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倾世宠妃 > 第18章 醉酒

第18章 醉酒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倾世宠妃最新章节!

    回了府上,本以为睿王还在为选人的事商量,却见自己屋内灯火通明,赵管家早早就等在了外面,阮熙赶紧加快脚步,心知是王爷在里面。

    赵管家上了前,那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感觉很奇怪,阮熙纳闷的看他一眼,只说,“赵管家这是什么表情?难不成我的穿戴有问题?”

    赵管家嘿嘿一笑,小声道,“王妃的穿戴自然是没问题。”

    他这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阮熙更觉得不对劲了,便皱起了眉头,站在门口一时竟不敢推门进去了,双手握在一处心里作摸着,“赵管家不妨有话直说?”这赵管家乃是睿王的心腹,又极为擅长看透人心,他这么说定然是王爷那有事了。

    “王妃还是进去问王爷吧。”赵管家绝口不提。

    阮熙心中虽然气恼他,可又没什么办法,这时就听见里面睿王说话。“怎么不进来?”

    最后阮熙抿了抿嘴唇,深吸了一口气后推门而入,巧玉在后面将门关紧,守在外面不许别人旁听。

    地龙烧的热,这屋子非常的暖和,就见睿王穿着一件素色的袍子侧靠在美人塌上,一只手拄在耳后,墨色的长发半披身前,细长的眉眼迷离不定,目光灼灼,伸出手指向阮熙勾起,嗓音暗哑,“过来。”

    这副美人侧卧让人心脏忍不住连跳数下,阮熙却是一脸吃惊的看着睿王,脚像是定在了地上,怎么也动不了。心里想着王爷这是喝多了吧?

    “来这儿。”睿王拍拍身前。

    阮熙吞了吞口水,半晌才动身走了过去,坐在睿王身上,果然离的近了,就闻到了那浓郁的酒香,阮熙捏着帕子在睿王额头擦着汗,“王爷怎么喝的这么多?”

    “不多,只喝了一点点。”他声音低沉,握过阮熙的手放在嘴边细细的吻着,他唇/瓣柔软在她手指上轻轻扫过,不时用牙齿咬过,搔/痒不断,阮熙从未觉得她手指如此敏/感。

    睿王抬眼,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似是故意的重重允/吸一下,发出啵/的一声,引的阮熙面红/耳/赤,想要抽回手却被睿王重重的握着。

    “王爷……”阮熙垂着头小声叫道。

    “本王这些时日忙着朝中的事,对你倒是怠慢了。”说着一双眼睛含笑的看着阮熙,他这副勾/人的样子,就是阮熙也忍不住春/心荡漾,当下就有些坐立不安,偏偏睿王又不是个让人省心的。

    那手竟然就摸到了阮熙的小/腹,阮熙更是一动也不敢动,一只大手罩在她盈盈一握的细/腰上,相当不安分的乱动,“本王要努力了。”

    阮熙想起他之前说的话,便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一张脸红的都不敢见人,她到底是大家闺秀,何时被人如此调/戏过,睿王手下用力,将她拉倒在身上,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身/下,两人下/身紧/贴在一处。

    睿王动作轻柔,阮熙因着紧张初入的并不顺畅,她疼的咬紧牙关,李恪揉着她的嘴唇,半晌叹息一声,身/下倒是没松,更加用起力来,阮熙被他折腾的像是散了架,忍了许久,还是忍不住叫出声来,那细细的像是猫叫。

    李恪却像是得了什么乐子,吻着她的唇,将她的声音吞入口中,动作更加激动起来,阮熙被激的眼角流出泪花,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最终抱着李恪的身子带着哭腔告/饶,“王爷慢些……!”

    “恩?王妃说什么?本王听不清。”他调/笑着,那只不安分的手竟是伸到了两人相交之处,磨的阮熙更加嘤咛不止,身上如淋了水般。

    “夫君……慢些……臣妾,臣妾受不住……”阮熙断断续续的说道,像一只脱了水的鱼在床/上扭动。

    睿王又哪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当下就给了阮熙重重一击,更是激动的停不下来,一次之后,阮熙全/身娇/软,敏/感的只要一碰便忍不住叫出声来,这外面守着的丫鬟们都是个个脸红不以,直守到了后半夜,里面才住了声音,巧玉在外面松了口气,忍不住拍拍胸口。

    阮熙又哪还能动的了,心想睿王这是把前头那些日子的一次补完了,这会她身上粘腻的很,便想去清洗下。

    李恪在她胸/口不安分的揉着,笑道,“还是别清了,这样本王的大儿子才能早些来。”

    这会阮熙是真的没力气了,眼一闭睡着了,想着就容他吧,李恪醉酒后比别人不同,之前他醉酒只喜欢在书房里待着,一待就是一夜,自从有了王妃,他便喜欢在王妃身/上逞威风了,赵管家在自己的小本子上记下一笔,想着王妃进去前问他的话,只笑不语。

    次日阮熙起身,已是中午,她坐在床上想了许久,思起睿王的话也不免摸了摸肚子,两人成亲虽然不久,只是房/事不少,又想起太后那边的施压,便头痛不已,她也想早些怀上孩子……

    一大堆的事情要她她去查,要她去想,要她去做,又想起王爷应该是把边境那边的人选定了,幸而韩敏阳并不愿意送儿子过去,否则她这个王妃也只有食言了。

    她这边才从院中走出来,就听见外面一阵吵闹声,阮熙心中疑惑,谁敢在睿王府撒野,便快步走了过去。

    就见陆菀手持马鞭,面上凶狠,一双眼睛却红肿不堪,几个家丁都拦着她,不让她往里闯,按说陆菀来王府已不是一次了,这家丁不该拦人才对。

    张管事挺着腰杆,一脸凶相,瞪着眼睛说道,“陆小姐还是回吧,咱们王爷今日不见客。”

    陆菀又哪能听他的,马鞭一甩,将身边的家丁打翻在地,叫骂道,“你这个狗奴才!竟也敢挡在本小姐面前,看我不打死你!”

    说罢鞭子就向张管事甩去,张管事侧身躲开,他也是练武出身,一身的腱子肉,哪能让个小姑娘得了手,但知道陆菀身份不同,只能闪躲,却不敢回手,这么一来,少不得让陆菀甩上几下。

    阮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也不知道陆菀这是干什么来的,可再看张管事身上的衣服被开了几个血口子,她这个当主子的也不能再在人后了,便想出去,没成想还有人比她脚快。

    那女子长的姣好,只是穿着朴素仍不减风采,阮熙倒是记得她,是太后赏赐的通房之一,金溪,她到了张管事身旁,一双眸子却是先瞧了张管事一眼,这一眼婉转通透,就让阮熙眉头一皱。

    金溪对着陆菀盈盈一俯,“这位小姐还是先行回去吧,王爷身子不适不便待客,奴婢给您通报过了。”

    她声音软糯,极为可人,陆菀冷哼一声,“你是谁?也配在本小姐面前答话?!”

    金溪被她吓了一下,一双眼睛显得惊恐不安,却说,“奴婢是王爷的贴/身丫鬟,奴婢……”

    “放屁!!”陆菀突然大呵一声,一鞭子就甩了过去,金溪惊叫一声,她哪是个能躲过去的,倒是张管事手快,将人挡在身后,自己挨了那一下。

    阮熙嘴角勾起,目光冷然的瞧着金溪,她倒是好大的胆子!手下帕子一甩,也就站了出来,她轻咳一声,慢步走来,一张精致的小脸略施粉黛,粉唇娇/嫩。

    “王妃。”“王妃。”下人们赶忙行礼。

    阮熙走过金溪身旁,目光犀利的扫过她,吓的金溪身子一缩,向张管事靠的更近了,她冷哼一声,说道,“都退下吧。”

    --------------------------

    待下人们都走得干净了,阮熙才皱了皱眉,见陆菀这副样子说道,“还不快把鞭子收了,难不成你还想连我一起打?”

    陆菀握着鞭子气的说不出话来,她倒是想打阮熙,可她也得敢啊!把鞭子扔到一边,咬着嘴唇就向阮熙吼道,“你到底是怎么当王妃的!以前你没嫁过来的时候,王府哪有半个人敢这样挡在我前头!?现在可倒好,一个该死的丫鬟都敢在人前炫耀!”

    阮熙捏着帕子掩着唇,抬眼见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倒有些乐了,也不把她不敬的话放在心上,到底是跟在王爷身边长大的姑娘,她也不会生气,等陆菀那边说完了,她才说,“你来王府做什么?王爷不见你,想来是你有问题。”

    她说的肯定,这下更把陆菀气坏了,“你肯定是帮着他说话!你们两个合起来一起气我!”

    阮熙见她眼圈说着话又红了,才眨了眨眼,终是认真起来,到了陆菀身边把帕子塞她手里,“自己擦擦,出了什么事值当着在外人面前哭?”

    陆菀一听,更是吸吸鼻子忍不住了,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把阮熙吓了一跳,赶紧往周围看看,见真没有人才放下心,“怎么回事?哭有什么用?”

    陆菀半晌才哽咽着说,“我爹要把我嫁给七皇子。”

    “七皇子?”阮熙想起那个少年,心里却是没有任何感觉,只说,“你乃将军嫡女,他是皇子,门当户对,这门亲事不差。”

    陆菀吸了吸鼻子,瞪了阮熙一眼,“你懂什么,两个人在一起又不是门当户口就是好的,我不喜欢他。”

    这话让阮熙忍不住笑了一声,叹息道,“婚姻之事又岂是你能做主的,若是你能做,又怎么会来找王爷?”

    “我明白,所以我想王爷能帮帮我。”陆菀折着帕子,显得很无助。

    阮熙转头看了紧闭的书房门,王爷不见她想必是已经知道她会来,也知道她为了什么事而来,不见,便是不管的意思,陆菀一心想得到解救,也就想的不够通透。

    她问陆菀,“你要王爷如何帮你?想让他纳你做侧妃?”

    她说的轻松,却惊的陆菀抬起了头,嘴唇动了动,眼泪却又一下流了出来。“我便是做他的侧妃也是甘心的!可他连这样的机会也不愿意给我!”

    陆菀跟在睿王身边八载,从年幼无知,到情窦初开,这样纯真的八年,可也因为如此,睿王对她绝无其他想法,兄妹已是最多。

    阮熙心如止水,陆菀的眼泪并没有打动她分毫,替她擦擦脸上的泪珠,低声说,“你非天地,能够求仁得仁,生在将相之家,就已注定生死由命,唯有富贵可险中求,七皇子比起其他贵胄,是个上佳的人选,大将军又怎么会把你往火坑里推。”

    陆菀突然握住阮熙的手,她已止了泪,目光中带着不可置信,却有些颤抖着问,“你的意思是……你嫁给王爷也是因为如此?!”

    拍拍她太过用力的手,阮熙淡笑道,“我能求仁得仁,只因懂得知足。”

    “是我小看你了。”陆菀放了手,她看着阮熙,不觉间已带着些许生疏和戒备,“或许你这样的人,才能够在这样的围墙内活的更为长久,我怕是再与你斗,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阮熙轻叹一声,面上露出倦色,“我从不与他人斗,你只要记得我今日的话就好,王爷不会害你,我也不会害你。”

    陆菀看着她,半晌才说,“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若是日后我有求与你,你定要帮我一次!”陆菀说的肯定,像是下了什么决心。

    阮熙心下思量一番,最后点头,“只有一次。”

    两人像是有了什么协议,陆菀再出去时,脸上已是冰冷一片,哪还有之前娇蛮任性模样,阮熙站在门内望着她,陆菀却停住身,她微微侧脸,说道,“也许你说的有道理,我无从反驳,只是有一点你似乎是错的,你能求仁得仁,也不是只有知足就可以。”

    阮熙疑惑的抬眼,两人目光相对,陆菀又说,“我记得我儿时闯入过王爷的书房,也许你也该进去看看。”

    说罢,陆菀便再也不回头的出了睿王府,阮熙直看到大门紧闭才转身回屋,那位闭门不见客的睿王正靠在她的软塌上。

    阮熙淡笑着到了他身边,拿过一块酥脆的小糕点喂到李恪嘴里,“王爷这是知道陆菀丫头娇蛮难缠,特留给臣妾去应付的吗?”

    李恪也笑了,他嘴角勾起,拉起阮熙的手轻轻握着,唉叹一声,“老将军早已向皇兄讨了圣旨,她便是来求本王,本王也是无能为力的,又何必再给她希望。”

    他说的明白,阮熙心里也明白,李恪将她拉倒在塌上,抱在怀上轻轻的嗅着,阮熙早已习惯他如此亲近,靠在他怀中任他胡来。

    李恪突然说道,“赵管家说你这几天去了韩敏阳那里。”

    阮熙心中一惊,想要起身,又被李恪压了回去,阮熙不知李恪这样问是什么意思,只好说,“是的,韩敏阳乃是臣妾的亲娘舅,之前久未联络,也是在皇后赏花宴上遇到臣妾的表妹,这才记起的。”

    “韩敏阳这个人做事中规中距,头脑迂腐,倒是个清官,不知他那个儿子怎么样?”李恪舔/弄着她的耳/垂,惹的阮熙心脏乱跳。

    可见睿王起了这个话头,便是有意要提携一下她那个表哥,她也赶紧回话道,将她那个大表哥往死里夸赞,“臣妾娘舅的长子是块读书的材料,自小便饱读诗书,为人也谦和有礼,现下在尚书令那里帮些小忙。”

    突然耳/垂一痛,睿王竟咬了她一下,阮熙惊叫一声,“王爷……”

    李恪的话音就落在她耳边,唇间半笑着说道,“本王还听闻,你娘也就是本王的丈母娘,给你和那个小子定过娃娃亲!”

    “啊?”阮熙顿时目瞪口呆,心想这事她怎么都不知道?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重生之都市仙尊

倾世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nTic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nTico并收藏倾世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