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46章 秀才遇无赖

第46章 秀才遇无赖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

    被两倍于己的敌人包围,首领又受制于人,众官兵一时踌躇,不敢妄动。

    僵持了片刻,冯客舟道:“原来你们早就知道他不是真的常飞虎,故意设这个局,引我上当。”

    他原是一名文弱书生,身量单薄,如今被人制着要害,毫无挣脱之力。

    而韩铮体格健硕,比寻常武夫还要高大几分。他一条手臂比冯客舟的脖子还粗,仿佛只要稍稍用力,就能将他勒死了。

    孙二威冷笑两声,站出来道:“许你弄个假货瞒天过海,就不许我们将计就计,打你个措手不及?今天当着众家兄弟的面,揪出了你的狐狸尾巴,看你这出戏还唱不唱得下去!”

    那日他和徐中一番计较,着人备好迷香,趁夜将“常飞虎”迷晕过去。掌灯进屋细看,果然在他颈上找到一圈易容时的接痕。

    孙二威怒不可遏,对假常飞虎连番拷问,没想到那人嘴紧得很,死活不肯供出背后主使之人。

    即使他不说,众人也猜出整件事和冯客舟脱不了干系,可是必得想个法子,叫冯客舟自己承认了才行。否则就算揪出假常飞虎,和奉天寨的误会依然不得洗脱。

    冯客舟稍一转念,已想明白前因后果。

    他微微一笑,道:“揭穿他身份之后,你们就私下联络韩铮与各寨寨主,串谋了这场好戏。但你们知道,倘若“常飞虎”不出现,我势必起疑,只得杀了他,缚于马上,再以发遮住头脸。远远看去,绝难分辨。”

    待到场中一片混乱,只消借机将尸体推落马下,就不会引人怀疑。

    不料孙二威却道:“还没死,只不过喂了点蒙汗药,再把特制的木架插|进袖口裤管,好叫他在马上坐住罢了。”

    原来那个不自然的坐姿,竟不是尸体在马上僵硬所致?

    似乎不相信这些土匪会如此好心,冯客舟难得露出了一丝惊异,问道:“你们不杀他?”

    孙二威哼了一声,道:“敢冒充大哥陷害我们,哪能这么给他死了?稍后带了回去,每日折磨得他生不如死,直待老子腻了,才送他归西。”

    “三寨主说得是,不能便宜了这狗贼!”

    飞虎寨寨众自打知道真相,就在胸间憋了一口恶气,听孙二威这般说,不由纷纷附和。更有人朝冯客舟望去,幸灾乐祸地,想看看他此刻是个什么表情。

    然而预想中的惊恐并未出现,冯客舟竟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众匪愕然,心道这人莫不是傻了,连他的手下都不能幸免于难,何况是他这个罪魁祸首?他怎地不担心自己,仍然笑得出来?

    其实孙二威虽则嫉恶如仇,却并不屑用恶毒法子对付敌人。留下那人一命,原是为了继续逼问常飞虎的下落,方才那般说,只吓一吓冯客舟罢了。

    见他发笑,孙二威反倒惊了一跳,道:“你笑什么?”

    冯客舟便道:“笑你们被人利用,还浑然不知……”

    话未说完,韩铮忽将胳膊一收,登时勒得他呼吸困难,半个字也吐不出来。冯客舟一骇,本能地伸手扳他手臂,却哪里扳得动分毫?

    “再敢造谣生事,搬弄是非,即刻便结果了你。”韩铮冷冷吐出一句,见他脸色泛青,着实快要憋死过去,才稍微松开。

    冯客舟一阵大咳,但随即又露笑容,道:“在下实是为了你们着想。”

    “你!”韩铮越看他这样子越气,又待发作。

    孙二威却道:“韩寨主,你叫他说,看他还有什么阴谋诡计没使出来?”

    徐中在人群中看着,倒对冯客舟有几分注意了。眼下他被韩铮挟着,随时可能丧命,不但不慌,反而气定神闲地威胁起对方来。单这份胆量,就不是寻常书生文人能有的。

    念头转完,正听见冯客舟道:“听说飞虎寨新来了两个上雍口音的人,是也不是?”

    乍听这话,徐中心头砰地一跳,感到了一丝不妙。

    孙二威略一奇怪,粗着嗓子道:“你究竟想说什么?讲明白。”

    “看来三寨主还被蒙在鼓里,不晓得他们的底细。”冯客舟笑了一下,道,“他们其中一个姓徐名中,是上雍东街一带出了名的小混混。另一位卢渊,出身显贵,却也是出逃在外的钦命要犯。”

    此言一出,掷地有声,场中立刻起了一阵喧哗。

    其余各寨不知道内情,都朝飞虎寨这边张望窥探,议论纷纭。飞虎寨寨众则是认得徐中他们的,连同孙二威一起,皆齐齐看向他们所站的位置。

    这一看,就将他们彻底暴露了出来。冯客舟顺着望去,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众人皆想,冯客舟的话虽然不可信,但他竟能说出二人的名姓和身份来历,有鼻子有眼,不似胡诌,不免心头疑云大起。

    徐中与卢渊相互对视一眼,也想:冯客舟这一手真是高明,一来把他们从人群中认了出来,往后再藏身不得;二来存心搅事,想要闹出乱子,好借机脱身。

    果然便听冯客舟道:“包庇钦犯,当判斩刑。就算三寨主与他们亲厚,将生死置之度外,总还要为飞虎寨和大孟山各寨的兄弟们打算,不如听在下一言……”

    “你放屁!”孙二威却猛然打断他道,“徐老弟是怎样人,老子比你清楚,断断不会是什么逃犯。即便真是,那也是你们官逼民反,在场的哪一个不是被你们逼得活不下去,才干起打家劫舍的营生?”

    听了这话,不少人点头赞同。

    徐中微是一愣,倒没想到孙二威会这般回护自己。

    他二人因趣味相投,平日常凑在一起喝酒掷骰,信口胡吹几句牛皮,相互捧场而已。但徐中原是八面玲珑惯了,和谁都有三分交情,互惠互利,没真想和土匪做什么过命兄弟。这一时,他心里却由衷升起了感激之情。

    随即,有其他寨主站出来道:“二威讲得有理,可这事情总得查问清楚。咱们固然不怕那些朝廷走狗,但为了两个外来人惹一身腥,这买卖划不来。”

    孙二威闻言便怒:“郑大嘴,你意思是叫我出卖兄弟,去跟姓冯的摇尾巴?”

    刚才那位说话的郑寨主,天生长了张大嘴,因而得此外号。但他生平最恨人揭他短处,立时也来了火气,抢上前道:“自家兄弟有难,当然是赴汤蹈火没有话讲,但这两人不知什么来路,难保不是祸害!”

    “你!”孙二威大怒,眼见就要动手,其他人忙是相劝。

    冯客舟擒着笑容,冷眼旁观,此时才又开口道:“两位寨主莫恼,事到如今,不如我们各退一步。只要各位将徐中卢渊这两名钦犯交出,在下即刻下山,永不相犯。回到朝中也必替诸位好汉分说,绝不因此事牵连。”

    徐中心想,你这算盘打得好,比起韩铮,当然是我们两个更值钱,带回去更能讨你主子欢心了,说得倒像吃了多大亏似的。

    人群中又是一阵议论。除飞虎寨外,其他寨的人原就事不关己,当然乐得省去一桩麻烦,就连飞虎寨的人,也不免有些动意。

    孙二威见此,简直气得七窍生烟,卢渊微一沉吟,便要上前,却被徐中一护,自己从人群里钻了出来,道:“这位什么鸟大人,咱们素不相识,您可不好冤枉草民。”

    他已知道那字念冯,却偏要读作鸟,存心气冯客舟一气。

    “放肆。”冯客舟是个极有修养的人,只略略皱眉,声音却寒了下来,严厉道,“本官讲的有哪句不是实情,你尽可说来,若有一句欺瞒,罪加一等。”

    冯客舟深知徐中不老实,便摆出了官威,打算先灭一灭他的气焰,再行施压,令他自乱阵脚。

    但这招对徐中显然不奏效,他一脸冤枉道:“大老爷,您吓唬我也没有用啊,我对天发誓,我说的都是真话!我们的确从上雍来,但都是本本分分的小老百姓,可不敢惹上什么官司。”

    “小老百姓?”冯客舟笑了一声,双目扫向卢渊,道,“若非富贵出身,怎会有如此气度?你们且再看看他双手,也必是细皮嫩肉,不同于每日劳作之人。徐中,你若不是心中有鬼,为何撒谎?”

    语出如剑,在人群中击起波澜,许多道目光朝卢渊投去。

    徐中马上斜迈半步,将人一挡,说道:“我知道大人您处境艰难,免不了拖几个人来垫背。但您这么拖延时间,也不见得等来救兵不是?飞虎寨里尽是您的眼线,知道我俩的名字来历没什么奇怪,至于出身,我上下牙一磕也能编出五六七八段来。可说卢渊是什么显贵,就太离谱了。”

    众人心道:他说得不无道理,姓冯的莫不真是另有援兵,因此故意拖延?当即手按兵器,戒备起来。

    “他读过几年书,当然有气度。我心疼媳妇,不叫他劳作受苦,这也是罪过?”徐中伸手一抄,竟搂了卢渊的腰,坦然道,“飞虎寨人人都晓得,他是我拜过堂的媳妇。我一个街头混饭的小角色,大字都不识几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怎看得上我嘛。”

    媳妇?

    除飞虎寨寨众见怪不怪,其余人皆是目瞪口呆,大跌下巴。

    卢渊倏地变了脸色,又愤又窘,万没想到徐中的无赖本事越发纯熟,竟能面不改色说出这等浑话来。他一时愣怔,不知该作何反应。

    其实徐中深知一条道理: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秀才遇上无赖,那便更是没辙了。

    偏偏冯客舟就是这样一个秀才,徐中就是这样一个无赖。

    冯客舟说话慢条斯理,他就偏偏竹筒倒豆,连个喘气的空当也不给对方留下。冯客舟有理有据,他就愈发胡言乱语,一通劈头盖脸,理直气壮,瞎编也有三分真。

    果然,冯客舟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

    徐中知道他聪明过人,一旦摸清了自己的套路,必会反击。须得趁现在再添把柴,扰乱他心神才行。

    正想着,旁边几名山匪低低的议论声飘来。

    “我瞧这姓冯的就不像好人,整天拿头发挡着脸,不晓得有什么见不得人。”

    “就是,笑里藏刀,可不能听信了他的。”

    徐中听在耳里,目光落在冯客舟脸旁的那缕发上。心道,他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私密,不情愿被人知道。我要是突然出手揭穿了他,他必然方寸大乱,没心思再跟我为难,只是这手段太下作了点。

    但转念又想,保命要紧,我原就是无赖,什么手段没用过?莫不是跟卢渊待得久,也学他那套,知道高雅了?

    主意打定,徐中不再犹豫,几步行到冯客舟面前。冯客舟正待开口,他却冷不防伸出一手,突施偷袭,将他头发撩了开。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重生之都市仙尊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