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4章 花烛夜

第4章 花烛夜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

    徐中还在发懵,已被人强行拖至堂前。

    另一边,两名士兵抓住卢渊双臂,其余人一起用力,按住他不停挣动的身体。

    仇敌作高堂,满屋持刀的甲士作宾客,这大概是天下最荒唐的婚礼。

    温白陆将他上下打量,忽道:“新娘子怎能不上妆?”说着命人取来口脂,亲自用小指蘸取,要涂在他嘴唇上。

    “温白陆!”卢渊受此大辱,强忍着痛楚,猛力一拳挥向对方脸孔,却立刻又被按住。

    黑沉沉的眼眸里,目光傲气十足。他硬将头扭向一旁,温白陆的手指便在他脸上抹出一道红痕,自嘴唇斜拉至耳根,说不出的狼狈。

    温白陆又道:“新郎官也需准备准备。”招来侍从低语几句,那人领命而去,不多时带回一瓶药物。

    徐中给人按住,硬掰开嘴巴,仰着头不能动弹。冰冷的液体不住淌下喉咙,直到整瓶药倒空,才将他放开。

    他立刻抚胸大咳,惊诧道:“你们给我喝的……咳咳,是什么东西?”

    温白陆笑道:“待会儿你就知道它的好处了。”

    徐中愕然,登时明白这死太监给他灌了下三滥的药,下意识伸手到嘴里抠挖催吐,却哪里吐得出来。

    药劲上得快,他只觉脑中昏涨,一股燥热在体内疯狂涌动。

    浑浑噩噩间,有人将他与卢渊按在一处,拜起天地。人高马大的兵士站在身后,扣住两人的头颈,令他们叩拜。

    卢渊每一动作,穿在肉里的铁链就被拉扯,疼得脸色煞白,却硬忍着一声不吭。直到夫妻对拜时,终于体力难支,身体向前倒去。

    徐中只觉怀里一沉,陡然传来温热体温,已伸手抱住了他。

    男人的身体匀称修长,头颈无力抵在他肩窝上,长发滑落,搔得他耳廓刺痒难耐。

    不知是不是服药的关系,徐中忽觉口干舌燥,心脏一阵猛跳。

    “*一刻值千金,新郎官,莫冷落了新娘。”温白陆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命人架着二人,去到一旁卧房。

    徐中被人狠狠一推,便和卢渊一起倒在床上。

    他跌跌撞撞爬起来,用力推搡房门,却已从外反锁。药力蒸得他脸庞通红,心间一团烈火驱之不去,气息愈渐不稳。

    他终于忍不住,一把扯开了衣领,将整幅衣衫强撕下来,丢在脚边。

    徐中脑间仿似炸开焰火,脚底飘飘忽忽,才一回到床边,就栽倒下去。手掌一撑,恰挨上一幅细腻微凉的衣料,顷刻缓解了通身热意。

    他情不自禁地,顺着这丝凉爽四处摸索。

    正觉畅快,忽然一阵天旋地转,竟被人大力掀开,头狠撞在床头上。他一痛之下心头火起,翻身便将罪魁祸首压在身下,死死地按住。

    “……滚开!”卢渊拼力推了那一下,伤口顿时撕裂,冷汗涔涔。眼见徐中竟然骑跨在他腰上,立刻奋力挣扎起来,却没有力气再将他掀开。

    徐中凭借本能扣住他双手手腕,低头望去,只见男人眉如远山,眼角狭长,纹龙朝服未及褪下,巴掌宽的重锦腰带束出颀长腰身。

    最紧要的是,卢渊满含愠怒的眼神锋锐非常,此时此刻,却能轻易唤起男性的征服欲|望。

    徐中心头那股火苗越发烧得旺,鬼使神差地一把抱住他,凑过嘴唇便亲。

    “混账东西,你是不是疯了!”卢渊这一气非同小可,整张脸都涨红,欲推开愈加不老实的徐中,肩胛处的伤却痛得他浑身无力,身体一软,便被扯掉腰带,衣衫层层散开。

    徐中听他嗓音略带沙哑,不同于那日的清冽冰冷,却是另一番动听,好像一支毛笔,在自己心尖上轻轻地刷。

    他动作停顿,伏在卢渊上方大口喘气,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目光一点点加深。

    卢渊同是男人,怎会不明白他此刻的眼神代表什么,脸上难得地浮现一丝慌乱,寒声道:“你若敢……我日后必将你碎尸万段,暴于街市……唔……”

    徐中猛地含住他嘴唇,一遍遍吮咬碾磨,连舌头也探入男人口中,强硬地攻城略地。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疯了,只知道再不想从那张气人的嘴里听到只言片语。脑海里不停浮现他冷厉的眉目,强忍着屈辱的神色,就连那些刺耳的狠话,也在耳边萦绕不去。

    可偏偏一想到这些,他体内那股难抑的冲动就一下子窜上头顶,烧尽了最后一丝理智,只想彻底征服这个高傲的男人,看他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予取予求。

    四唇分开时,卢渊将头侧向一旁剧烈喘息,俊朗的面庞微红,染上火热的温度。就连在承受痛苦时尚且保持清明的双眸,也渐渐蒙上水气。

    徐中蓦地感到一阵气促,却无法把目光从他身上转移。

    全身如置于烈焰烘炉,他低吼一声,再挡不住从心底奔出的那头猛兽,分出一只手,一把扯下了男人的尊贵王袍,裂帛声在密闭的房间里尤为刺耳。

    痛楚突来,令卢渊闷哼出声,死死地咬住嘴唇。

    这痛竟比钩穿琵琶骨还要难忍,他全身痉挛般的颤抖,十根手指都抠进床褥里,指节泛青。

    徐中牢牢箍住怀里的躯体,压制他剧烈的挣扎。虽然早知道房中枕席之事,平日也和狐朋狗友说笑几句荤话,但像此刻这样真实的接触,却和卢渊一样是头一遭。

    药力催动下,窒息般的快乐更增一倍。

    他只知道越是大开大阖地施为,身|下反抗的力道就越弱,耳边传来的压抑闷哼也渐散乱。

    冷月清辉,从窗外斜斜漏进屋内。

    身上的药劲一旦退去,理智便跟着回笼。

    徐中坐在床边发愣,要不是身边这满目狼藉,以及室内浓郁的欢|爱气味,今晚发生的一切简直像做梦。

    那个本该高高在上翻手风云的靖王爷,不但跟他拜了堂,还被他……

    徐中长长吐气,低头狠狠揉了把脸,回过头,发现卢渊仍在昏睡。

    男人汗湿的乱发披在脸侧,双目紧阖,下唇全被他自己咬破。若非真的难以忍受,他大概绝不会发出一声。

    徐中想起方才种种,自己其实没吃什么亏,还爽利得紧。

    可看到卢渊死气沉沉地躺在身旁,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忍不住伸手抹了抹他嘴边血迹,才发现早已干涸了。

    门外,忽有三两脚步声走近,交错的人影投在窗纱上。一阵低声交谈后,又有脚步远去,是守门的兵士在换岗。

    徐中心头一紧,猛然想起眼下的处境真是大大不妙。

    昨晚被九千岁强迫做了这事,又躲在屋里听到许多不该听的,估摸着等天一亮,就要被灭口。要是卢渊逃过一劫,将来恢复王位,那他的下场就更凄惨了。

    趁现在天黑,赶快想办法逃命才是正经。

    徐中不敢耽搁,三两下系好衣衫,悄悄摸到门边,心里盘算一阵,便有了主意。

    “你去哪?”一脚还没迈出,忽听身后响起沙哑声音。

    徐中的心一惊,跟着直沉下去,回转身,果见卢渊不知何时醒过来。他勉强靠在床头,黑眸正一瞬不瞬地盯视自己,目光充满厌恶,又夹杂些许防备。

    徐中将他瞬息万变的表情看在眼里,立刻瞄了瞄四周,见没有能伤人的锐器,心就放下一半。

    又想,他刚被那个死太监所伤,八成已使不出力气,昨晚虽然浑浑噩噩,也隐约知道将人折腾得不轻,就算即刻打一架,也是自己稳赢,那还怕他什么?

    “王爷,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要杀要剐都是应该,只是……”徐中哭丧着脸,压低声音,“我死之后就没人能带你逃走,你留在这里,死太监不知还要想什么主意侮辱你……”

    “够了!”听到“侮辱”二字,卢渊脸色顿黑,为了隐忍怒气,手背上青筋突露。

    徐中立刻吞了话头,心底暗骂自己怎么变得这么蠢,卢渊所受最大的侮辱,不就是被自己这个脏兮兮的市井无赖给欺负了么,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过了半晌,卢渊冷冷道:“听你的意思,你有办法带我走?”

    倘若放在平时,别说区区几个守卫,就是再大的阵仗也不见得能困住他。

    但温白陆早给他吃下软筋散,眼看药效将过,又用铁钩锁了他的琵琶骨。如今莫说逃出这座府宅,就是行走都极为困难,更不要说身后那隐秘之所刚承受过粗暴的对待,稍稍移动身体,便传来酸软剧痛。

    奇耻大辱!

    卢渊几乎将牙根咬碎,才强迫自己忍耐,看了徐中一眼,心想,我现在行动不便,诸多事还要仰仗他,等逃出去,第一件事就是杀了这该死的无赖。

    与此同时,徐中心里也正打鼓。

    暗忖道,门外虽只有两个人把守,宅子外面一定还有大批官兵。我一个人跑都费劲,再带上个站都站不稳的卢渊,怎么跑?

    他现在受了伤,凭自己说什么也逃不掉,定要让我带他一起走,还不至于坏事。可一旦逃出去,我没有了利用价值,第一个要杀我的就是他。

    徐中心念一动,想道,我先稳住他再说。

    便对卢渊道:“当然。”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重生之都市仙尊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