给裴慎的,她想到就给了,也没有什么特地留到这个时候,她与裴慎都已经是夫妻了,自然也不用顾忌着什么。前两天甄好刚让铺子里的工人做了一条精致的发带,便直接给了裴慎,这会儿手里头反倒是空空的。

    “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当然有。”裴慎的声音更轻了,可甄好听得依旧清楚,“夫人欠我的两儿一女,究竟什么时候给我?”

    “……”

    “你……你……”甄好这会儿是真的脸红了:“怎么都成婚了,你还这么不正经。”

    “这哪是不正经,慧远大师早早就说了,我与夫人会有两儿一女,我等了那么多年,却是一直没有等到。”裴慎说起来还有几分委屈。自成婚之后,他心中就一直忐忑着,虽说怀州现在战事吃紧,可若是真的来了,他也不能丢了,因而平日里都还注意着,谁知都成婚这么久了,却还是没动静。

    虽说他也不喜欢孩子,可那是夫人的,他也就只能勉强爱屋及乌了。

    唉,早知道当初找慧远大师算的时候,也应当再多问一句,也省得如今盼了又聁,却连个预兆都没盼来。裴慎瞧着,自己反而是比甄好都还要紧张了。

    “这哪是我能说得准的,既然慧远大师说了,那就应当是有的。如今等不到,你再多等几年,顺其自然就是了。”慧远大师在京城呢,这会儿他们也没法回京城去问。

    裴慎沉思了一番,也煞有其事地点头:“夫人说的是,这也是我的不是,下次我应当再努力些,尽我所能才是。”

    甄好:“……”

    她何时说了这话?

    甄好心里头越发无奈,干脆便堵着耳朵,抬头假装是去看天上烟火,半句污耳朵的话也不愿意听了。

    等烟花停了,众人才意犹未尽地回了屋。

    接下去便是守岁了。

    裴淳又把自己的棋盘拿了出来,他下得烂,旁人也不乐意陪他下,温柔的嫂嫂也被兄长占了去,他也就只能与甄老爷下,互相偷吃对方盘子里的糕点。

    那两夫妻黏糊在一块儿,谢琅看着眼睛疼,可又觉得无聊得很,平常在宫中,还有舞姬乐师助兴,这会儿却是什么也没有,他也不乐意去陪两个臭棋篓子下棋,可又找不到说话的人,只能摸摸鼻子,自己寻了一本兵书来看。

    看到半夜时分,厨房煮了白日里包的饺子,一碗碗端了上来。

    谢琅斜了一眼,他碗里的饺子还当真与其他人的不同,个赛个的丑。

    再去看那夫妻俩,裴慎在碗中挑拣着,也不知道他怎么看的,从一堆模样差不多的饺子里挑出了几个,分到了甄好碗中:“夫人,你吃这个,这些都是我包的。”

    谢琅:“……”

    谢琅低头吃饺子,心中直叹气。

    大过年的,他何苦来这边受气。

    可等吃完饺子之后,他这念头又没了。

    裴淳与甄老爷收了棋盘,就连裴慎与甄好都不再凑在一块儿,五个人凑在一起说着家常话,熨帖温馨的很,是寻常宫宴时感受不到的。既不用与自己的其他兄弟勾心斗角争宠,也不用去烦心城外虎视眈眈的外族,谢琅这会儿又觉得,来裴家一趟也是不错的,至少比他一个人孤零零守着岁好多了。

    街上的钟声响过,裴淳立刻从位置上跳了下来,先去给甄老爷拜年,说了一箩筐祝福的话,得了一大把金银锞子,而后又去给兄嫂拜年,拜了一圈回来,才到了谢琅的面前。

    说完了吉祥话,他直起身体,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谢琅。

    谢琅往怀中一掏,也想给他压岁钱,却掏了个空。

    谢琅:“……”

    他霍然抬头,想起了什么,朝裴慎看了过去。裴慎正侧着头与甄好说悄悄话,没注意到他的眼神,只他手边放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是先前从谢琅手中赢过来的。愿赌服输,谢琅当然不可能给要回来。

    “……”

    他又收回视线,对上了小孩满脸期待的目光。

    “殿下?”

    谢琅忍痛摘下了腰间的一枚玉佩,递到了他的手中。这还是皇帝赏赐给他的,价值连城。

    裴淳写过之后,便将这玉佩转手交到了裴慎的手中。

    “此乃御用之物,有宫中的徽记,是不能拿出去典当的。”裴慎说:“既是靖王殿下给你的,就好生收着,别弄丢了。”

    裴淳蔫蔫地应了一声。不是金银,还不能当,这玉佩再价值连城,于他来说,还不如甄老爷随手抓的银锞子呢。

    谢琅:“……”

    裴慎这弟弟怎么与他一样讨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今天也没成功和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时三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三十并收藏今天也没成功和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