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43章 乱局

第43章 乱局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

    徐中先伺候着卢渊享受了一回,自己也火头上来,趁男人失神的当口,又把两人的家伙抓在一起,凭着本能动作起来,三番两次,夜深才完事。

    徐中翻了个身,从卢渊身上下来,仰躺着呼哧呼哧地喘气。

    正当壮年的汉子,这事他不是没自己干过,但自己干和跟媳妇儿一起干,总归不是同样的滋味儿。

    照理说,上回在王府里连全套都做过了,不该还像没尝过荤腥的毛头小子似的,给点甜头就乐呵。但上次被温太监下了药,徐中神智不清楚,做那档子事是什么感觉,说实话也记不太分明了,只知道是上天入地般的爽快。

    徐中喘匀了气,转头看躺在旁边的卢渊。见他也已回过神来,脸上潮红带汗,目光投在帐顶上,不知在想着什么,倒看不出气恼。

    徐中趿着鞋下地,找来块干净布,给两人擦了擦身体。手伸到卢渊被子里的时候,卢渊浑身一震,一把按住了他。

    徐中愕然抬头,对上他带着震惊和戒备的黑眸。

    “身上黏着不好睡觉,我给你擦擦。媳妇儿,你想什么呢?”徐中一边解释,一边挤眉弄眼地坏笑,末了才把布塞人手里,道,“要么你还是自己来?”

    卢渊听他这般说,知道是成心调侃自己,转开视线不做声。他的确觉得身上粘腻不爽,但被徐中直勾勾地盯着,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好在徐中有眼色,摸着鼻尖爬上床,背对他,朝墙侧躺着。卢渊拧眉看他一眼,这才忍着心头尴尬,迅速在身下抹了两抹,一探手,便把脏布扔进了床底。

    徐中听见动静,又转回身来,见卢渊一脸复杂,不禁乐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两个大男人挤一张床,你蹭我我蹭你的,没点什么事才不正常。”

    卢渊脸色发黑,心想又不是孤男寡女,两个正常男人能有什么事。

    “我早就惦记你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来撩拨我。”徐中抬了抬身,拿手支着脑袋,道,“这就好比给饿狼笼子里扔块肉,你说它能不吃嘛?傻了才不吃。”

    卢渊闻言,不由眉头一皱,道:“这么说还是我的罪过?”

    他一开口,才发觉嗓子哑得厉害,想及个中缘由,不禁懊恼得紧,脸上刚褪下的热意又涌了上来,索性抿住嘴,不再说话。

    徐中道:“这哪有什么罪不罪过的,都享受了不就好了?”说着舔了舔嘴角,犹在回味一般。

    他不提还好,一提起来,卢渊更觉无地自容。

    他为人自律,对于酒色两样,由来戒之慎之。即便有时起了念头,也都是草草解决,谈不上什么享受。

    但方才被徐中弄了几回,可说是花样百出,远超出他二十几年来所知所感。

    卢渊心中觉得淫|邪不堪,年轻男人的身体偏又禁不起撩磨,食髓知味。他头一次知晓,做这等羞事竟还有这般奇妙的感受,一时像在浪头,一时又如坠云端,说不尽的快意舒爽。

    念及此,卢渊更忍不住在心底暗骂自己,才跟这混混相处一阵时日,竟就堕落至此了。

    徐中单看他阴晴不定的神色,便知道他心中想的什么,叹道:“人活着已经够苦的,要没有这些乐子,还有什么趣味嘛。你看温白陆那死太监,一刀子挨下去,想享受都享受不来了。”

    他想起温白陆涂脂抹粉的妖怪样子,犹觉丑陋,嫌恶地撇了撇嘴。

    初秋寒凉,山里更是阴冷。徐中搓搓肩膀,边说边朝卢渊挪了挪,跟他挨近些,寒意便被两人的体温驱散了。

    卢渊也觉得暖和,没立即躲开,又将被子拢紧些许。

    听到温白陆的名字,他脸色变了变,眉头锁起。

    “一想到温贼此刻正志得意满,坐享我卢家的大好江山,我就恨不得立即谷马砺兵,挥师打回上雍去。”

    卢渊目光一冷,狠攥了攥拳。

    “日子还长呢。”徐中枕着胳膊,仰躺下来,“别看他现在吃香的喝辣的,将来总有遭报应的时候。”

    他打个哈欠,琢磨着等挨到通宁关,借到千军万马,非同温白陆把新仇旧恨一并清算了不成。

    想着想着,徐中上下眼皮打架,脑袋一栽,便抵在卢渊枕边睡着了,呼吸一下下喷在人颈侧。

    卢渊躲避不得,索性伸出根手指,把徐中的脑袋拨转个方向。徐中吭哧两声,也没醒转,两腿骑着被子,冲墙继续睡去,一夜无梦。

    上雍城,禁宫。

    随侍太监抓着飞落的信鸽,从细筒里取出字条,呈给温白陆。

    温白陆随手展开,扫了一眼,本就布满阴霾的脸更加黑沉。他手指一拢,将字条捏成一团,投进炭盆里。

    “九千岁脸色不好,是否公务繁忙,太过劳累了?”

    温白陆闻言抬头,见太子带着两名亲随,从门外迈了进来。看他脸色灰败,显然也有数日不曾安睡,不比自己好上多少。

    温白陆转头,责问身边的小太监道:“今天是哪个当职,太子殿下驾临,怎不通报?”

    “是本宫不叫他们通报的。”太子摆了摆手,吩咐众人退下,这才负起双手,没好气道,“有什么可通报的,今天是太子,明天还不一定是什么,清净点好。”

    温白陆听出他话中怨气,理了理袍袖,不动声色道:“殿下何出此言?”

    “你我之间还打什么哑谜?”太子没有耐性和他绕弯子,直截了当道,“父皇驾崩已有半月,虽是遮掩住了,但纸里包不住火,我看朝臣们已经起了疑心。”

    温白陆笑了一声,不置一辞。

    他当然清楚,众臣摄于自己的雷霆手段,不敢当面违逆,但私底下早对太子心生不满,讥笑他是个才能平庸的草包,难当大任。

    近日,岭南与江东各地皆有义军起事,占领城池要塞,以清君侧为名屯兵积粮,气候渐成。

    趁此机会,前朝各党派也动作频频,暗中谋划着迎回德才兼备的旁系王侯,取太子而代之。可在具体人选上,众人又各执一词,分庭抗礼。

    太子烦躁地踱了几步,突然道:“不行,不能再等了,本宫须得即刻登基,以免夜长梦多。”

    他想了一想,又道:“传国玉玺既然找不回,索性就不要找了。把知情的人灭口,总比活捉拷问容易得多。”

    温白陆点头道:“不错,只要没人能得到,传国玉玺也就没有用处了。事成之后,只需栽在卢渊身上,说是他勾结宋妃偷去的,下落不明,来个死无对证。”

    “也只能如此。”太子叹了口气,有些恼恨道,“新皇登基却无传国玉玺,难免遭人耻笑。也罢,事急从权,顾不得这许多了,后天就是黄道吉日,不如……”

    “殿下这般心急,连前来联姻的鲁国公主也不等了?”温白陆不待他说完,冷冷地插了一句。

    “这……”太子大震,神色有些尴尬,哑然半晌方道,“正想把这喜事告诉你,不想九千岁消息灵通,早知道了。”

    “喜事?”温白陆眯了眯眼,厚厚脂粉也遮不住一脸怒容,“殿下是说为了请敌国公主入楚为后,答应把五座城池献给鲁国的喜事吗?”

    太子陡然色变,斥道:“温白陆,你是什么身份,敢同本宫这么说话!”

    温白陆用香帕抵着嘴,哈哈大笑。

    “我是什么身份,太子殿下不是最清楚的吗?若非忌惮我,您又怎会纡尊降贵,对我这个阉人礼让三分?”

    “阉人”两字被刻意念出,太子蓦然一怔。

    他这才想起,皇帝驾崩那日,他一时得意忘形,曾背地里痛骂温白陆平日气焰嚣张,目中无人,并以阉人谓之。如今看来,竟是被他安插在东宫的眼线告了密!

    太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张口结舌,好不精彩。温白陆却当做没看到般,咄咄相逼。

    “殿下怕登基时没有玉玺,落人话柄,难道就不怕割地联姻之事传扬出去,更会令楚国蒙羞,遭到天下人的耻笑吗?”

    他从案上取来一份战报,随手扔在太子身上,道:“上月传来捷报,孙元帅好不容易拿回两城,我已颁令嘉奖,犒赏三军。殿下倒是好大手笔,一张嘴就是五城,边关将士若知晓了,怎不寒心?”

    “够了!”太子忍无可忍,不禁火冒三丈道,“若非打了这两场胜仗,鲁国怎会轻易答应和谈?不趁机结盟,你当日后还有这种机会吗?”

    温白陆哼笑道:“这种被羞辱的机会,不要也罢。”

    太子像不认识他似的,睁大双眼打量几回,忽而也笑了笑,讥讽道:“你又比我好到哪去?要不是你玩弄权术,祸乱朝纲,局势何至于此?你现在同本宫讲忠君爱国?笑话!”

    温白陆浑身一震,竟说不出话来反驳。

    太子便又道:“我只不过是想借助一点鲁国的势力,让朝臣听命与我,有什么错?难道让那些老家伙们另立一个所谓的‘明君’,继续鸡蛋碰石头,被鲁国人踏平都城就是对了?”

    温白陆也毫不相让,道:“楚国再如何乱,那都是关起门来自家的事,殿下引狼入室,想再赶走这些鲁国蛮夷就难了!”

    太子气得哆嗦,连说三个好字,指着温白陆道:“反正送亲的队伍已经快到六横城了,九千岁要是有本事,就把他们打发回去吧。我倒想看看,鲁皇会不会一怒之下发兵上雍!”

    太子说罢,将那封战报拍在案前,挥袖而去。温白陆僵立良久,力气一卸,终于跌坐进椅子里。

    稍晚时候,修明宫的总管太监照例过来,向他禀报卢泓今日的起居情况。

    “什么,疯了?”温白陆皱眉问,“是真疯了,还是装疯卖傻?”

    总管太监伏在地上答道:“今早锁他去草场喂马,看神色就有些不对,说话也颠三倒四的。奴婢疑心有诈,故意喊他去薅马尾,不想他真去了,当场被踢折了腿。依奴婢看,多半是真疯了。”

    这几日,温白陆事情繁多,无心去管卢泓,便叫人押着他,在宫中充作低下杂役,喂马洒扫,不一而足。

    没想到终归是金枝玉叶,才吃了些苦头,受了些委屈,人便疯傻了。

    温白陆脑海里尽盘旋着太子方才说的话,一时心绪烦闷,也懒得亲自查证,抬了抬手,便叫总管太监下去。

    殿中只剩他一人,安静异常。

    青砖铺着月辉,镂纹上星星点点,如镶碎银。两道宫灯照进殿内,将人影拖长。

    温白陆独自立了片刻,去内室洗了脸,褪去过分浮华的滚金紫袍,扳指珠宝一类俱都取下,摆放在木盘里。

    桌上昏黄的铜镜中,便映出一张干净俊美,带有三分书卷气的年轻面孔。

    温白陆望着镜中那张脸,良久,嘲讽地笑了一声。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重生之都市仙尊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