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68章

    裴慎要准备的东西可要费不少功夫,他要讨甄好的欢心,这也得是送她的惊喜,既不能告诉她,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立刻准备好的。

    裴慎与弟弟互相通过了气,而后便只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与裴淳吃过了饭之后,就直接回了家中。

    他在外面待了这么久的时间,一日都已经过去了大半,裴慎想着甄好差不多消气了,才慢悠悠回了衙门里。

    回去的一路上又遇到了不少人说着恭喜的话,话里话外都提着地下河,裴慎嘴边含笑,一路颔首点头,应下了那些祝贺,在那些百姓话中偶尔有提起裴夫人的,他便更加高兴。

    好不容易到了衙门门口,裴慎步子慢了一些,他停在门口,没有立刻进去,而是先朝里面探了探头。

    门口就有官差站着,见到了他,先喊了一声“裴大人”,而后又朝他侧目。

    裴慎看了看他,想了想,走过来小声问了一句:“夫人出门了没有?”

    官差愣了一下,才说:“夫人今日一整日都没有出门过。”

    “没有出门?”

    “是。”

    裴慎思索一番,又问:“那你今日见着了夫人没有?”

    “回裴大人,见过了。”

    “夫人看着,有没有生气?”

    “生气?”官差愣了一下,仔细思索一番,又道:“似乎是没有的。”

    裴慎长舒一口气,这才放心地走了进去。

    他出门时,甄好还羞愤交加,裴慎并不怀疑,若是自己晚跑出去一会儿,说不定就要被教训一顿。裴慎慢吞吞进了门,等见到甄好时,还仔细观察了一番她的表情,见她面色如常,并没有了先前愤怒的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夫人。”裴慎镇定地提起了手中的油纸袋,是他回来时顺路买的,里面是甄好平时爱吃的点心:“我给你买了一些吃食。”

    甄好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哪里不知道他心里头在想着什么,这会儿也不过是他心虚罢了。

    只不过都过了这么久,她就算是有再多的火气,这会儿也早就冷静,更别说那本来就不是一件大事。

    甄好将他带回来的吃食收了起来,见他面上露着讨好的笑,也不由得道:“难道我还生你的气不成?”

    裴慎眼睛一亮,立刻凑了过去:“夫人,我保证,下回定会万事先问过你。”

    甄好:“……”

    她还没张口,又听裴慎小声嘀咕:“我喜欢夫人,夫人既然也喜欢我,难道不是也应当像我一样,特别想要亲亲我?”

    甄好:“……”

    早上那感觉好像在一瞬之间又冒了出来。

    甄好深吸了一口气,却又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她只是后悔,为何自己昨日竟是一时口快,直接答应了裴慎,如今倒好,反倒是让裴慎蹬鼻子上脸,比从前还要更加厚脸皮了一些。

    甄好拿起油纸袋,转身就要离开,却被裴慎一把拉住。

    “夫人,我……”

    甄好叹了一口气,回头轻声斥道:“在外头就这样,你也不怕让外人看见。不正经!”

    裴慎顿了顿,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今日一早,他仗着夫人接受了他,大着胆子偷亲了夫人一下,那时好像有枝儿在身边的。

    因为有枝儿在身边,夫人才不好意思。

    裴慎恍然大悟,凑到甄好耳边小声地道:“夫人,我会记着的,下回定会偷偷亲你。”

    甄好:“……”

    甄好又瞪了他一眼,抱着油纸袋匆匆忙忙地走了。

    裴慎笑眯眯的,只觉得心情更好,他望着甄好离开的背影,也没有跟上去,而是慢腾腾地走去前头处理自己的公务。

    不只是靖王,他也忙碌的很。

    ……

    裴慎想要给甄好准备的惊喜,一时半会儿无法送给她,为了让甄好提前知道而失去惊喜感,他甚至是没有对任何人透露,而是自己先写了一封信。

    他写给了甄老爷。

    甄老爷在江南,离京城远,离怀州更是十万八千里,一封信寄出去,要等到不知道何时才能寄到,这段时间里,裴慎就只能等着。

    他等待的日子里,怀州可没有空闲的时候。

    地下河被找到,不只是靖王要忙碌,整个怀州都开始忙碌了起来。

    靖王手底下的士兵还要忙着抵御外敌,外族随时可能来犯,那些士兵不能调到那座山上来,除了能抽出一些人来护着这边之外,剩下的还得让怀州城中的百姓来。

    怀州的百姓出动,裴慎也不可能当真什么也不能管,他口中说着没有空闲,实际上还是抽出了不少时间来处理地下河的事情。

    事关怀州,怀州百姓们自然是踊跃参加,地下河里面的水关系着怀州上下所有人的性命,有了地下河,大家也不用再担心那些井水不够用,哪怕是天气炎热,都无法阻挡百姓们的热情。

    怀州百姓们个个都身强体壮,干起体力活来也不费劲,再加上这还是事关性命的事情,个个都卖力的很,就算是开发地下河,干起活来的速度也并不比那些士兵慢多少。

    百姓们都要去地下河那儿帮忙,裴慎这个知府自然也不能干看着不管,衙门非但拨出了一部分银子来给那些干活的工人做工费,裴慎这个知府也要每日过去检查进度。

    自这日之后,裴慎也开始忙碌了起来。

    他本来就忙碌,更别说如今又多了这些事情,虽说裴慎有心要在家中多陪陪甄好,可他却是有心无力,每日都是一大早就要忙碌公务,白日里也还要跑去城外的山上看着进度,也是到了晚上才能有空。

    可就算是到了晚上,裴慎也不一定有空。

    或许是前些日子他每日跑到靖王面前炫耀的狠了,让谢琅也怀恨在心,终于找到了能够报复他的方式。

    他等裴慎一有空,便立刻去找裴慎,美名其曰是要找裴慎一块儿来商讨外族的事情。在怀州,裴慎虽然是怀州知府,可权利虽然大,可还是大不过谢琅这个皇上亲封的大将军,谢琅若是以权势要求他,他也无法抗拒。

    裴慎没有办法,只能去了。

    连去了好几日,商讨了好几日关于外族的大事,见靖王半点也没有收敛的样子,裴慎终于沉下了脸。

    早在第一日时,他就看出了谢琅的打算,一直隐忍不发,可见过了好几日,他还有一直用这种借口打扰自己的,在谢琅在一起顾左右而言他的时候,裴慎终于道:“靖王殿下若是没有事情,可以到怀州城中看看,就算是到了夜里,这儿的风景也很是不错。”

    谢琅应了一声,说:“本王不想看。”

    裴慎:“关于外族之事,就算是殿下日日把我叫来,一时半会儿也商量不出什么结果来的。抵御外族之事,并非是三言两句,几日就可以解决的。”

    谢琅气定神闲地说:“那就不提这个。”

    “……”

    “不管裴大人想要聊什么,本王都可以陪裴大人说说。”谢琅拿着酒杯,含笑说:“裴大人见到了本王,难道还没有话说吗?”

    “我与靖王殿下,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

    “既然没什么话想说,那裴大人在本王这儿多坐一些时候,本王也不介意。反正本王的意图,依裴大人的聪慧,应当是一早就清楚了。”

    谢琅说的毫不脸红,甚至还有几分理直气壮。

    裴慎:“……”

    “裴大人若是有什么不满,只管去找人告状,只是不知道这怀州城里,是否会有比本王更大更厉害的……本王来想想,应当是没有的,除非裴大人再去告状,告到皇上那边去,只是京城离怀州这么远,裴大人告状的信要寄出去,是要等不少日子的。”

    “……”

    裴慎深吸了一口气:“靖王殿下的意思,我明白了。”

    “哦?”

    “关于抵御外敌之事,我还有不少要与靖王殿下商量的事情。”裴慎道:“靖王殿下且听我细说……”

    谢琅一愣,没想到他真的还有话能说,连忙也认真了起来。

    接下来的时候,裴慎就再也没有提过什么与公务无关的事情,甚至也没有再对他这样不讲理的态度表达出什么意见,一直到谢琅放他离开,都半句不满也没有再提。

    谢琅心中纳闷,心里头没由来的还有几分慌张。以裴慎这样的性子,怎么可能会什么也不做就这么认了?

    裴慎可当然不会就这么认了。

    这日他回到衙门里,进门之后,先去找了甄好。

    这几日他回来的晚,甄好也都没有等他,已经准备歇下了,这会儿他忽然找过来,甄好还吃了一惊。

    她不禁问:“是出什么事情了?”

    裴慎先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地看着她,什么话也还没有说,面上就先露出了几分忧愁来。

    甄好是知道他被靖王叫了过去,两人素来不对付,看裴慎这个样子,她便立刻觉得是靖王为难了他。

    这也不奇怪,在京城的时候,两人可就是针锋相对了。

    许是关系变了,裴慎这样子对她亲近,甄好反而还有些高兴。

    是对最亲近的人,才能把好事坏事一块儿往外说,她很高兴裴慎能把自己当成这种亲近的人。

    甄好安慰说:“要是靖王殿下为难了你,你也不必放在心上,只要找到借口,就可以把他的邀请推掉。”

    “要是靖王殿下无理取闹呢?”

    甄好顿时无言。

    靖王还当真是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裴慎叹气:“靖王是什么心思,夫人也是明白的,他也不过是嫉妒我,嫉妒我得了夫人的垂怜,才想方设法把我留住,让我能少些时间与夫人在一块儿罢了。”

    甄好更加无言。

    这事还是与她有关系呢。

    裴慎又说:“靖王殿下这个样子,他无理取闹地要将我叫去,若是我不答应,说不定还要给我整出一个不听令的处罚,到那时,可不就是我想不接受就能不接受的事情了。”

    甄好也不禁叹了一口气,跟着开始发愁起来。

    裴慎又说:“若只是被靖王殿下叫去,其实我也不在意,只是我更在意的……是见不到夫人。”

    甄好一顿。

    “我与靖王殿下待得越久,那与夫人能待在一起的时间就越少。”裴慎叹了一口气:“其他事情,我都不在意,只是我刚与夫人互通了心意,却连面也见不着,明明住在同一个府中,却连见面都不行,这让我如何能忍受的了。”

    裴慎垂下眼眸:“不算今日,平日里我回来时,夫人早就已经歇下,我竟是连夫人一面都见不到。夫人难道就不想念我吗?”

    甄好心想:她天天都能见着裴慎,这有什么好想念的?

    只是要她说这句话,反而还心虚的很。

    裴慎说的,也没有错,互相喜欢的人,自然是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待在一块儿,两人还没互通心意前,裴慎就粘人的很,更别说现在。

    甄好想了想,道:“可我也不能左右靖王的想法。”

    “我也不用夫人做什么,靖王那边,我还是会去,只是我想要让夫人答应我一件事情。”

    甄好好奇:“什么事情?”

    “不出意外,靖王明日也还会来邀请我,等明日夜里,夫人可不可以早些时候来接我?”

    甄好愣了一下。

    裴慎补充地道:“若是夫人早些来,想来靖王殿下也会早点放我走吧。”

    甄好反应过来,顿时哭笑不得。

    她心中想:恐怕靖王是要气的不行吧。

    裴慎怎么能想出这么气人的法子来?

    只是她的夫君是裴慎,可不是靖王,她也不必在意靖王是什么样的想法,因而甄好也没有多做犹豫,立刻点头应了下来。

    而后她说:“既然你早就打了这个注意,何必拐着弯子来问我,都到这种时候了,直说有何不可?”

    裴慎郑重地点了点头:“既然夫人都这么说了,那我也记住了,夫人明日可不可以再早些时候过来?我与靖王说了这么多日,该说的也已经说完了。”

    甄好哪里有不答应的,立刻应了下来。

    等到了第二日。

    裴慎花了早上的时间处理完了公务,回去与甄好一块儿吃了一顿午饭之后,又去山上看了一眼地下河进展如何,等他再回城里时,甚至还没来得及回去府中与甄好一块儿用晚膳,就先遇到了谢琅的手下。

    裴慎并不意外,只是道:“劳烦你们去官府与我夫人说一声,若是我不回去,我夫人是会担心的。”

    谢琅的手下哪里会反对,等把裴慎送过去之后,转身便去了官府一趟。

    见到了他过来,谢琅还吃了一惊:“裴大人竟然当真来了?”

    “王爷相邀,我怎敢拒绝?”裴慎施施然坐下:“王爷今日想要与我说什么呢?”

    谢琅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却见他面色如常,心中惊疑地同时,到底还是拿出了一早准备好的问题。

    裴慎面上什么也不显,顺着他的问题开始回答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谢琅拿出来的那个问题也只是一个小问题,甚至都不用讨论多久,很快就说完了,两人却也只是干坐着,什么也不干。

    谢琅与他面对面喝了好几杯茶,心里头更加好奇,过了许久,他才迟疑地开口:“你与裴夫人……”

    他的话才刚说出口,外面就有人走了进来。

    来人是府中的守卫,进来便汇报道:“王爷,裴夫人来了。”

    “裴夫人?”谢琅一听,下意识地朝裴慎看了一眼:“裴夫人过来做什么?”

    “听裴夫人的意思,似乎是来接裴大人的。”

    谢琅:“……”

    裴慎淡定地放下了手中茶杯:“王爷,在下恐怕是要告辞了。”

    谢琅:“……”

    裴慎起身站了起来,说完就要往外走,可还不等他转过身,谢琅就先开口叫住了他:“等等。”

    裴慎回头看他:“王爷?”

    “既然裴夫人来了,怎么能让人在外面。”谢琅一挥手,道:“来人,把裴夫人也带进来,让厨房里多准备些好酒好菜,本王要邀请裴大人与裴夫人一块儿用晚膳。”

    他说完,又看了裴慎一眼。

    他以为会看到裴慎生气愤怒,可裴慎面上却还是十分镇定,至少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守卫得了令,连忙出门把人请进来。在甄好来之前,谢琅就一直观察他的表情,可观察许久,却还是没有看出什么异样。

    甄好走进来,先向谢琅行了礼,她与裴慎对视了一眼,用眼神通过气,才对谢琅道:“打扰王爷了。”

    “裴夫人前来,是为了何事?”

    甄好笑了笑,道:“王爷把我夫君请来这么多日,却要来问我何事,民妇自然是来要人的。”

    谢琅冷哼一声:“裴夫人与裴大人的关系倒是好。”

    “王爷说笑了,民妇与夫君是是夫妻,自然是关系最好的人。”

    “本王从前可不是这么听说的,本王从前听到的,裴夫人似乎是要与裴大人和离的。”

    “王爷说笑了,夫妻之间,偶尔说些是他,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甄好看了裴慎一眼,又说:“王爷府中还未娶王妃,不知道这种事情也再正常不过。”

    谢琅:“……”

    这夫妻俩怎么说起话来,还都要说一模一样的?

    “裴慎有这么好,让裴夫人见了,就非要他一个了?天底下还有这么多的人,可个个都比他好。”

    “民妇已经与夫君成婚了,成了婚的事情,自然是一辈子的事情,过一辈子,也不用最好,只要是最合适的人就够了。依民妇看,夫君就是最合适的人,”

    谢琅不甘心地道:“裴夫人与裴大人这么好,可我瞧这人,却是配不上裴夫人的。”

    “王爷又说笑了。既然民妇与夫君已经成婚,就何须要提什么配不配的上的问题,虽然婚姻大事要讲究门当户对,可若是成了婚,还要瞧不起对方的出身如何?”甄好淡淡地道:“若是这样子,反倒是民妇配不上夫君了,夫君是朝廷命官,民妇也不过是一介商妇,民妇还要高兴,夫君不嫌弃民妇才是。”

    裴慎立刻补充:“我怎么会嫌弃夫人,我最是喜欢夫人不过。”

    甄好与他对视了一眼,两人之间默契十足,光是对视,其中就藏着无数的情意。

    谢琅:“……”

    这夫妻俩一唱一和,可句句都是往他胸口上扎刀。

    谢琅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这夫妻俩,怎么看怎么碍眼。

    他没好气地摆了摆手,说:“走吧,还要让本王留你们用晚膳不成?”

    “那王爷,在下就告辞了。”裴慎拱了拱手,说:“若是王爷明日还有事,可千万要记得要再派人去官府里与我夫人说一声,我夫人见不着我,心里头却是会担心的。”

    谢琅:“……”

    谢琅只觉得心情更差了。

    他看着两人走了出去,过了许久,外面才有人小心翼翼走了进来:“王爷,是否要传膳?”

    “……”

    谢琅疲惫地摆了摆手:“算了,撤了吧,本王也没有什么胃口。”

    下人应了一声,又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裴慎心里头也美滋滋的。

    “夫人可是对靖王说了,我是与夫人最合适的人,夫人该说,这天底下的人,最喜欢的就是我。我可从不知道,夫人原来是这么喜欢我的。”

    甄好嗔瞪了他一眼:“你明知道,这是在靖王面前说的场面话,竟然也还当真了?”

    “什么场面话,我看分明是夫人的真心话。”裴慎郑重地道:“夫人说这些话可格外好听,平日里也要多说说才是,我喜欢的很。”

    甄好:“……”

    ……

    江南。

    信使慢悠悠地把来自怀州的信送到了江南,又送到了甄家。

    甄老爷还在叹气呢。

    他的女儿女婿都去了怀州,还有他女婿的弟弟,那怀州还发生着战乱,有着诸多危险,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情。自从他接到了消息之后,可就一直担心着。

    一听说是怀州的信,甄老爷就立刻振作了起来,连忙接过来看。

    他打开一看,见是裴慎的字,先是皱了皱眉头,而后又仔细看了起来。

    等看完以后,他忍不住咦了一声。

    “都成过婚的人了,还想着再成一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再嫁呢,不知羞!”

    他把信甩到一边,而后又迅速捡了起来,看着有些美滋滋的。

    “都到这种地方了,还想着这种闲事,看来也是我多想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今天也没成功和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时三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三十并收藏今天也没成功和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