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倾世宠妃 > 第3章 醒悟

第3章 醒悟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倾世宠妃最新章节!

    “见过太子殿下,五皇子,七皇子。”阮熙沉住气,轻轻俯身行礼。

    “你……”五皇子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又欲言又止。

    太子看在眼里,看着这两人的样子觉得十分好笑,只说,“看来五弟是有话与阮熙姑娘说,本宫与七弟在书房等你。”

    却不想七皇子突然开口道,“五哥是没有福分的人,似姑娘这般的人,哪怕对我只有五哥的一半,我也心甘情愿只娶她一个,哪轮到旁人说三道四。”

    “七弟!”“七弟!”太子与五皇子皆是一呵,谁也没成想一直顽皮成性的弟弟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不仅是赞赏阮熙,还让五皇子很下不来台!

    阮熙也是手下一抖,不知七皇子在此时说这些是何意思,只能俯身,“七殿下抬爱了。”

    太子略带怒气的和七皇子离开,只剩阮熙与五皇子两人。

    五皇子李琰握着折扇,目光望着阮熙,心中也是五味杂陈,想要去拉阮熙,可这手是怎么也伸不出去,最后只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随我来。”

    阮熙跟在他身后,她一直提着一口气,这口气让她不嫉妒,不怨恨,不狰狞,不暴动,她不能是妒妇,更不能是怨妇,所以她一直忍的很好,让所有人都相信她就是这样贤良。

    到了一处花园,李琰才停下脚步,目光柔软下来,“我知你心中有气,现在无人,你尽可以打我,骂我。”

    在阮熙面前,李琰不会称本宫,这个女子,是他一生都忘不了的人。

    阮熙却是微微一笑,非常合礼数的回道,“殿下这是什么话,辱骂殴打皇子那是死罪!为我丞相府上百条性命着想,我是万万不能这样做的。”|

    她将两人间的距离拉开,真正有了君臣的味道。

    李琰心中一疼,语气却不再那么急了,“太后说我是瞎了眼睛,皇后说我是被猪油蒙了心,就连母后也说我荒唐,我也怀疑我是不是做错了,可一想到她调皮活泼的样子,又觉得都不是错的,大概那种感觉,是我渴望太久了……”

    “殿下!”阮熙目光不善,“您这忠心是表错了对象,妹妹可不在这里,此时正在后花园赏花,你不如直接去找她,也来的痛快!”

    李琰叹了口气,“你何必如此拒我于千里之外,难不成我们不能结成连理,这青梅竹马也是假的吗?”

    “李琰!”阮熙心中怒火更盛,快是要喷发出来,她直呼五皇子的名字,说道,“你不要欺人太甚!你若顾念半点情分!都不会如此唐突的退婚!你将我置于何地?”

    她严词激烈,胸口隐隐做痛,不想再与他有争执,急急的一个俯身,“我先退下了。”说罢甩开帕子想要快步离开。

    此时她脸色苍白,眼圈发红,嘴唇内已咬破了几个小口子,强忍着不再说出更难听的话来,她不想要解释,也不想在他口中讨要什么,那只会让她显得更加卑微,更加像是被抛弃的女人!

    李琰见她如此,已是很久没见她这样激动,再见她红了眼圈心中一痛,也不顾手中掉落的折扇,几步追了过去,拽住阮熙的手腕。

    “你这是何苦?我知是我负了你。”李琰满眼心疼,抬手起抚她的脸,却被阮熙侧脸躲过,“我知你心性,定然不会愿意与妹妹一同嫁过来,我才会……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请父皇赐婚,你为正妃,定不让你受委屈。”

    阮熙哀叹一声,眼中讥讽,“我不愿与其他女子分享自己的夫君。”

    李琰颇为不解的看着她,“你怎会有如此想法?竟与七弟一样荒唐,哪个男子不是三妻四妾?即使如今没有阮音,还会有其他妾氏,我竟不知你是这样的想法。”

    这话如同闷雷一样敲在阮熙的心中,原来从头到尾错的都是她,她本以为要嫁的是良人,却身在宫廷之中,恪守宫文律令,独独生了一个妄想,荒唐的心,李琰的话说的没错,萧锦玉的话也没错,是她要的太多了,王侯将相,哪个不是颗玲珑心?

    阮熙红着的眼圈毅然一片淡然,“也罢,是我妄想了。”

    李琰以为是她想通了,有些高兴的说,“你能想通便好,我这就回宫请父皇赐婚!”

    “不必!”阮熙抽出自己的手腕,轻揉着被捏红的地方,只说,“殿下与我缘分已尽,日后望请保重。”

    这样绝情的话,让李琰才高涨起来的心瞬间凉了下来,等他再回过神时,阮熙已然走出了他的视线,他脚下不稳的退后一步,却不知心中是何滋味。

    阮熙一行人回府之后,她便自己在亭子中,望着那一片刚开的花,朵朵都是颜色美丽,争奇斗艳,这就让她想到了她自己,想到了这些尚未出阁的贵女们。

    她很困惑,不知是她错了,还是哪里出了问题,难道她想要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真是黄粱美梦一场?

    这思绪直到被吵闹声打断,她仍参悟不透,深陷其中。

    “二小姐您且在外面等等,奴婢先行通报一声。”巧玉几个丫鬟拦着阮音,却仍是让她闯了进来,阮音不是被藏在家里的娇女,若说她有什么本事倒也不是,就是喜欢出外游玩,胆子也就练的大了,力气比这些女眷大上了许多。

    “你们这些死丫头!难道本小姐在自己家中都不能随意走动?简直反了你们!”阮音敌着几个丫鬟到了阮熙跟前,累的气喘吁吁。

    阮熙打量着她这副粗俗的样子,心里想着,难道五皇子说的感觉,便是这样?“妹妹这样闯入我的庭院,是有何事?”

    阮音掐着腰大声说道,“姐姐真是人前一面人后一面!好话坏话都让你说了去,我原本以为姐姐好歹也是太后身边长大的,说话总要像她老人家一样,既是已经和五皇子解除了婚约,为何又要勾引他!”

    身边的丫鬟们都是倒吸了一口气,接着便气愤起来,阮熙拿帕子按了按鼻下,颇为不屑的看了阮音一下,伸出两根手指捏住阮音的下巴,说道,“妹妹便是这张巧舌如簧的嘴生的最好,伶牙俐齿从不输人,可当姐姐的,今日就要来好好与你说上一说。”

    -------------------

    阮音从未见过阮熙这个样子,以前不管她多么蛮横,也不曾被捏过下巴!她是有些怕了,可这既然来了,她就要挺下去,想着便挺了挺脊梁,让她看起来更像是得理的一方。

    “五殿下奉旨前望济南巡视,去了不过月余,而这段时日,妹妹分明之前在书信中跟爹爹说你在大理,可就我所知,你在五殿下落脚之后也便到了济南,这速度之快,妹妹可别说是郑姨娘没有提前告诉你消息。”阮熙言罢,提裙边落座。

    “你……”阮音瞪着一双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说“你怎么知道?你监视五殿下?!”

    阮熙在石桌上重重一拍,呵斥道,“混帐东西!这等话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看我不让人缝了它!”

    阮音被吓的脚上一紧,接着又高声说,“你不用说这些来吓唬我!这是丞相府,就是传出去也是你蓄意为之!殿下已经与我有了婚约,我希望姐姐离你这未来的妹夫远一些!不要叫人说了闲话去!”

    “二小姐这话就是错了吧!你可是在明知五殿下是你姐夫的情况下,还出手勾引的!”巧玉实在看不下去了,她家小姐教养极好,就是被气极了,也说不出难听的话来,可这阮音却是什么都能说出来!

    “混帐丫头!”阮音见一个丫鬟都跟她顶嘴,气的直接甩了巧玉一巴掌,她这手可是不轻,这一下就把巧玉的嘴角打破了。见巧玉倒在地上,阮音冷笑道,“叫你踩低捧高!这一巴掌给你个记性!”

    阮熙当即便站起身来,眉头紧锁,巧玉乃是她的贴身大丫鬟,在这府里还没人打过她,眼见巧玉的嘴角流下血,阮熙怒视向阮音,一张精致的脸紧绷着,威严十足,“你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踩底捧高在我面前你都说的出来,你是置丞相府的家教于何地?!”

    “不用你教训我!我若有错,自然有我娘教训,有爹教训!你这样两面三刀的才是没家教!”阮音已经口不择言,心里越发的痛快了,突然笑出声来,说道,“我怎么就忘了!你娘死的早,谁知道是不是和你那个……”

    “音音!!”郑氏带着丫鬟一路小跑赶过来,却还是来晚一步,她只觉得脑袋嗡嗡的响,她这宝贝女儿是在说什么啊!“不可再胡言乱语!快跟娘走!”现在只希望能把人带走才是好的,夫人的事早在府里不允许再提,这么些年了,即使是丞相都刻意的略过这一点,今日却被重提,还是在阮熙面前!

    蓝芝扶着阮熙,生怕她倒下来,院子里鸦雀无声,下人们都自觉的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就在郑氏拉着阮音往外走时,阮音仍在口出狂言,“娘你怕什么!你现在是这府里的女主人,她不叫你娘就算了,还敢这么对我!简直是混帐!”

    “别说了别说了。”郑氏几次把手放在阮音的嘴上,想堵住她这张嘴,都被她躲开了。

    阮熙脸色难看,胸口剧烈的起伏的,对着下人说,“去把二小姐请回来。”

    几个家丁没有半点犹豫,冲过去便将阮音拽了回来,郑氏眼见女儿被拉了回去,哪能自己走,赶紧也跟着回来了。

    “跪下。”阮熙站在亭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阮音,声音出乎意料的冷静。

    阮音嗤笑一声,“你是疯了吧?你叫我跪你?”

    “请家法。”阮熙轻声说。

    “是!”巧玉也顾不上已经肿起来的脸,接了话脚下快步离开,路过阮音身边时,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阮音这会安静了下来,“你,你敢对我用家法?”

    郑氏不敢让阮音再说混帐的话,一把拽过她,柔声说,“音音这话确实说的过分了,我这就把她拉回去好好教训,再罚她跪一个月的祠堂,大姑娘你说这可好?”

    “郑姨娘。”阮熙开口,冷漠的看向她,“此番你宝贝女儿说的话,便是你也兜不住,快些让开,不要妨碍我执行家法!”

    这时管家得知了消息,也跟着巧玉一同赶了过来,手里拿着五寸厚的戒尺,外面涂的是朱红的颜色。管家将戒尺双手递交给阮熙。

    此时阮音方才惊醒过来,原来阮熙是来真的,她这才惊慌起来,身子不断向后撤,接着便猛的向后跑去,那几个家丁哪容的了她跑,几下就把她按跪在地上,阮音立刻喊叫起来,“你不能打我!我要告诉爹!”

    “好啊!”阮熙慢步走了过来,“就是你不告诉爹,我也会事无巨细的告诉他老人家,让他来评断一下,是我错还是你错!”

    阮音被按着抬出双手,终于是怕了,一双眼睛快要冒出泪来,直向郑氏求救,郑氏也不忍女儿受这等苦,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她终究是个妾氏!

    阮熙伸手在阮音那双小手上摸了一下,“你可挺住了!”说罢毫不留情的一下打下去,整个院子里立刻响起阮音的哀号,凄惨无比。

    再看阮音的手,已经肿起一寸,阮熙不再心慈手软,接连打下去,惨叫声不止,郑氏在旁边看的几乎晕过去,只打了五下她就已经有些腿软,这三十下要是完,恐怕阮音这手也是废了啊!

    “阮熙你这恶毒的女人!你自己没有能耐留不住殿下的心,此番就来迁怒于我!我定不会放过你!”阮音哀号间不忘诋毁人,手心已经冒出了心。

    郑氏再也看不下去,冲上去去抓阮熙的手,“大姑娘万万不可再打了!即便音音言语上冒犯了你,可她终究是未来的五皇子的侧妃,这双手也是要绣花的!”

    阮熙被她拽着,使劲的甩了两下,将郑氏甩开,再看那双流血的手,只说,“叫的这般难听,将她的嘴捂上。”

    说罢婆子立刻上前,死死的捂住阮音的嘴,叫她发不出声音来,阮熙见她恶狠狠的瞪着自己,哼笑一声,“既然郑姨娘给你求情,我又不得不给皇家留颜面,送过去一个残废的侧妃终究是不好的,剩下的十戒尺就让你的皮肉受些苦吧。”

    而这手上的戒尺直接拍在阮音的身上,十下足够她几天不能惹她的麻烦,再她眼前放肆!待她执行完家法,阮音也是瘫坐在郑氏怀中,一脸的汗水。

    阮熙握着戒尺说道,“今日之事,我要你们引以为戒!不要以为我爹几年都没再提起此事,就忘了自己的本分!”

    下人们纷纷跪下称是,郑氏赶紧带着女儿去请大夫,此事也算是到底作罢,阮熙紧握着戒尺却没有放下来。

    巧玉这才发现有血从她的手上流下来,赶忙去拉阮熙的手,“小姐!你受伤了,快随奴婢去上药!”

    阮熙只觉头昏脑胀,难受不已,她下手虽狠,可她这手比起阮音更是娇弱,三十下,她是在打阮音,也不是让她自己受尽苦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手指上传来的疼痛,无疑不是在告诉她,她的失败,原本她以为是阮音的巧嘴让五皇子贪恋,而今日才知,阻隔她的,绝非一个阮音而已,恰恰是当下的宫廷,她身在此中,便不可脱身……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快叫大夫!快去!”巧玉见阮熙突然身子一斜晕了过去,眼泪吓的都流了出来。

    在脑海中一片混沌之时,她突然醒悟到,既是如此,她嫁不了最爱的,她便要嫁个最好的!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重生之都市仙尊

倾世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nTic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nTico并收藏倾世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