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掌欢 > 第457章 拨浪鼓

第457章 拨浪鼓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哪怕是去年听到女儿当街扯掉开阳王腰带的那一刻,骆大都督都没像现在这样控制不住加速的心跳。

    那个压在心底深处的秘密,足以令人心颤。

    看着骆笙漫不经心的笑容,骆大都督冷静下来,板着脸道:“笙儿莫要胡言乱语。”

    骆笙一脸诧异:“父亲,您难道不觉得奇怪么,前镇南王只有一个幼子,而新任镇南王与司楠长相相似。如果司楠与镇南王府毫无关系也就算了,可以说是巧合,偏偏司楠一家曾是镇南王府家仆,这恐怕就不能当成巧合了……”

    骆大都督听得心情沉重。

    女儿聪明起来,让人压力很大啊。

    骆笙凑过来:“父亲,您说会不会弄错了,新任镇南王其实是司楠的兄弟,真正的前镇南王遗孤另有其人——”

    “笙儿!”骆大都督喝止骆笙的话。

    骆笙委屈看着骆大都督。

    骆大都督缓了脸色,清了清喉咙道:“笙儿啊,这话可不能乱说,新任镇南王可是皇上封的。”

    骆笙抿唇:“我对父亲说的话又传不到皇上耳中去。”

    骆大都督一想也是,严厉的神色更缓和了,语重心长道:“虽是如此,你也不要琢磨这些,镇南王府的事与咱们家无关。”

    骆笙噗嗤一笑:“女儿就是见到新任镇南王与司楠长得像,好奇议论一下,镇南王府的事与咱们家当然无关了。”

    说到这,她狐疑看骆大都督一眼:“倒是父亲,为何这么紧张?”

    骆大都督干笑:“为父怎么会紧张?你这丫头就爱胡闹。”

    刚刚是为什么转移话题来着?

    算了,还是转回去好了。

    骆大都督正头疼着,就听骆笙道:“要是别人也发现新任镇南王与女儿死去的面首像,会不会乱想呢?”

    “司楠几年前进府,见过他的除了咱们家里人就是锦麟卫一些人,外人应当注意不到这个。笙儿你就不要想这么多了。”骆大都督这么说着,打定主意敲打一批人。

    骆笙得了这话,暗松口气。

    虽然没有人比她更想把真假宝儿的身份换过来,眼下却不是时候。

    永安帝之所以把王位还给镇南王府,是因为世人皆知镇南王遗孤还活着,在镇南王府沉冤昭雪之后归还王位天经地义。可若是有人拿新任镇南王身份可疑做文章,恐怕正合永安帝心意,到时候理所当然收回王位不说,还能以新任镇南王冒充前镇南王血脉为由治罪,以绝后患。

    在骆辰身份公之于众之前,她要尽力保证那少年身份稳固。

    能做到这一点的其实不是她,而是骆大都督。

    正如骆大都督刚才所说,司楠是几年前就进了大都督府的,见过他的几乎都是与骆大都督有关系的人。

    而这,才是骆笙来骆大都督书房一趟的目的。

    “知道了,我去找弟弟玩。”骆笙漫不经心应了,退出书房。

    屋外寒风袭来,窗前的那丛芭蕉叶已经枯了,墙角腊梅正悄然盛开。

    骆笙回眸看了看,轻叹口气。

    若把骆辰的身份公之于众,骆大都督当年保住镇南王府血脉的事就瞒不住了,这对骆府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而如何证明骆辰的真正身份,亦是个难题。

    前路漫漫,依然遍布荆棘。

    骆笙径直去了骆辰那里。

    骆辰正歇着,听小厮禀报说姑娘来了,起身下榻:“请进来。”

    这个时候骆笙怎么没在酒肆?

    他本来也想去酒肆,奈何瞧着骆笙盯着新任镇南王傻看觉得丢脸,一生气喝了两杯酒,然后就有点晕。

    骆辰板着脸等骆笙进来,没有主动开口。

    “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骆笙走过来,口中虽这么说,面上却无半点赧然。

    骆辰扯了扯嘴角:“姐姐过来有事?”

    骆笙坐下来,笑呵呵道:“也没什么正事,就是想着你在家里,来找你玩。”

    骆辰压下上翘的唇角,矜持道:“又不是小孩子了,有什么好玩的。”

    骆笙弯唇笑着:“弟弟自幼在金沙长大,我还真不知你小时候玩什么,是不是与表哥他们玩泥巴?”

    骆辰默了默。

    这么幼稚的话题,骆笙是怎么想到的?

    不过骆笙对他幼时这么感兴趣,是在关心他吧。

    少年皱着眉回答:“看表哥他们爬树掏鸟蛋,下河捉鱼……”

    骆笙耐心听着,时不时插上几句,姐弟二人渐渐打开了话匣子。

    “弟弟玩过拨浪鼓吗?”骆笙似乎无意间问起。

    “自然玩过吧。”

    “是什么样的?”

    骆辰以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骆笙:“超过两岁的孩子就不玩拨浪鼓了吧,我怎么会记得。”

    拨浪鼓还有什么特别吗?

    “弟弟幼时的玩具没有保留吗?”

    骆辰深深看骆笙一眼,摇头:“没有。”

    听了这个答案,骆笙说不上多么失望,不露声色聊了一会儿起身离去。

    对那半枚朱雀令是否在骆辰手中她本就不确定,今日对骆辰提到拨浪鼓权当是一个试探。

    试探一下或许有惊喜呢,就算没有也并无损失。

    而在骆笙离开后,骆辰想了想,吩咐小厮去小库房取一个檀木箱。

    不多时扶松抱着一只木箱过来,在骆辰的示意下放到桌案上。

    骆辰亲自打开木箱,箱子中堆满了小孩子的玩意儿:断了线的风筝、褪了色的娃娃哨、有了裂痕的空竹……

    骆辰看着这些小玩意儿,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竟然玩过这些?

    而后,他伸手拨开了堆在上面的物件。

    箱底处静静躺着一只细长的拨浪鼓,鼓面是杏黄色的,两边系着的红绳上缀着硕大滚圆的珍珠作为鼓槌。

    他不记得有没有玩过这只拨浪鼓,但却知道收藏他幼时玩物的檀木箱中有这么一件玩物。

    他对骆笙说谎了。

    以他对骆笙的了解,他若说有,她定然毫不客气讨要过去。

    他想先看看这只拨浪鼓有什么蹊跷,会被骆笙特意提起。

    盯着躺在箱底的拨浪鼓许久,骆辰伸手把它拿出来仔细打量。

    少年轻轻一转鼓柄,绳端的珍珠击打在鼓面上,发出咚咚声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掌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冬天的柳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天的柳叶并收藏掌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